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October 2010

各争所欲为明天而战

党党各有难理的争,已先后在公正党和行动党内延烧。党内派系的对峙和叫战,暴露民联雄心壮志朝向布城执政之路己面对障碍,通过党争清除异己虽能巩固某些领袖的权位,但也因这股硝烟削弱整个党在政治市场的竞争力,进而使民联艰辛创建的凝聚力开始焕散。


公正党的再益依不拉欣与阿兹敏的署理主席党职之争,双方已撕破脸。再益被区会提名竞逐的数目不比阿兹敏强,但他开放的政治理念鲜明,比起阿兹敏从无卓越政见较受欢迎。然而,党选杀红了眼是不讲政治理想的,只有通过脉络争权夺势之后,他们才会梳理政论侃侃而谈。


阿兹敏具备巫统的竞选基因,懂得如何操盘,在这场老二之争他并不在意凸显本身的政治才华,而是水深静流地布署棋局,尤其是,种种迹象显示他获得安华的背后支撑,虽然胜望浓厚,但是,由四十万党员直选领导层会否大红倒灶,仍有置疑的空间。


再益的优点也是党选的致命要害,由於他过於自恋,对过去的英雄事迹自鸣得意,难免招惹诸多口舌之争。拥有60%马来人党员是否能接受他的严以批判态度,将决定他的胜算,此外,25%15%印华裔党员或许会钟情於他的多元种族政治理念,使他力扳劣势。


这场老二之争也将冲击安华的政治前景,再益若获胜,与党主席的权威只有一步之遥,也就是说,公正党在未来将没有所谓的实权领袖可资供奉。如果阿兹敏登位,短期之内或会接受安华的耳提面命,但是,政治权欲是没有亘古不变的忠义,有朝一日,安华栽在追随者手中也不算是意外。


行动党的党内矛盾和倾轧也随着党选而麻疯上脸。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的强势和声望看来已管控不住各州诸侯的争拗。从雪州的郑文福与刘天球的冒签清算扩散,如今霹雳州署理主席古拉与倪可汉公开决裂,在在说明党选当前,没有同志之情这回事。


国阵成员党马华,民政和国大党等都同样面对权欲的厮斗。朝野政党唯一显见的风度就是不对敌对政党的内讧轻蔑评议,因为彼此都身处染缸,煤炭矿工从不取笑别的矿工脸上的污垢,因为大家都一样。


古拉与倪可汉可敏堂兄弟翻脸,看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党选一决高低存亡的时刻就引爆开来。从古拉的字里行间责怨,他对双倪的打压和堵住去路己到了忍无可忍必须反扑的地步。虽然林吉祥试图斡旋,止住古拉辞去党职带来的震撼,依然无助于协助争议中的纠纷。


古拉派糸主要是不满倪氏阵营为了州党选而不断巡回州内各地攻击和抹黑他们,同时也极力重 新激活本身势力范围内冬眠的支部,并取消一些敌对派系支部的投票资格。


林冠英进一步介入调庭,使情势转缓,飞赴尼泊尔的古拉在推特上留言说,刚与秘书长林冠英交谈,我同意各方应该停止向媒体放话,避免让霹雳州事情恶化。虽然古拉出国自我冷却,但这只是让党高层有时间想方设法,去排解州内派系之间的矛盾,为双方谋划挣脱瓶颈之策。不过,既使双方抛弃成见也只是权宜之计,难保太平。


当今公正党和行动党的内讧争权,都是为今后的全国大选铺路,执掌党职是要确保出线参选,如果一如民联豪言壮语可以执政,那么,执政之下的高官厚禄,这些领袖自然是捷足先登。因此,党选出现磨拳擦掌,无非就是这个理由,因为国阵成员党如此,民联也对利欲薰心难以免疫。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