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August 2010

新证据:愤怒的笑柄

赵明福坠楼命案牵扯到反贪委录取证人口供可能产生离轨脱序的弊端;警方在赵明福坠死后,调查过程的效率是否有疏失也成为应追究的问题;总检察署则有责任提供事实证据,让验尸庭能从供证中抽丝剥茧,寻找出死因是自杀抑或他杀,以还清各造一个公道,但是,总检署在紧要关头,掏出新的证据,同样令人惊悚。


由於赵明福活生生进入,冷冰冰坠毙,反贪委成了千夫所指的罪魁。这宗命案,警方是按照自杀的思路草率调查,假如警方在"怀疑"的心态上多放点心思,即时查封现场,扣留反贪委官员个别调查录供,自然能在短时间厘清内情,自杀或他杀也就毫无疑义达致结论。


警方先入为主认定赵死於自杀,如此一来,对他的遗物也就等闲视之,直到社会舆论置疑赵自杀的可信度,查案警官神差鬼使受到心理医生的启发,两个月后才从赵的单肩包搜出一张字条,并於一年后的四十六天的聆审,由总检署表明要提呈这关健性的新证据,这种补办式的司法,已成为愤怒的笑柄。


雪州警察总长卡立阿布巴卡对这新发展划清界限,认为这是总检署的权限,与警方没有关系。此话显然对查案警官应有的专业与严谨态度有所袒护。实际上,即使没有心理医生的提点,事无钜细搜证是警方最基本的查案常识。而刚巧有心理医生作出自杀者的心理剖释,查案官又重新搜查死者遗物中有字条,这种巧合,等於瞎猫抓到死耗子。


代表赵家的泰国法医普缇曾揭露,赵明福的死因有八成是被杀。从反贪委,警方以至总检署的供证,则倾向於力证自杀。赵案至今演变成公众与执法及检控单位的对立,公众一厢情愿判定他杀,期能把那些参与此事者受到法律的制裁,舒解憎恨;但检察单位则辩驳这些论点,以赵明福的自杀论来维护反贪委的清誉和形象。


如今,总检署广受责难是因为事隔一年后,揭开底牌般地提出赵明福单肩包藏着字条的新证据。这字条被视为"遗书",内容尚未公布,但被揣测为可能为赵明福死於自杀找到了注脚。


聆审近一年突然冒出这字条的新证据,即时颠覆了四十多天的人证物证。总检署连忙解释无意隐藏证据,这已无法为舆论的怒吼消声。既使最终这字条最终被接纳为呈堂证据,也必须经过冗长的阴谋式的质询和延聘专家鉴定字条的真伪,展开战争。


总检署把"遗漏"的证据呈堂,实在匪夷所思,赵的死因和真相,这张字条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即使总检署利用这这证据推翻过去的种种供证,但是,它因此典当了公信力,人们总会把司法操弄和滥用司法程序,无限放大和联想其中必有不足为外人所道的秘密。


星洲日报 言路 12-8-2010

3 comments:

总检察长阿都甘尼 said...

人民是否相信是不重要的,不逻辑?不合情?不合理?合法吗?统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验尸庭的法官听话的说yes, accepted!!!

维雄 said...

司法公正,我呸。

Anonymous said...

1998 安华一案,2010 赵明福一案,我国的总检察署及司法制度已让人失去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