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September 2010

破案容易举证难

女富商苏西拉华蒂及另三人在万津死亡农场遭主嫌律师蓄谋杀害一案,警方搜证可说是费煞心机,不惜出动高层警官和侦办刑事案经验丰富的警官参与查处,唯恐今后检控时有所疏漏,导致要把凶手绳之以法的努力功亏一溃。


由於主嫌兄弟是知识型的犯案律师,对於如何营钻法律漏洞有一定的窍门,警方纵使掌握有力的证据,但在法庭上仍会被挑剔其中疑点,使检控举步唯艰。因此,深谙法律蹊跷的资深律师卡巴星提点当局必须依照法律程序调查,以免有弱点落入一方辩驳。


警方发布,至今只从河里找到一把刀,它与凶案是否有关系尚待查证。至於河里捞获三两百块骸骨,是否属於此案死者,还得验证。因此,到底有没有无庸置疑的罪证提控八个涉凶者,将是重要的关键。


司法上,经常强调宁可错放一百,也不平白冤枉一人,以彰显法律公义,因此,任何疑点利益最终归被告所有,他们因此能从错综复杂的法庭程序缝隙中挣脱罪刑,无罪释放。西方学者说,法庭犹如辩论的场所,谁的脑筋厉害,就取得胜利,就连人们眼中十恶不赦的人,也能藉上帝之名,感谢正义对他的恩宠。这话也同时间接挑明,事实的犯罪和法庭讲求证据是有一段距离的。如果旁证或法律程序有偏颇的疑窦,整个案件可能出现翻天覆地的结局。


警方近年来查案和检控不断出现状况,令民众对司法的镇慑力度难免有无奈和怀疑的态度。在关丹,至少有三宗贩运毒品的被告逃过死刑的判决,法庭斥责警方办案和呈堂证据乱七八糟而撤销庭案。有人嘲讽,若要贩毒而能逍遥法外,彭亨州是首选。


同样的,赵明福在雪州反贪局大楼离奇坠楼毙命,此案在民情与舆论汹涌下展开验尸庭聆审,期间还二度开棺验尸以补充证据,而出人意表的是,查案警官在一年后,从旁杀出要提呈赵明福死前留下有遗言性质的字条,令人震惊。赵案出现九曲十三弯的转变,除赵家精神上饱受折磨之外,关心的民众无不议论纷纷。目前的两极情况是,隶属政府的单位力图证明赵明福死於自杀,而舆情则倾向於要反贪委对赵的生命负起刑事责任。警方在调查与搜证的过程中的疏失可能在审决中影响了结果。


苏西拉华蒂这桩命案,是依斯迈欧马接任警察总长首宗轰动全国的凶杀案。对他的下属来说,此案是"建功立业"的最佳时机,以作为迎接警队一哥的礼物,因为政府高官也着眼於破案之后把嫌犯治罪,既然球是圆的,法律也是圆的,破案不等於毫无悬念地在法庭取得检控的胜算。


警方有必要满足公众的知情权或作出有警惕公众作用的善意公布案情,以让人们在这宗涉及层面广泛及阴谋四伏的新式谋杀案有所知有所防。警方也必须说明,过去被指为失踪人士的人,如果警方一开始就抽丝剥茧追查,是否能及时阻止及防堵接二连三的农场杀戳惨案?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2-9-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