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September 2010

与华为敌少说废话

988电台清谈节目<早点说马>主持人迦玛遭革职得格外轰烈风光,在他三寸不烂之舌鼓动下展开声讨新闻言论自由的演讲,原本该对准988高层开炮,或是向整治他的媒体及通讯委员会叫战,以理出一个是非黑白讨回公道,但始终局限於智慧含量之低劣,不敢面对头人,反而乱打乱撞,跟几个与"华"字有关的纠葛不清。


迦玛或许有受逼害幻想症,认为自已受到马华政治打压,跟着又牵扯世华媒体没有大肆报导他的悲情而叫骂,这与他被炒鱿鱼有什么关系?


这位华语讲得字正腔圆的马来人,一度成为华社的宠儿,因为华社膨胀的文化虚荣感拿他来点缀本身的荣光,与有荣焉;而迦玛挟着有百万华语听众虚势,以为可以左右华社的思潮,落实马哈迪主义支配华人的取向。


迦玛不断鼓吹马哈迪的思想渣滓,要华社子弟进入宏愿学校,又藉着国家团结之名,坚认华人应就读国小而不是华小,他以中国的少数民族为例,认为他们没有母语教育的学堂,大马华人子弟也应该屈辱於这种少数民族的现实。


对华文独中,他总摸不清楚华社先辈为华教硬拼苦战的精神,却云淡风轻认为独中生何妨选择SPM,何必苦苦非要统考文凭不可?


华社一厢情愿产生错觉,以为以迦玛的华文教育背景,更能深切体认华教的斗争协助传承,但却引狼入室,让他利用马华党营的媒体平台给华教搅局。莫说他因派系斗争遭马华新主修理,单凭他与华社的文化价值观背道而驰,试图灌输弱化华教的意识,早就应该受到华社的清算,从988扫地出门。


不过,一再澄清没有反华教的迦玛,最近仍然大言不惭,认为马来人送孩子进入华小,华人也该相应送子弟就读国小,鼓吹族群教育交换交流计划。但他却没有权衡当今小学教育的素质,文化的取向和个别种族对母语教育诉求的荣辱感受。


迦玛实在需要向马来社会做做调查研究,这些开明马来人送子女到华小受教育,是出於团结国民还是为前途着想?中国文豪鲁迅曾提出劝告:大话不宜讲得太早,否则,倘有记性,将来想起会脸红。


迦玛南征北伐为言论自由叫嚣的讲座会己逐渐变调,拟不出诉求的具体方针,却为个人议程哗众取宠,诸如戴着口罩在商场的快闪行为只不过是让人诧异的笑话,签签卖卖染尘多时的书也许是此时的慰藉。


中国近代作家梁实秋说:"有说话自由的时候,还是少说废话为宜。",对迦玛四处与"华"为敌语无伦次,姑且提个醒。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4-9-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