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September 2010

种族歧视如母鸡带小鸡

首相纳吉以孰可忍,不可忍的姿态表明,将整肃挑起宗教和种族课题的人,以维护多元社会的中庸精神及和谐,以免国家被摧毁。


从敦阿都拉执掌时期,种族言论己逐渐开枝散叶。当寄居论的始作俑者仅仅被巫统冻结党籍止住舆论的悠悠之口后,这种凌驾刑事法典的偏颇恶例,间接鼓舞更多政客哗众取宠;尤其是308政诒海啸之后,巫统身陷弱势处处投鼠忌器,唯恐执法严厉会触怒他们心目中的支持者,而抱持观望或置之不理的态度。


正因为这种姑息养奸的忌讳做法,却成为国阵政府前进的阻力,因为"政诒处置"并没有带来切肤之痛的阻吓作用,反而令极端主义此落彼起地叫嚣。


很明显,有敦马哈迪罩住的土著权威组织是当今的狠角色,由於依不拉欣打着捍卫马来族群和回教的旗号令巫统靠边站,他的言论之猖狂人尽皆知,他挑衅的对象偏偏又是华基政党和华团,当政府对他只眼开只眼闭时,也带动其他非政府组织闻声起舞。最令华社咬牙切齿的就是,许多指责和罪名都是生安白造,意在混淆视听。


这类攻讦性言论一旦没有受到监管和制肘,被狠批的党团也在辩护的同时,以同样尖锐的语气不甘示弱,这种对峙和骂战,势必把种族关系越闹越僵,华社对国阵纵容种族主义者的张狂,无不痛心疾首,开明的马来人也对政府摇头叹息。


最近,两位校长分别以回中国论来羞辱学生,这是政府过去没有严厉查办种族主义,导致有人有样学样的后遗症。由於政府公务员执行任务时犯错,通常都是面对纪律行动,这种"优惠"的惩治不足於杀鸡儆猴。何以平民百姓犯类似的错误却要面对可判牢狱之灾的煽动法令检控,公务员或执政党中人却可轻易悻免於难呢?


网络创作歌手黄明志对种族岐视有所怨恶,摄制言情激烈的短片作出控诉,执法当局援引煽动法令对他查办。那么,其他人呢?吉打武吉士南卯国中和柔佛州古来国中的校长也应在刑事法令下受到检控。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不认同把校长调离是非之处,主张校长应谢罪退休,却全力支持当局以刑事法令查办黄明志,黄明志既无公务员的身份可被调职或自炒鱿鱼的从宽处理,却有监禁三年的可能判刑伺候,未免有欠公允。


在这种族歧视的争拗上,两位校长其实是踩上门的滋扰者,黄明志出於抗争反击。但法律原则没有赋予人们以牙还牙,以暴易暴的合法权力,不等於别人放火,你也可以纵火泄恨。但是,一旦放火的人被调职,另一纵火者却琅铛入狱的话,等於是用汽油灭火。检控当局应全盘衡量是非黑白持平办理,免得在打击种族主义言论的同时,衍生舆情汹涌的诟议。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9-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