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November 2010

蔡细历对王赛芝不给脸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最近惹人烦厌,八字处处受到冲克。在加腊士补选期间,发生"全民挺赵明福"组织到场求见,当地马华干部围堵,引发了推撞事,如今事过境迁,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批评她没有勇气面对问题,却选择逃避。


蔡细历留点面子给王赛芝,婉转地说:或许她的经验还不足够。间接说明她当副部长还不够格。


他认为,政府在处理赵明福事件方面,应该做得更好,明福的家属的确应得到同情及支持;不过,任何政党不应利用别人的不幸炒作政治课题,这将导致课题永无休止。


蔡细历与80网民共进晚餐的交流会对王赛芝的评议,似乎与普遍舆论不谋而合,给王赛芝一记耳光。最近,阿牛陈庆祥所执导的初恋红豆冰20%娱乐税回扣一事,变成一场欢喜一场空,王赛芝以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的基金用罄为由,不打算退还20%的娱乐税。


所持的理由是,因为各州没有把20%娱乐税缴交给电影发展局,因此没钱给。用最浅显简单阐释,如果王赛芝欠你钱,她可以说很多人欠她的钱没办法收回,所以,欠你的钱就不必还。阿牛80万令吉的退税於此凶多吉少,除非有关部门叫大耳窿向州政府泼漆追债,或是向中央政追加拨款,否则,那80万就像红豆冰融解掉了。


曾经在新闻部吃过官粮的陈治平以其观察和了解部门运作情况狠批王赛芝,兹从其部落格摘录评论如下:


妇女、 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越俎代庖为国家电影发展局就不愿给予阿牛陈庆祥所执导的初恋红豆冰20%娱乐税回扣一事,把回扣有关税务的责任推卸给州政府,有强词夺理之嫌!虽然,王赛芝曾任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 部长一职,却不应该在搞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做应声虫,代他人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人民要看到的是,中文电影制片人能够获得政府对其他本地制作人一 般的平等待遇!


国家电影发展局的公关说,许多州政府以2003年开始停止缴交娱乐税给该局。而由中央 政府通过特别财政预算开支的每年5百 至后来的1千万回扣基金,乃第9大马发展计划于2005年开始至2010年尾,为期5年,为鼓励国内电影制作所给予的特别奖挹。(这点就可以证明州政府缴不缴交20%娱乐税与回扣基金无 关!)


国家电 影发展局不能够厚此薄彼,或只给某些电影制作商作出回扣退款。我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不是所有马来语(国语)制片人都是由马来同胞所拥有,全体电影制作人 包括本地中文影片制作人都应该获得回扣,而不是一小撮制片人而已。


既然新闻、通讯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莱士雅汀确认,只要有关电影由 马来西亚人制作、拍摄和配有国语字幕,就是受承认的本地电影,中文电影制作人就有权力追讨所应得的回扣!


这个特别基 金的钱是马来西亚纳税人所缴交的血汗钱,每一位国产电影制作人都应该获得平等的待遇。不能够说,政府发放的基金用完了,没有钱给你作为娱乐税的回扣。除 非,政府能够一视同仁,2010年的 本地制作电影一概不能获得回扣奖励该回扣基金的成立,原意只是为了奖励本地电影制作 人,以促进国产电影的发展。州政府有没有将20%的娱乐税呈交国家电影发展局是两码子的事!


预算超支了,基金没有钱了,可以向中央政府要求补给。政治人物硬将责任推卸给各州 政府或民联州属并不是负责任的做法。通过捏造子虚乌有的借口,趁机想打击民联州政府的做法,我不苟同。身为政治人物还是脚踏实地的为民请命,最终会得来掌 声雷动!毕竟,强词夺理的时代,属于国阵强大的时代,人民已经过308的洗礼,懂得分辨是非曲直了!

29 November 2010

邓章钦彩虹五色

雪兰莪州行动党领导层经过激烈的使计过招之后,1016名代表当中,总共832名代表出席大会投票,终於选出15名中委。通过复选,由当权派标榜的"团结队"舵主郭素沁以87的票数险胜邓章钦,掌控州主席大权。


推出"彩虹联盟",打着诸多愿景和核心价值的邓章钦,虽然未能一举击倒敌对队伍,仍然拥有一定的实力牵制着当权派,比起霹雳州古拉与倪可汉可敏堂兄弟两个阵营对打,落得几乎全军覆没的惨状,邓章钦虽败犹荣,尊严未损。


郭素沁的团结队有七人入榜,分别是欧阳捍华 (478) 哥宾星 (478) 潘俭伟 (463) 刘永山( 459) 张念群( 452) 郭素沁 (437) 和张 菲倩 (428)

彩虹联盟中选者:邓章钦 (504) 黄瑞林 (498) 拉玛克里斯南 (405) 林顺康 (403) ,甘南 (402)


选前以中立者姿态游走在两个派系的鸿门宴,喝两杯茶的人都以高票中选,他们是李映霞 (703),杨巧双 (644),查尔斯圣地亚哥 (596)


以首领威望和实力而论,邓章钦获得504票,比起郭素沁的437票更具号召力。以团队而言,郭素沁占尽了拢络多数是州国议员的优势,对代表较有号召力;这也显示,身为雪州州议长的邓章钦并没有努力改善与这些官爷的关系,以致阵营的实力薄弱,菜单不能全面满足代表的口味。


近期饱受舆论挞伐的行政议员刘天球,面对党代表的公审裁决,被挤出中委名单之外。也因为他的败选,郭素沁无法获得8票的优势和决策权,必须仰赖三名中选的中立中委的靠拢才能镇住权脚,设若三名中委转而投靠邓章钦的五票,雪州行动党的权势就倒转了方向。


刘天球终於尝到播下祸根,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苦果。他自去年便被前公正党国会议员黄朱强以不点名方式,指责他与黑帮人士交往频密,并持势仗权导致州内偏门行业如按摩中心和夜店的"蓬勃发展",比国阵掌州权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之后,事件虽然不了了之,但在声誉上难免受到损折。


或许,一路来自恃在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有特异功能的刘天球不知自我审度,多月前以签发支持信的弊端干掉郑文福,以为可以把他的势力连根拔起,自己掠取这个政治地盘,但他却低估了形势,郑文福在邓章钦的背后支撑下,反而把他打得落花流水。此次党选,是他一路来过於自信的恶质后遗症。


刘天球失去党职后,他的行政议员官职是否也同时埋葬,即时成为邓章钦与郭素沁的争拗课题。邓认为刘天球应识趣地拱出官职,而郭则力挺刘天球的党职与官职不可相提并论。显然的,郭素沁的论调是站不住脚的,正如林吉祥认为,没有党意基础的人并不适合当官。代表虽然选的是党职,但,通常是以他们拥有国州议员的资历作为投选的标准和考量,以让他们在州政府扮演适当的角色。刘天球已丧失了党的委托这一关口,若他在当权派的庇护之下没有伤损地当行政议员,势必引起另一波的党内权争的恶斗。


刘天球自言把个人的官运交给州务大臣卡立去决定。设若行动党当权派处心积虑为他护驾,恐怕民联中人也不会如此"体贴"行动党的议程,因为国阵成员党势必以刘天球的纪录来算在民联头上。为了长治久安,民联或行动党或将忍痛割除刘天球这颗毒瘤。


这次党选,邓章钦摆脱不掉书生问政缺乏劲道的毛病。邓章钦也许在文墨言词上犀利,他的孤芳自赏造成他的独行侠形象予人根深蒂固。他喜欢舞文弄墨而自以为了得,却在政治上难以获取胜利的分数。


就以此次他以"彩虹联盟"名义出击,利用过多的文人问政的繁文褥节,使到代表短时间难以消化,吸收养份。


"彩虹联盟"打出的愿景是:"憧憬一个伟大的民主行动党,通过善政建立一个公平合理的社会。",邓章钦似乎把州选举扩大到中央党选的层次,临时临急推出,未免让人错愕,而且口号虽然壮志凌云,却是普通得很,乃属一般政治包装做作之言,没有新看点。


邓解释,所谓7色彩虹联盟,指的是由基层、女性、青年、少数民族、民意代表、公职人员 及领袖7个核心团队,所组成的一个精诚团结、献身与进步的雪州行动党。


彩虹联盟也列出了中选后的4大议程,即:(一)成立一个反映7个核心团队民 主意愿的领导层;(二)建立一个全面的政治教育制度,培训党员、民意代表及公职人员;(三)建立一个公平透明的制度,以遴选民意代表候选人及公职人员;及 (四)建立一个由州领导层所指导及监督的制度,通过党在政府的代表落实善政。


对一般人而言,邓章钦东拉西凑的核心价值和理念,并不足以在箭拔弩张的激斗中产生杀伤力,即使有耐性、设身处地试图理解的人并不愿倾听他的自弹自唱。代表在两个阵营中,并不热衷於政治高调,而是决定如何划选票。


或许,邓章钦想在清高自守这方面独树一帜,他拒绝使用"队"或"派"的字眼,声称其团队既没有"团结队",也没有"改革派",只有象征涵盖7个核心团队的"彩虹联盟",这种论述只是政治上意淫自慰。天底下的的党团竞选分门立系,与志同道合者共谋权力,己是天下尽知共识。邓章钦试图以清流般的"联盟"包容敌我於一炉,未免太过天真。


邓章钦经此一役,表面上无法控制党的州权,实质上却确定了本身在雪州的地位不容小觑,这也让向来边缘化邓章钦的中央当权派必须考量行动党的策略。行动党虽有菁英领袖在全国呼风唤雨炮打国阵,但在各州的政治版图,各据一方势力的山头领袖未必与他们共进退,起码,正如其他政党的政治生态一样,行动党在各州的凝聚力已因党选的权争开始涣散。


风云时报 29-11-2010

28 November 2010

8比7 郭素沁险胜邓章钦任州主席

雪州行动党党选43人激烈竞逐的15席中委当中,由郭素沁领导的当权派团结队赢得7席中委。雪州议长邓章钦所领导的挑战派彩虹联盟则赢得5席。


备受争议,最后一分钟宣布隶属团结 队阵营的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则面临败选出局的处境,他在失败后先行离开会场。


其余3席则由获得两个阵营接纳的中立派议员,即 莲花苑州议员李映霞、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和梳邦再也区州议员杨巧双皆以高票中选。

虽然团结队缺少1席才能够全面掌控雪州行动党,但是由于3中立议员曾一起亮相 其选前的鸿门宴,并名列团结队菜单之内,因此可说是较为倾向团结队

以下是中选州委票数:

李映霞 703--中立
杨巧双 644---中立
查尔斯圣地亚哥 596--中立
邓章钦 504--彩虹联盟
黄瑞林 498--彩虹联盟
欧阳捍华 478--团结队
哥宾星 478--团结队
潘俭伟 463--团结队
刘永山 459--团结队
张念群 452--团结队
郭素沁 437--团结队
张 菲倩 428--团结队
拉玛克里斯南 405--彩虹联盟
林顺康 403--彩虹联盟
甘南 402--彩虹联盟

新中选的15名州委随即召开会议进行复选。其中,团结队主帅郭素沁以87一票数险胜彩虹联盟主帅邓章钦,成为新届雪州主席。

以下是2010年至2012年度的雪州执委会:

主 席:郭素沁
署理主席:潘俭伟
副主席:邓章钦
查尔斯圣地亚哥
秘书:欧阳捍华
副秘书:黄瑞林
财政:杨巧双
组织秘书:刘永山
副组织秘书:张念群
宣传秘书:李映霞
副宣传秘书:林顺康
政治教育局主任张菲倩
州委:哥宾星
拉玛克里斯南
甘南

26 November 2010

董教总也是非法团体

道貌岸然的董总主席叶新田及其朋党关门打狗,秘密成立 策略小组来对付林连玉基金,趁着这基金会羽翼未丰壮之前予以打击。这与怡保兴汉社顾问岑启铭举报林连玉基金是"非法团体"是连贯的行动。

《风云时报》
1025日收到 4段录音记录。录音是来自今年1015日雪隆华校董事会联合会主办的《华教领袖激励营》上的会议录音。会议上决议成立 策略小组来对付林连玉基金,而董总主席兼雪隆华校董联会主席叶新田正是该会议的主持人。

风云时报说,如今有内幕爆出,真正 要透过此事抹黑林连玉基金会的幕后黑手,其实是董总和董联会。

《华教领袖激励营》为期3天的活动(1015日至17日),在金马仑高原的丹那拉打酒店,主要的与会者来自董联会执委、各华小及独 3机构成员。

叶新田当晚主讲《当前局势下华教权益的争取策略》,后来在小组讨论和 分享的环节中,有人提出质疑林连玉基金合法性的议题,该名人士疑是黄士春,也就是兴汉社的文告撰写员,由此可见,目前一连串攻击林连玉基金会的计划,衍生 自会议上的建议。

黄士春在发表言论的时候表示,自己是有备而来的。他曾自费到马来西 亚公司查林连玉基金会的档案,并尝试告诉与会者,现在的林连玉基金是一个已经偏离原有林连玉精神的组织,成为一个私人机构。

对于普通的人民,林连玉这个名衔是非常有号召力的,有许多的人愿意捐钱给林连玉,因为这个名字具 有代表性。但是人民都不知道,林连玉基金内部已经非常腐化成私人化,而且林连玉基金会内有许多的人士之前都来自新纪元闹剧结束后的败家之将,他们都躲进林 连玉基金攻击董教总。

他们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掉以轻心让他们全面渗透的话,我们 就必须花很大力气去反击。虽然邪不可能胜正,但是,为什么我们不在他们刚开始全面发动的时候,我们马上表态并且做出必要的反应呢。

黄士春呼吁不要过于有信心,应该要在最适当的时候给予他们(林连玉基金)最适当的打击,并且不能让 他们这样壮大下去。

黄士春也指出,由于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是一个后来才学习中文的 人,中文造诣可想而知,因此很容易被其他人操弄,让有心人从中赚取利益。

你看,他 们随便筹款就筹了四五百万,而新纪元筹款那么久都没有办法筹到?为什么呢?因为林连玉的名字吃得开,这是要注意的。

星洲日报已向社团注册局查证,林连玉基金合法的地位无可置疑。但是,岑启铭却独排众议,有硬拗"真知卓见",喊话林连玉基金验名正身是以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Berhad”的名义获准注册,中文没有注册"林连玉基金",使用这个中文名堂活动就是"非法团体"。这与黄士春嫉妒以林连玉这三个字筹款得心应手的仇视心理不谋而合。

按照岑启铭的逻辑来推演,那么,董总教总华总各州华堂以及国内所有乡团的中英()文不与注册对称,以至政党如巫统马华民政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等等等党团机构一律都是"非法党团",因为他们没有以中文注册。

作为捍卫华文教育的董总朋党,竟然以使用"林连玉基金"的中文称号属於"非法团体",岑启铭还叫林连玉基金必须以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Berhad的英文注册与公众交往才算合法。他就凭这个观点自以为铿锵有力,挑战基金会的李亚遨若不服可以反报案。

假如岑启铭的论调可以站得住脚,他应查查他所隶属的"兴汉社"有没有正确的中文注册以符合法定地位。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董总"是非法的,"教总"是非法的。因为董总(全名为: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马来文全名是:Persekutuan Persatuan-persatuan Lembaga Pengurus Sekolah Cina Malaysia英文是: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UCSCAM)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马来文是:Persekutuan Persatuan-persatuan Guru Sekolah Cina Malaysia;英文是:United Chinese School Teacher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UCSTAM)因此,按照岑启铭的说词,无论是别称或简称或是在华社沟通的语文称呼,都因为没有注册而成为"非法团体"。而董总和教总,合该属於"非法团体。 @*&%#-:”@#@-()ngrtb。

请点击董总中人如何秘谋整治林连玉基金的两段录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8UQvGB-sYk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RwjF039f0Y&feature=mfu_in_order&list=UL

25 November 2010

岑启铭纵火乱烧林连玉基金

怡保的马来西亚兴汉社顾问岑启铭在董总与林连玉基金的人事纠葛中从旁杀出放火烧芭,语出惊人向怡保警方报案,举报林连玉基金是一个"非法组织",声称一些不负责任的份子利用林连玉基金 名堂筹款,因此要求警方彻查这类活动是否涉及欺诈或欺骗的犯罪行为。


林连玉基金已筹措到400万令吉,计划设立林连玉纪念场馆。唯因吉隆坡房产昂贵力所不逮,尚在思索如何以有限的捐款创设有体面的场馆。这笔募款至今原封不动。


华教斗士林连玉于1985 1218日逝世。为了纪念他及发扬他的精神、贯彻他的理想,同时激励华社年轻一代延续林老的高风亮节,使华教得以开枝散叶,以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教总)为首的十五个华人社团设立了林连玉基金委员会(简称林连玉基金),终于拖磨9年后,於1995年以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Berhad”的名义获准注册。中文名字林连玉基金,因已沿用近十年,为大众所熟悉,且与政府的注册条件无关,所以就保留。以让华社更容易记取。


目前由邹寿汉为首的董总像吃了火药似的,翻脸像翻书般清算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和他的手下策动攻击董总,使彼此的矛盾关系"渐行渐远",他恼羞成怒拒绝联办1219日的华教节,此举犹如断袍绝义。邹寿汉把董总当作个人宣泄怨恨的武器,各州董联会不应隔岸观火,若邹的言行乖离董总的斗争路线,就应及时阻截走火入魔的人延烧华教的城堡。


至於怡保兴汉社的岑启铭 报警欲置林连玉基金於死地,反映了华教帮派潜存黑道的只讲厮拼不讲是非的意识。如果林连玉基金是"非法团体",那么,董教总和华团等等领袖就变成包庇非法团体的黑色堂口,加上每年华教节向林连玉公祭,即使没有歃血为盟,也可视为非法组织勾群结党的密谋,而所有捐助华教的华社中人,都变成反政府的群体,政府一度判定华教是极端种族主义团体。这是离谱走调的指责。


岑启铭是何方神圣?根据从怡保旁敲侧击的消息,此君於八十年代独中复兴运动的激情岁月,曾义卖鲜花献款。在当时,这股豪情也在华社各阶层掀起热潮。近年来,林连玉基金特设精神奖以表彰对华教贡献历历在目的志士,据知,岑启铭见猎心喜,以其卖花筹款的功绩彪炳,於2007年毛遂自荐参赛精神奖。当时身为兴汉社社长,他以兴汉社名义提名,只是署名者是其署理社长李文材。然而,连华小文化程度的人都认为他小功领大奖不适合,当地华团没给他提名,岑启铭最终还是孤家寡人提呈了参赛文件,当然,结果就像一泡尿在马桶冲掉。


岑启铭是否心存怨恨林连玉基金的评审有眼无珠,挟怒把林连玉基金极尽摧毁为能事以报一箭之仇,暂难窥探或揣摩其心境。不过,林连玉基金既然被抹黑为非法团体和被他要求警方彻查否涉及欺诈或欺骗的犯罪行为,那么,林连玉基金不应保持"清者自清"的姿态而沉默,反而应作出反击教训来犯,给口不择言的岑启铭领会到他浪费和滥用司法资源报警必须受到谴责之外,他以莫须有的内容举报林连玉基金,难逃面对刑事诽谤罪嫌。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5-11-2010

24 November 2010

火烧林连玉仇怨毁华教

董总与林连玉基金的矛盾尚未化解,远在怡保的马来西亚兴汉社却插上一脚,其顾问岑启铭今日(1123)在怡保报案,举报《林连玉基金》为一个非法组织,并声称发觉一些 不负责任的份子利用《林连玉基金》名堂筹款,因此要求警方彻查这类活动是否涉及欺诈或欺骗的犯罪行为。

岑启铭是 前往怡保中央警局报案,并向媒体发表文告。他指出,林连玉三个字近年来已被一小撮不负责任的人士利用,而报案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求警方协助制止林连玉三个字继续被利用或滥用,以还林连玉一个清白, 让他永远安息,不要让他死后反而成为争论性人物。


岑启铭报案号码是:Dang Wangi Report: 42128-10,其报案内容的华文译文如下:

我们要举报一个中文名称为 《林连玉基金》的非法团体,以设立《林连玉纪念馆》为名,在全国各地向华人社会特别是热爱华教的人士发动捐款,数额已高达四百万令吉。

我们发觉,这个非法团体的地址是:321-D, Lorong T.A.R. Kanan Satu, Off Jalan Tuanku Abdul Rahman, 50300 Kuala Lumpur,这个地址也是另一家名为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Bhd (Co. No. 340615-V) 公司的营运地址。

我们也发觉,一些不负责任的 份子利用这个非法的《林连玉基金》名堂所筹获的捐款,都进入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Bhd. 户口。

我们要求警方立即展开调查这类活动是否涉及欺诈或欺骗的犯罪行为。

这就是我们 的报案。

(摘录当今大马报导)

如今,特转载从林连玉基金的网站问答录,公众可以了解是非黑白,有明确的认知和判断岑启铭的报案内容,是否是以邹寿汉攻击林连玉基金后的延烧动作?

林连玉基金历史与现状问答录(完整版)

Tuesday, 02 November 2010 18:22 2010


问:林连玉基金为什么不是以Lim Lian Geok(林连玉英文名字)注册?

答:15华团于19851228日成立了林连玉基金委员会后,委托当时董总法 律顾问饶仁毅律师申请注册。因林连玉的名字被当局视为敏感性字眼,多年努力不果,最后改以林连玉先生英文名字缩写“LLG”提出申请,终于在1995年以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Berhad”的名义获准注册。至于中文名字林连玉基金,因已沿用近十年,为大众所熟悉,所以就保留。

林连玉基金的争取注册,前后花费了9年时间,与当年华总申请注册被拖8年一样,追 根究底是政府干预民间结社自由的结果。


问:林连玉基金为什么是以非营利有限公司(Berhad)形式注册?

答:林连玉基金申请注册屡次不成时,华社资料研究中心(1993年)和董教总教育 中心(1994年)皆成功以非营利有限公司形式获得注册成立,因此林连玉基金委员会于199442日第十八次会议上决定参考这两个机构的做法提出申 请,当时出席会议者包括沈慕羽、陆庭谕、叶新田等。


问:有人说林连玉基金有被私人化的危险,林连玉基金会 员情况到底如何?

答:林连玉基金的会员本来就分成3类,即:最初会员、团体会员和个人会员。最初会 员是教总等8个华团;团体会员与个人会员是由董事会认为适当而邀请入会的。事实上,林连玉基金会员一直在增加中。如果真的有人想把组织占为己有,就不会扩 充组织,而是让组织萎缩,方便控制。林连玉基金最初的发起人是郭全强先生、陆庭谕先生、黄美才先生和黄明治先生,他们联署明示愿意根据这份章程组织一家公 司;负责注册工作的是周素英女士;他们都见证了这段历史。


问:林连玉基金的最初会员不是15个吗?为什么组织条例内只有8个?

答:1985年成立林连玉基金的15华团是: 教总、董总、永联会、福联会、永春美山林氏家族会、尊孔校友会、商联会、雪华堂、槟华堂、霹华堂、森华堂、柔中华总会、丹华堂、登华堂、砂华团总会。林连 玉基金仍在申请注册时,华总(1991)已经成立,因此1992229日林连玉基金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议决以华总取代8州大会堂,最初会员遂变成 8个。


问:团体董事是否仍扮演重要角色?

答:这是当然的!目前董事会35个成员中,团体会员9名,最初会员8名,教总另委 三名,即团体董事总共占了20名,所以团体董事在林连玉基金仍扮演重要角色。


问:董事会及各个职位是如何产生?

答:林连玉基金会员大会依据章程先选出9个团体会员董事及9个个人会员董事,这 18个票选董事,加上11个当然董事(即8个最初会员各派一名,教总另派三名),举行复选会议选出各个职位及委任6名个人会员为董事,35名成员的董事会 如此产生。

林连玉基金的历任主席(任期及身份):

1986-1996:沈慕羽(教总代表)
1996-2008
:陆庭谕(教总代表 / 个人董事)

2008.6-2009.6:邹寿汉(个人董事)
2009.8
至今:杜乾焕(个人董事)


问:英文人是否有资格领导林连玉基金?


答:华文人英文人乃是近年来才形成的狭隘观点,林连玉基金不予苟同。泰山 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我们认为参与维护母语教育运动而认同多元文化理念的,都是自己人。当年林连玉先生和不谙华文的前马华总 会长陈桢禄先生合作无间,成立了马华教育三大机构,对他的领导推崇备至。林连玉并没有把陈桢禄这位伟大的英文人排斥在争取华文教育的行列之外。


同样的,当初董总主席林晃昇先生引进柯嘉逊博士主持升学辅导处,并不在意他是 文人,董教总同仁也从未把柯博士当外人看待。目前担任林连玉基金主席的杜乾焕博士曾设立槟州华文教育工委会并担任主席,之后又担任了由槟州各文教 团体所成立的槟州独中教育基金会的主席,与两会同仁合作无间,也曾经协助新纪元学院筹款,可见他的英文教育背景从来不是问题,反而凸显自三机构以来, 华教机构的领导多元化的传统,维系了华教运动的多元色彩和包容精神。更何况,杜博士并不是完全不谙中文,他能读能讲,这是大家都看到的。


现任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就曾在20081月的庆贺拿督杜乾焕博士荣获2007 林连玉精神奖宴会上表示,杜博士虽然受英文教育出身,但是他更热爱华文教育,积极参与华教的工作,默默耕耘于华教的园地。因此,百川汇海,广纳贤士, 向来是华教运动的传统,至今不变。


问:林连玉纪念馆建设基金的目前筹获多少钱?董事会是否曾动用这笔钱?

答:截至20101024日,林连玉纪念馆建设基金总共筹获4百万令吉,由于 觅地困难,这笔专款至今仍原封不动。林连玉基金运作经费与纪念馆专款是两笔不同款项,账目皆经过专业会计公 司审查并提呈公司注册局备案。


每年6月的会员大会,我们都分发财务报告让会员过目、提问。任何有兴趣了解账目的 会员,欢迎随时致电或亲临行政部查询(电话:03-26971971/2

23 November 2010

董总应清理门户扫除异类

林连玉基金董事兼义务秘书李亚敖自慰式地解读董总释放善意,愿意继续"联办"华教节的同时,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毫不保留宣称"不参与联办",这一记耳光,就是董总和基金会"渐行渐远"的落实和明证。


从李亚敖的文告中,他把邹寿汉说"董总对待华教节的态度与往年没有两样",一厢情愿注释为董总认同联办华教节,李亚敖的谦卑说法,说得有点文化是忍辱负重委屈求全,说得透澈点,他尴尬的结局是拿热脸去贴邹寿汉的冷屁股。邹寿汊根本不尿你那壶。


由林连玉基金筹措的华教节将在1219日在吉隆坡福建义山林连玉墓园举行公祭礼,过后在尊孔独中颁发林连玉精神奖,以表彰对华教孜孜不倦,作出贡献的杰出人士。

董总出人意表拒绝联办,只参加公祭,似乎刻意要剃林连玉基金的眉毛。邹寿汉以基金会策动反董总和乖离斗争目标狠批主席杜乾焕,这种人事纠葛却把地下长眠的林连玉当作争拗筹码。


邹寿汉铁了心要跟林连玉基金现有领导层拼个你死我活。他拒绝联办的理由是,杜乾焕以书面邀请董总,有违背往年不写信的"传统",这封信让董总"感觉上有点疏远了",所以,索性不联办。问题是,杜乾焕於2009年出任主席,在此之前是邹寿汉掌舵,他不主张书信上的礼貌程序,杜乾焕按照礼仪发出公函,也成为罪状之一。


此外,邹寿汉也以"联办"并没有邀请董总参与筹备工作或提供意见,宣泄不满,怒而拒联。当今社团或商业机构,主办单位常邀请有名望或能提供物资方便的个人或单位协办或联办。但只是名义上增添门面光彩,并没有投身於协助或实际上的联手筹措。但也有一些联办单位可要求插手监督。


董总是在受邀的公函上不假思索把"联办"划掉,意即与林连玉基金划清界限,如今邹寿汉贼过兴兵,清算基金会,看来私人恩怨的发泄成份居多。


董总在叶新田与邹寿汉拍档领导下,他俩挟持董总的名义对林连玉基金公报私仇是否受到各州董联会的认同和支持,无疑是个问题。董总任由三两个人颐指气使摆弄,将使华教斗争运动乱了阵脚,使华社扼腕痛惜之余,也对推动华教的前进望而生畏,因为董总有所托非人之虞。


因此,当今只有两条路可供选择,其一,林连玉基金己低声下气要与董教总对话解决歧见,董总应见好就收,所谓弓至七分已足,否则折废;其二,如果邹寿汉和叶新田一意孤行贱踏林连玉基金,使华教沦落到不忍卒睹的地步,那么,组成董总的各州董联会就必须义无反顾,群起清理门户,把异类扫地出门。

22 November 2010

董教总有搅屎棍

董总和教总前呼后应,扛起金字招牌猛戳林连玉基金。令人深感错愕的是,这三大捍卫华教运动的组织殊途同归为华教呕心沥血,但董教总和基金会领导层之间却暗藏着人事上的纠纷过招多时,彼此都以沉默的对峙维持表面关系,并不主动采取积极平和的心态解决歧异,反而把累积多年的怨气,通过媒体泄恨,整治对方。


近期的导火线是杜乾焕以基金会主席身份,否认外传与董教总"渐行渐远",若有不爽的地方,也只是两三位董事与叶新田之间的过节,并认同董教总是华教的最高领导,私人问题不应牵进组织。且不论杜乾焕是否把矛盾的事实扫进地毯里,但他却保持着风度,不愿触及与董教总面和心不和的问题,以免成为社会议题。


但是,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并不领情,但凭杜乾焕三言两语咬着不放,趁机找碴寻衅,把杜成焕描绘成处心积虑策动攻击董教总的罪人。两年前,以叶新田为首,邹寿汉辅佐的威权,曾倾其全力打击新纪元学院院长柯嘉逊,不让他续约。双方公开骂战引起华教界和华团劝导,当时莫泰熙、刘锡通和刘建成为柯嘉逊仗义执言狠批叶新田独断专行。叶也因此遭新院学生挥拳把他脸鼻打得血流如注。


叶新田在声望褒贬不一的声浪中,过后有幸地蝉联董总主席,而邹寿汉成了署理。显而易见,邹寿汉把矛头指向林连玉基金,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乃要对莫、刘宣示董总作为老大的权威,进而压制林连玉基金的发展,同时对种下口舌祸根者报复雪耻。


这一次,邹寿汉获得教总主席王超群助阵挞伐,似乎想藉势藉端推倒杜乾焕的领导。叶新田极尽低调尚未浮出水面,或许顾虑到与三两位董事不和,若他出击会被人解作趁势拔除眼中钉,尤其值得考量的是,当年费九牛二虎之力把柯嘉逊干掉,本身泼人污水也惹得一身赃臭,如今假藉邹寿汉出手,就可避免再一次被人"鸟得够够"。


教总主席王超群把林连玉基金执行长姚丽芳当作箭靶,说杜乾焕只是"傀儡",而她是渐行渐远争端的始作俑者。姚丽芳在教总服务长达20多年,其中前十年半是在已故华教元老沈慕羽的领导下,后13年是在王超群手下。但她进入林连玉基金后便成了王超群的陌路对头人。


林连玉基金1995年注册成立,系出教总,以弘扬林连玉捍卫华教坚韧不拔的精神得以传承为主旨。但是,有文件记录揭示,王超群15年来仅出席过三次会议,霸着茅坑不疴屎。如今却义正词严地大谈基金会的前世今生应如何运作。自从杜乾焕於2009年加入基金会,董总代表也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没有出席会议,邹寿汉曾任基金会主席,一走了之之后却不念旧情,足见他把人事矛盾制造了"渐行渐远"的对峙条件。董总在基金会的董事成员也不过问会务。


事实上,邹寿汉或王超群如果没有积极投身基金会,根本没有捕风抓影的资格去评议基金会一众企图分裂华教或恣意攻击董总。即使杜乾焕年余的领导作风与董教总格格不入,董教总以其威望及经验予以开导也是职份所在。


新纪元学院校友会会长刘镇东提醒董总,通过媒体开骂是有失风度的做法。董总并不应该小题大作,将论述局限在敌人或朋友?二元对立的思维,眼光应该放在更大的社会以及华教议题上,积极扮 演自己应有的角色。


不过,林连玉基金会的董事局包含董总、教总、华团和乡团共襄义举。设若董教总的叶新田、王超群和邹寿汉对杜乾焕已达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他们可以发动内部力量通过议决撵走杜乾焕。当今通过媒体叫骂清算,这与政党的作风有何分别?令人对文教界表面的温文儒雅,不得不咬牙切齿。


没有署名的董总文告近日指出,虽然往年都在没有征求意见之下就被列为联办单位,但林连玉基金今年却一反常态,去函征询是否联办,因此决定参与” 2010年度的华教节。


文告说:"今年的情况却稍有不同。董总第一次正式收到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志期107日邀请联办2010年华教节的公函,来函并附有回条,询问"本会决定参与或 不参与 联办2010年度之华教节"。是故,董总乃遵所嘱,于1029日在该回条上划掉了不参与 联办的字眼。"


杜乾焕以书信征求意见符合正常手续和得体,然而,在此之前,"虽然往年都在没有征求意见之下就被列为联办单位",却是邹寿汉出任基金会主席时期的所作所为。要剃人胡子之前,也得看看自己的脸。


董总处心积虑的文告其实暗藏杀机,如果上述文告没有笔误,划掉(删除)"不参与"就等於参与华教节,至於最关键的"联办"也一并划掉,也就意味着董总只退居普通社团的地位,不参与向来与有荣焉的"联办",这种小肚鸡肠的行为,可见得,董总对林连玉基金自设"渐行渐远"的议程己酝酿多时,谁是华教运动的"搅屎棍",一目了然。


风云时报 22-11-2010

20 November 2010

嫌犯的尊容

嫌犯被押上法庭申请拘留令或被告上庭面对聆审,通常出现两种场景,有的坦荡荡面对媒体的镜头,从容就"摄",不当一回事;有些人即使被判罪入狱,也喜怒哀乐不形於色,坦然以对。最近因私运受保护野生动物而被提控的一条好汉,就是这副模样,他如此淡定,可能与曾经在外国被判入狱的经验有关。


但是,多数时候,一些嫌犯或被告上庭,会用一切可行的办法把本尊遮掩起来,有的惊恐万状左闪右躲,狼籍不堪:有的由亲友护驾抵抗摄记的镜头,甚至对摄记动粗泄怒。有的对容貌防曝早有布署,让媒体无从窥摄。近期庭史上,也许是卷涉蒙古女郎炸尸案的被告面目保密功夫最到位,这三名原任警察的被告得助於官官相护,在押送进出法庭的时候,都蒙着脸,五官从未露馅。在台湾,黑帮份子行凶厮杀被押上庭,普遍上都想在江湖上搏出位的现象,任由媒体猎取镜头。


司法界有一句铿锵有力的经典名言,意思是说:在法庭还没有作出判决之前,每个人都是清白的。也许受到这迷思的感染,报章都自我规范,把被告或嫌犯的眼睛加工遮掩,也就是打马赛克,用以维护被告的权益,以免被公众未审先判,当作罪犯看待。但这种"传统美德",也会斟酌情况稍有越谕,比如多月前奸淫多位女学生的老汉,以及涉嫌把女富商等四人焚尸的律师嫌犯,他们在被警方押往肇事现场时的图片,都没有遮脸,心理上似乎存有揭恶扬奸的心态。


如今,报章己经可以摆脱这一枷锁,放胆刊登嫌犯的照片,因为高庭最近作出具有指标性的判例,认为嫌犯一旦带上法庭就自动丧失隐私权,可任由读者观看尊容。

六年前,在诺丽达命案被当作嫌犯的芬兰产品营销经理米高,起诉新海峡时报图文并茂刊登他的照片而提出诽谤的诉讼,法官刘美兰裁决他起诉索赔2700万令吉无效,反而须赔偿九名答辩人15万令吉。


法庭认为,报导中,起诉人被列为嫌犯是一项事实,而非凶手,不构成诽谤。任何人被押上庭已不属於机密资料,其照片自动丧失隐私权,不受任何法律所保障。

上述判例,已消除各语文报章长期心存道德上和法律上的自我压制,今后可以刊登嫌犯的姓名和照片,不必顾虑到吃官司的后果。而今后读者阅报时也可以获取更大的知情权。问题是,那些上庭的嫌犯如果有所避忌本身的面貌无所遁形,便得使尽法宝跟摄影镜头玩躲猫猫的伎俩了。


星洲日报专栏 六日谭/纯属主观 17-11-2010


19 November 2010

董总方向迷糊

俨然如文化打手的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代表主席叶新田寻衅,朝向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一众左右开弓,描绘成策动反董教总的罪魁祸首,令热爱和关怀华教运动者深为错愕。


杜乾焕最近受南洋商报专访时,否认与董总渐行渐远的传闻,并谦卑接受董教总作为华教最高领导的角色。但他不否认叶新田与基金会两三位董事有矛盾,表明这些恩怨不会牵扯到组织。


这丁点说词如果触及伤痛,原本应该由叶新田作出回应,但不在话题中的邹寿汉却像喝了汽油,口中喷火要烧掉林连玉基金的营寨般,把现有与基金会服务的相关者逐一清算。姑且唤起大家的记忆,当年执意要把新纪元的柯嘉逊撵走的叶新田,随侍左右的锦衣卫就是邹寿汉。其时,基金会副主席莫泰熙和副秘书吴建成挺身而出非议叶新田一意孤行的作为。而任何人对叶的不满,无形中也成为邹寿汉的敌对者。因此,杜乾焕说有两三位仁兄与叶新田存有矛盾,邹寿汉自然有切肤之痛。只是,事过境迁,没人料到"记恶如仇"。把基金会成员发表的言论统统解读为与董总过意不去,企图分裂华教运动。


董教总引领华教奋斗的史迹有目共睹,但,如果表述与董总意见相左的言论便被判定反董教总,未免言过其实。而与董教总摆明敌对姿态的土著权威组织,却未见邹寿汉有过激情的反扑。令人深感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是,邹寿汉把两名受聘的高级执行员郑屹强和黄业华攻击董总的言论算进林连玉基金的帐项,而这两人发表言论之前,还没加入基金会。


邹寿汉对杜乾焕极尽套罪抹黑已不是杜乾焕个人的事。用董总名义清算林连玉基金,将激化华教组织的矛盾,进而打击华社的信心。尤其是,辛苦筹措400万令吉兴建林连玉纪念场馆还在苦思摸索阶段,把个人的恩怨重燃仇火,等同间接摧毁华社对华教的精神支柱和进程。


董总最近有语无伦次的状态,不久前,董总发梦呓般,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中共式的文告指:"诺贝尔和平奖的遴选委员会漠视中国人的民族尊严,严重干预中国内政的做法,违背了世界各国爱好和平和主持正义的人 士的意愿,使诺贝尔世界和平奖成了世界的笑柄。",但这文告并没有署名,饱受舆论轰炸之后,叶新田和邹寿汉噤若寒蝉。董总自家门前经常失火,却扮演着消防队。


自叶新田与邹寿汉拍档领导董总以来,方向迷糊,诟议四起。也许,邹寿汉指导杜乾焕"检讨自己的言行,认识错误,并纠正错误"应成为他们的镜子,照一照。

18 November 2010

杀无赦腥风再起

莎亚南巡警一口气枪毙了三名持刀劫匪。他们被指躯车向油站的便利店劫夺得手后逃跑时,遭闻讯而来的巡警猛追两公里,汽车因失控撞向山坡动弹不得,生命也因此卡在警方的弹雨中"伏诛"。


和以往的样版理由没有两样 :警方开枪是受到性命威胁,逼於无奈把挥着巴冷刀的劫匪击毙,三命呜呼,其中一人只有16岁。


假设另一情况的场景是:一名拥有合法自卫手枪的民众面对拦车行劫的攻击,这名枪主受到安全威胁也把这种人干掉,后果可能是,他被解读为,在没有合理依据的情况下开枪,把"法律操控在手中",而被以谋杀的罪名被检控。但是,警方把三名疑犯就地解决,就是合情合理合法地除暴安良,为消除社会罪恶替天行道。


非但如此,在还没确定三名死者有否犯罪记录之前,雪州警方毫无悬念地"相信",死者一伙人也与其他劫案有关,使到警方的歼灭行动提升到合乎维持治安,的更高境界。


16岁死者的父亲反驳警方指他儿子是贼车司机的说词,他说其儿子根本不懂得驾车。这位痛失爱子的父亲置疑警方为什么没有展示行凶证物或赃物,或是以便利店闭路电视录像佐证这宗劫案,就仓促发表一面之词为此案定论。即使涉及劫案也罪不至死,为什么警方的射击目标是在头部和胸部,而不是其他身体部位?


与此同时,新山一名青年受警方截查时,因电单车路税逾期而心虚驾逃,被警方追赶到住家附近,腰部被枪伤入院。虽然案情性质不同,但是,警方动辙就以开枪"收拾"疑犯却是不谋而合的惯技。在此之前,有一名16岁少年因没有驾照,在警方的追捕中被警员枪毙,此案引起舆论的讨伐之下,已进入司法程序研审。


警方杀匪,无论情况是否必要或是有滥杀无辜之嫌,都基於死人无法说话,由警方的理由说了算。针对这类悬疑命案,家属也碍於举证困难,只得抱怨终生。由於警员占尽了避过受检控的优势,或只是受到内部纪律处分,在没有受到法律严格的验审下,间接培养了员警不假思索的杀无赦执法作风,把人权和法律置之脑后。这是当前警队广受责难,令人咬牙切齿诟议的课题之一。但是,看来,警察部队仍把这社会的评议置若罔闻。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8-1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