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September 2010

慕沙哈山留下挤兑同僚的谜团

未获得续约而丧失警察总长职权瘾头的慕沙哈山,恼羞成怒反呛内政部干涉警务,他的过激言行使自己身陷四面楚歌之中,如果他不懂得收敛犯贱的口,他执掌四年内的陈腐败绩可能遭到秋后算帐。

多数人有理由相信,如果慕沙哈山的警察一哥职权获得延续服务,他断不会揭露内政部有第三势力插手警务,他还是会忍气吞声做他所谓的"腐化与崩溃"的警察总长。

严以言之,慕沙气急败坏敦促警队不应唯命是从(yes man),对一个纪律部队来说是策动背叛。他煽情叫警队对内政部抗命,却在当权时期要整个警队对他唯唯诺诺,这种怪诞行为已激起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疾呼冻结慕沙哈山的全国总警长职位,以全面调查他所面对的疏于职守 及严重贪污与滥权指控。事实上,即使他含羞带耻退位,他仍然可以面对责难或追究。

在他领导下的警队 公信力及人民支持率上乏善可陈,尽管赛丁警察皇家委员会在2005年提出一项大蓝图,以期打造出一支有效率、不贪污及提供世界级专业服务的警队来恢复人民对警队的信心,慕沙却抗拒接纳与落实该皇委会建议,尤其是成立独立警队投诉与行为不检 委员会(IPCMC)的关键建议,他率众排斥,甚至一度恫言警方会造反。

他於2007年以5年重整计划来替代上述计划,只落实了48%,他因此暗示必须等到2011年才落实有关计划,因此,认为他应获得连任。按照这个逻辑,提出2020年宏愿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就没有理由退位了,提出一个马来西亚理念的首相纳吉就应该千秋万代守护马来西亚了

慕沙或许是历届受诟病最多的警察总长。在他任内,确实使警队的派系消弥於无形,他高压手段整肃"非我族类"的高官,把他们打入冷宫,警队己成为慕沙的一言堂。许多有体面的职位都安插本身的心腹人马,这些动作造成内政部对他的人事调迁不得不伸手阻挠制肘。这也就是一些警区主任职位悬空的其中一种原因。

慕沙与前全国商业罪案调查总监南利势不两立已是众所皆知的警队内部斗争,南利遭反贪污局提控" 没有据实呈报财产",据说这是与慕沙暗中过招的结果。南利在200710月控诉,反贪污局、总检察署及警队高层处事不公。

南利指责反贪污局诬陷他的下 属,警队没有保护他们。 3名警官根据时任国安部(内政部)副部长的指 示调查柔佛州一名华裔大耳窿"东姑"的案件时涉嫌伪造文件陷害嫌犯,但到底谁陷害谁,至今还没有厘清案情。

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为这事曾剑指慕沙是黑手,但他对柏特拉在网路上陆续揭发的证据置若罔闻,以免把事态牵扯更广层面,搞大了对自已不利。

如今,随着慕沙哈山大势已去,他过去被指责操控警队为已用的事件,"受害者"会否藉此反扑以寻回曾经"沦陷"的正义,备受关注。人们也因此对慕山与黑道过从甚密窃窃私语,尤其是警队中专门负责扫荡私会党,和风化的D7组,据说出任者不论警阶高低都必需获得掌权者的默许。到底这种安排是要更有效打击罪案或是黑白挂钩得更加圆融顺畅,见仁见智。

不过,基於警队高官与黑道有眉来眼去之嫌,国内近年来大耳窿非法借贷衍生林林总总的社会罪案,看来也绝非偶然。当内政部长希山慕汀必须亲自出马,参与扑灭大耳窿目无法纪的活动时,这意味着警队执法不力,必须从旁监督以止住舆论的叫骂。

因此,随着依斯迈欧马继任警察总长,他会否给警队重新洗牌,让过去有能力又被冷藏的员警投入更广泛的服务以抑制罪案,正是人们的期待。

风云时报 14-9-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