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October 2010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总觉得,本国华团扯到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替中国政府打抱不平的语调,讨好的意味浓重,十分在商言商而非在理言理,缺乏综观事态以平实论事。


华总会长方天兴认为颁给异议份子就存有对中国不利的阴谋,似乎彻底排除凡与中国意见分裂者都不应享受任何荣誉甚至大逆不道,给国家带来灾难。马中友好协会秘书长陈凯希则说,颁给错误的人,没有帮助国家发展反而制造混乱,到时哪里有条件谈人权及和平?至於马中经贸总商会会长黄汉良则强烈反对这个奖项颁给对中国不友善的人。


华团领导人向以功利主义称著,既想从政治上如鱼得水,又想超越政治,自表清高。因此,向来用独善其身,与敏感的政治课题划清界限。但这一次,就明打明替中国好话说尽强出头,却无视诺奖的争端离不开一体两面的事实。


诺奖颁给刘晓波,明显是西方凝聚这股声势,让人权受到制肘的中国从难堪中自我醒觉,自我鞭策促进改善。中国近年来打压民权的手段越演越激烈,刘晓波获奖将有助中国的民主和人权进程自我调整,逐步纳入正轨。中国把诺奖视为洪水猛兽,倾力抗拒,显然无法彰显出崛起大国的风范。


一个刘晓波带来的震撼,从另一个角度审视,也可解作中国面对世界的同时,知识份子也参与了民主化的建设。假如中国不是抱着恐慌的心态与异见对着干,而采取兼容并蓄的对话,让他们有更宽广的表述空间,也许对峙的的局面不致於如此箭拔弩张,中国也不必为此而一步一惊心。


令人纳闷的是,方天兴和陈凯希对大马的民主和人权向来噤若寒蝉,竭尽独善其身为能事,此次不惜豁出去向中国聊表忠诚,颇令人傻了眼。如果华团领袖未能对生於斯,长於斯的民主人权勇於建言,他们凭什么身份插嘴,为他国的民权指点江山?


东汉时期的薛勤,对心怀天下的陈蕃独居的院内龌龊不堪甚为不满,便对他说:"孺子何不洒扫以待宾客?"他答道:"大丈夫处世,当扫天下,安事一屋?薛勤当即反问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陈蕃无言以对。


我国华团领袖对国内民主人权,种族关系倾斜和新闻自由饱受侵害向来充耳不闻,但这种不扫家门的明哲保身态度,却高调插手他国的整肃问题,令人匪夷所思。我们并非否决他们的话语权,但有必要提出看法,若论述纯粹以功利主义为出发点,只将招惹诟议,也许硬拗力挺会令中国赏心悦目,但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偏颇之论有失代表华社的身份,对刘晓波身陷牢狱却不置一言,反而落井下石,实在违心。


当今大马 21-1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