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September 2010

愧为警队一哥

慕沙哈山卸下傲视群伦的警察总长高职,也同时留下他任职期间应势而生的罪案,让他的继承者依斯迈费煞心机,与此同时,由於续约未能如愿,恼羞成怒公开向内政部官员叫嚣,备受争议。


或许是生不逢时,慕沙执掌警队一哥期间,国内的大耳窿肆无忌禅横行霸道,对借贷者目无法纪地追砍,整个警队虽然在民众讨伐声中向大耳窿宣战,始终没有可资赞赏的功绩,大耳窿还是统治着黑社会。


尽管警方在街头歼灭劫匪与日俱增,嫌犯在扣留所猝死,但并不能因此抑制社会的罪案,因为此落彼起的掠夺案件使民众越来越觉得生活环境充满邪恶,就连内政部长也得挺身而出,慰藉民心的惶恐。慕沙哈山显然没有交出战绩,有的话,也只是各州警方笼统的数据说,罪案率降了若干百分比,但人民担惊受怕的程度依然紧绷着。


慕沙哈山维护警队的恶劣声誉表现得十分卓越,当民调和舆论对警队的贪污现象群起而攻时,他并不热衷於大义灭亲来整顿警队,反过来,他把焦点转向抓拿向警员行贿的公众人士,同时还表扬和奖励坚拒受贿的员警。


这是十分本末倒植的荒谬,一个执法的纪律部队遵循法律是天经地义的事,谢绝贪污是一种职责本份却受到额外的表扬,这算什么好主意?然而慕沙哈山却认为这是树立廉洁的好步骤。按照历来公众触犯交通法规时,普遍寻求私下解决的传统,假如交警个个都抓行贿,那么,法庭就成为人山人海的惩治场所,而警察总部也相应要连连举办表扬大会了。


慕沙哈山临别秋波给内政部放话,直斥有第三势力挟天子以令诸侯,指挥类如警区主任的人马办案,这些由警队调派到内政部的警官以王者自居,绕过他的管辖而越权,等於挑战警察一哥的威严,捣乱执法秩序。此外,他也指责内政部干涉警官的调动,令他无计可施。


他曾於多月前发过牢骚,但基於话题敏感而即时与内长同声辟谣,说是媒体错误诠释他的意思。如今,即将无官了无压力,他证实了他曾欲言又止的埋怨内容,问题是,在法律下,他有权查究这些从中作梗的警官,但他却没有作为地吞下这口气,仅仅在退位前放马后炮,这看来不是执法严明应有态度,也与他向来讲话语气强悍有太多的落差,他确实失职失责了,甚至愧为当了四年的警察一哥。


中国报专栏<放眼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