02 November 2010

加腊士冤有头债无主

敌人的朋友

光明日报/泼墨‧文:戴志强(新闻主任) ‧2010.11.01

平静的加腊士州议席补选,随着全民挺明福组织所牵涉的两场风波而变调,先是马华党员涉及推跌明福妻舅苏志海,后是警 方出手逮捕明福妹妹赵丽兰等4人,掀起议论。
根据行动党的说词,作为一个非 正式的组织,赵丽兰等人亦无政党背景,在补选期间没有助选拉票的行动,因此,赵丽兰等不应在选举法令下被逮捕。

但在国阵,尤其是马华眼中,行 动党是在“消费”不幸逝世的赵明福,而挺明福组织则是来挑动华裔选民的情绪。

双方因此发生了严重分歧,各执一词,但目前选民仍冷眼旁观,不置一评,因为双方都有理亏不对之处,双方也有理直气壮 的理由。

对赵家来说,明福之死是无可弥补的伤痛,明福的妻子和遗腹子永远失去至亲,但真相至今一年多仍未能水落石出。

要抚平赵家的伤痛,就只有等到 真相浮现,让他们相信明福在天之得以安息,这是国家、法律和社会对赵家唯一的补偿。

由于明福案件一波三折,过程中无法让人感受到反贪会要找出真相的诚意。 而大家都知道,随着时日过去,案件所带来的震撼淡化,要找出真相更是难上加难。

赵家目前唯一的出路就是不断“保温”,并施压政府尽速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否则人证和物证逐渐流散,明福案将注定成 为另一起千古遗恨的悬案。

没有人可以说赵家是故意找碴, 因为他们是走投无路才这么做,不过,行动党和民联候选人在此事件当中,不但扮演大力推动和支援的角色,也是明显得利的一方,因而马华将事件归咎在行动党头 上,这也是无可厚非。

只是,行动党不能被说是“消 费”赵明福,而是马华由始至终把自身放到一个错误的位置。

起初,马华基于赵明福是反对党 议员的政治秘书,因而静观其变,低调行事,直至后期事态演变,赵家站在政府的对立面,而马华也渐渐成为赵家的敌对一方。

若是马华一早便以执政党的地位介入,紧紧跟进这起命案进展,相信行动党根本无用武之地,但马华早已失去这个良机,就 不能说是人家在消费已故者,这是一种酸葡萄的心态。

马华很清楚,这起冤案将带来什 么冲击,却无能为力。 马华党员失去理智推跌苏志海, 这虽是单一事件,却反映了马华对赵明福事件的无力与两难,以致思维焦虑、举止失措。

民众永远是同情弱势一方,马华不能与赵家对立,更不应该再展现半点敌意。 在推人事件和逮捕风波之后,马华必须尽速采取修补措施,因为华社对这起案件的关注超乎其他案件,所有矛头和后果也将 由马华承担。

敌人的朋友,未必一定是我的敌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