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ugust 2010

迦玛摆布988风暴 言论离谱变调

迦玛有贼心没贼胆,对自己揭发"同一个人"对电子媒体节目打毒针的身份三缄其口,含糊其词表示不清楚,却促请出席讲座会千余名听众,将这"小人"揪出来。


为了"捍卫"迦玛言论自由不应自行阉割,为了"维护"迦玛的LP不致龟缩,公正党的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明打明说,这人就是叶诗铨,即时挽救迦玛雄起,连忙呼应和证实他所谓的小人的身份就是儿叶诗铨。


叶诗铨拥有马华公会党籍,是彭亨州马青区团领袖,党职是百乐(Bera)马青区团执委。他是国营电视台第二电视(TV2)《前线视窗》节目、电视台中文组和电台中文组的协调员。据报导,他也是MCMC的成员。

此叶诗铨,曾担任前两任新闻部长之华人助理,此人审视新闻的特异功能就是"敏感"。他为新闻部(JASA)服务的思维建基於专挑鸡蛋里的骨头,一些其他电视台、报章报导的新闻经他审查,眼中除了敏感,还是敏感。他曾染指RTM2华语新闻的内容,只求歌功颂德、涂脂抹粉,不知民间疾苦,让有良知的新闻工作者在他的淫威下苦不堪言。


此人的毒箭百发百中,连曾经是副部长之媒体顾问及播报员方若琪也身受其害。

迦玛在讲座上不点名揭露,国营第二电视的《你怎么说?》时事清谈节目撤换主持人李晓蕙和林猷荃、《前线视窗》周泽南的巴贡纪录片被腰斩,以及《早点说马》被调查,其实都是源自同一个人在"打毒针"。


客观上,针对一项问题作出不满的投诉,此人是报案人或举报者;主观上,不满这种举报行为的人就会冠上"打毒针","笃背脊",或"打小报告"的奸妄小人。黑社会把这种出卖兄弟的告密者暗喻为"二五仔",据说昔日有排行第七的歃血为盟的兄弟背叛组织,於是以二加五为七,统称这类人为二五仔。


如果从民族大义的角度来看,这也可大而言之曰"汉奸",因为他把华社的权益诉求颠倒是非,密告给官府来对付自己人。更何况,他若凭藉马华的背景获得政治委任入驻新闻部,反转枪口暗算党营事业,上述骂名他都沾染了名份。


迦玛把这类人叫做"小人"而非"汉奸",因为他是马来人,他的身份认同或本质上没有汉奸意识。即使他受恩於华教的薰陶,受益於华文媒体谋生,潜意识里反华教,骨子里与华社的价值观背道而驰,纵有汉奸之嫌,还称不上汉奸,因为他不是纯种"好汉"。


988喧哗的争议当中,他离轨脱轨变成言论自由的英雄,委实令人始料莫及。杨艾琳在<今日大马>专栏写道:健康的评论目前分为三类。有一众乃借题发挥派,因国情而纳闷,从而转换为激情的呐喊,在汪洋中捉住任何浮 木,把它当一艘救命的大船,但愿它带领群众上岸;有一众则指桑骂槐,说明迦玛不代表言论自由,言外之意988属私人产业,权力更替员工撤换理所当然,何来 的言论自由之说?还有一众是老气横秋派,道出拥护迦玛的目标,应更实际地转移到反政党垄断媒体,因为那才是大课题。


她对当前迦玛现象的讲座会狠批:我们差点忽略了最关键的一众,就是庸众。评论人是小众,平凡人是大众。所谓千人挤爆988噤声风波讲 起立时获得如雷掌声,长达5分钟之久,绝非评论人所为,是平凡人才会玩人浪嗨翻天,是庸众才会相信名人。


事实上,从迦玛被988首席执行员黄丽娥勒令休假噤避,以面对MCMC的调查之后,这项课题就离谱变调,指责马华政治干预,阴谋铲除异议者以及打压媒体自由的呐喊纷陈。作为分析时事者,迦玛应就事论事把事岁真相说个清楚,而非扭曲和找代罪羔羊来点缀他的悲情。他专挑好吃的软柿子剑指马华,却像驼鸟般不敢声讨此事件点燃火把的MCMC


这些人甚至相约831日,穿黑衣黑裤到马华大厦佯装喝加啡,却没有仗着冤有头,债有主的气势,对MCMC讨伐。这种举措,其实是让非华人族群看穿当今的时评人发动的言论自由运动,十足欺善怕恶,十足没有种。


即便是如今揪出叶诗铨是吴三桂引兵入关的始作俑者,当今的讲座会还是要蔡细历为988的言论风波负责,看来是强词夺理。举个例子,最近,一名安邦公正党市议员动员私会党殴斗,按照这种思维,这流氓议员的行为就应叫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负责后果,鞠躬下台了。


叶诗铨若被证实给华文媒体打毒针,是媒体自由的拦路虎,是新闻部的"东厂"。迦玛其实己找到批斗对象,甚至可以顺藤摸瓜找出幕后支撑者。但是,由於叶诗铨不够斤两缺乏名气,如果要符合杨艾琳所说的庸众玩人浪嗨翻天的剧情和场面需求,迦玛还会煽情拨火,拿群众消费来达到本身的目的。


风云时报 29-8-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