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September 2010

谁应为MCA神智不清负责?

两位一前一后的交通部长狗咬狗一嘴毛,环绕在MCA字母车牌鸟来鸟去。前交长翁诗杰对江作汉车牌争议被指为撒谎者,表明将 寻求法律咨询,并保留起诉江作汉的权利。有见识者可以判断,翁只是讲讲而已,政治人物车大炮是职责本能,乌龟就别骂鳖无毛。

翁诗杰的高级机要秘书温永泰确实於今年217日以公函致予交通局总监索拉,表明受到指示,要求勿公开 拍卖MCA19999的车牌。但翁在口水战一开始,把这封公函贬为内部沟通的"备忘录",但是,唇枪舌弹一轮之后,翁却出示他在316日正式否决的手写记录,而且是在所谓的备忘录上批示。文件显示,他在右上角手写批示:不同意因为不适当,也不鼓励其他州属(仿效)。签名下方志期20103 16日。

如今值得查究的是,温永泰的公函自称是受命执行,假如翁诗杰认为是温永泰的个人意见而擅作主张冻结MCA,等同"假传圣旨",古代朝廷是要问斩的,即使今时今日,也可治之以玩忽渎职罪。翁诗杰当官多年,撤换秘书向来不落人后,何以温永泰"颠覆"交通部,他却置若罔闻?难道患有脚疾行动不便,请假修养会令人转性?

因此,温永泰有必要解释,他於217日签发的公函是个人行为还是奉翁诗杰之命行事。如果温永泰当时是头脑发热假传部长旨意,那么,翁诗杰就清白无辜。假如那确实是翁诗杰的指令,那么,翁诗杰还讲什么鸟话?即使他於316月日否决本身的决定,难道要别人对他出尔反尔负起责任吗?

3 comments:

蘇國評 BOND SAW said...

溫文泰為人溫文儒雅,老實,他是前衛生部長蔡銳明的新聞秘書,他不屬於政治委任,他是政府公務員,因此在蔡銳明下台後,他出任副內政部長佐哈里的機要秘書,後來出任翁詩傑的高級機要秘書。
溫文泰在部長副部長辦公室工作經驗算是豐富,他斷不敢,也沒有必要自做主張寫信給陸路交通局總監,禁止公開招標MCA車牌。
翁大俠聲稱MCA車牌事件是在他養病期間,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由溫文泰私自發出。
這種話老翁也說得出,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子,曾為翁大俠打工的,他們包括司機、保鏢、10多個特別助理或秘書,最清潔不過翁的為人。

维雄 said...

一场车牌戏又让马华名誉扫地,惨。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老江上台不久,就为新主人咬了旧主人一口,唉。。
狗就是狗。
上台立刻宣布不查pkfz事件,只为了明哲保身。
这种一点建树也没有的废材,竟然是我们的部长?what the fuck!?

而老翁?根本就是语无伦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