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August 2010

行动党五十步惊奇

随着行动党犹如切割毒瘤般革除巴生市议员郑文福党籍的震撼,雪州民联政府并不会即时变得淸明廉正,反之,党内互相倾轧丶互抽后腿丶揭露疮疤的报复行动预料将接踵而至。


郑文福在行动党纪律委员会首次听证会便被绊倒,因为他被指控盗用行政议员刘天球的信笺冒签商业支持信,其21岁的儿子是其中一间公司的受惠股东。虽然他辩称不知情,但纪委会对这荒唐的解释不被接受。


尽管郑文福有14天上诉的时间,但这种门面条规实际上已狠狠地把他摈弃党外。与郑文福沒有往来的行动党议员连忙建议州务大臣裭夺他的市议员资格,扫地出门。


20名郑文福的支持者拉队到刘天球班达马兰服務中心示威,郑文福现身集会,向媒体宣称此事与即将在今年杪举行的党选有关,并自称是党内阴谋的受害者,那些平时没 有工作的人非常害怕


当星报以不点名方式指有流氓议员涉及滥权这粧事时,郑文福吃辣椒知道辣,跳出来高喊"统统沒有做"澄淸指责,恫言将起诉星报。令人心生疑窦的是,向州务大臣卡立依不拉欣密吿郑文福有猫腻行为的刘天球还陪同他出席喊寃说枉的记者会,郭素沁也现身表示支持,情义相随。不到一星期,丑闻己掩蓋不住,令行动党十分难堪。


郑文福在听证会解释,在20083月到20091118日,他担任刘天球在选区班达马兰的助理,曾经签署过许 多支持信,包括招标工程的承包商。但这些支持信都是由他代表刘天球签署,并不曾盗用刘天球的信笺。


郑文福脱离刘天球独当一面成为市议员之后,或许领略到这些窍门,有样学样展开支持信之旅,於此招惹祸端。为什么刘天球不给他训诫让他悬崖勒马,却选择公开鞭挞,其中蹊跷据说昔日宾主关系已渐行渐远,尤其是郑文福已威胁到他的地位,年杪党内选举,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相互挤兑变得理所当然。


此外,由於党内对刘天球被疑牵涉到偏门行业的执照发放早有所闻,己经跟他撇清关系,郑文福被指把内情外泄,所以遭到以牙还牙的报复。郑文福已公开说,他被自已人背后捅刀,他会不会恼羞成怒,与党内的敌对者抱着一齐死,暴露更多丑闻,行动党对他的未来举措一步一惊心。


民联在雪州执政可谓前路披荆斩棘,当前州政府成立的采沙公司涉嫌放水偷沙还在沸沸扬扬中受到诟议,如今行动党市议员假公济私的滥权,使民联的声望火上加油,不知如何自处。


弃商从政的州务大臣卡立本身也被公正党的同僚围剿,在党副主席阿兹敏率众逼迫下,他忍痛交出州主席一职苟且求存。据说,由於他抓紧政治资源不放,州內有1000个官联公司职位因为没有犒赏党员而受到砲轰。换句话说,党內保守派要他仿效巫统的方式,以政治利益拢络人心,卡立却不为所动。


卡立提及本身推行新政的艰难旅程时抨击,一些党内人士 之所以围剿他,就是因为他们仍然不习惯新政。他表示,推行透明化和负责任的措施是说易行难,这需要彻底重整管 理国家各方面的方式,需要文化和典范的转移。他苦叹:就连我自己党内有一些人希望继续照惯常的方式行事,因此抨击我推 行新政时无法展示政治魄力。


至今,民联执政的州属并非一帆风顺,早前有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的女婿坐上官联高职被轰下台;吉打州务大臣实行50%土著购屋固打以及铲平宰猪场受华社痛斥;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把关得当,治州有方,但却因为小肚鸡肠与中央官员聂阿里隔空骂战,使到他位高权重的尊严有所损折。


雪州爆发支持信造就百万令吉合同的问题,与国阵亿亿声的丑闻自是小巫见大巫。不过,由於行动党自诩清廉丶透明度和公信力彰显与囯阵不同,却也掉入了同样的泥沼,就格外突显,令人有五十步笑百步的惊奇。

风云时报 2-8-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