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September 2010

DAP骑着MCA

马华公会的英文缩写MCA突然掉进了屎坑,散发恶臭的气味。由於马六甲州的车牌字母即将轮到MCA,报章揭露MCA已被时任交通部长的翁诗杰"绑架",以冻洁形式停止发出MCA1MCA9999车牌号码让公众公开投标,以让党员手到擒来。但是,翁诗杰断然否认曾作出示,包括以白纸黑字要交通局遵照行事。


为了厘清这项争议,现任交通部长江作汊毫无选择地抛出由翁诗杰高级机要秘书温永泰致予陆路交通局总监索拉的公函,印证翁诗杰曾指示冻结发出MCA车牌19999号码。


不过,辞令善变的翁诗杰把这封志期2010217日的信件硬说是交通部内部沟通的"备忘录"。当翁诗杰喊冤说枉,回呛江作汉炒作时,最令翁诗杰无地自容的是,陆路交通局总监索拉(Solah Mat Hassan)加入这场舌战,反驳说,该局的确接获翁诗杰秘书的"公函",指示冻结有关车牌字母,而且翁诗杰不曾指示撤销,至今仍然有效。谁在MCA车牌疴屎撒尿,己不必找乩童问神。


向来口齿不甚伶俐的江作汉自知与翁辩驳无益,索性一副仁心厚道,以马华同志之情,不再对翁诗杰穷追猛打,让民众从证据会说话来辩别是非。


翁诗杰於217日把MCA车牌字母据为MCA(马华)所有,公器私用得面不改容,而且胆识过人,据说他将把这车牌恩惠马华同志,借花敬佛。在这时期虽处马华党争,那时,由於蔡细历派系按兵不动,还没有加入中委会总辞以达到三份之二的门槛制造重选,翁诗杰或许高估这一情势,以为可以继续稳妥当其马华总会长和交通部长,所以,按照这一思路呼风唤雨,把MCA把玩在掌心之中。


向来标榜敢怒敢言的翁诗杰,在MCA车牌的争议上,暴露其敢做不敢当的怯弱。首先,他把他下达指示由高级秘书温永泰执行的公函,扭曲为备忘录,难道只要界定信件的类别,就可以调整内容的含意吗?他把温永泰上述公函说成是温的建议,他本身"早已不同意及拒绝",等於叫下属吃死猫,没有上司的耳提面命,秘书敢随心所欲"假传圣旨"发出公函吗?


在此之前,民主行动党和回教党的英文缩称DAPPAS分别在吉兰丹及槟城州发放车牌,让民众顺着秩序注册。如果MCA因翁诗杰滥用部长的权力,强夺豪取给马华朋党使用,势必受到激烈的反弹,因为此举已剥削人们可以公开竞标的权利。翁诗杰强调的公平和透明化,结果是自食其言。他三不五时提醒从政者须"求好"而非"讨好",如今是自咬舌头。


其实,在翁诗杰领导时期,党内中央领袖早就"眼光独到"而蓄谋多时,认为具有好彩头的MCA车号应注册在马华名下或惠泽领袖。据说,马华中人对号码谐音或多或少有避忌,虽然自己不喜欢,也不愿意落入行动党手中,诸如MCA 4(马华死)MCA 14(马华实死)MCA 444(马华死死死)MCA164(马华一路死)等等号码谐音,如果反对党竞标到这些车牌号码,等於骑坐在MCA(马华)身上要它死不超生,让反对党诅咒和揶揄,当然,这是马华一些领袖颇为出位的小人之心,这也许是翁诗杰捆绑MCA的其中之一目的,以免DAP有机可乘。但,笃信风水的翁诗杰表明不迷信数字,留给看官判断吧。


实际上,马华自328大选受挫之后,拥有代表性的漂亮车牌号码已不值得光宗耀祖,说不好,马华若继续衰败得萎靡,这些好彩头号码也"拖衰"车主,甚至,走到那里,就给人睹车思怨者猛吐口水,自己拿来衰,犯贱。


翁诗杰指示秘书"绑架"MCA字母车牌已是不争的事实,如今权势旁落遭人打落水狗般收拾乃咎由自取,如果还想狡辩和推搪塞责,将进一步自暴其丑自寻耻辱。


风云时报 24-9-2010

2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林放大哥,你好。
解得好,解得有理。我挺你。加油!
祝福你快乐人生。

林放 Lim Fang said...

沈兴兄:
谢谢,祝一切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