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August 2010

挖988叛变底细

988电台"早点说马"遭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调查言论触犯法规还等待结果之际,988电台母公司Star Rfm的董事局成员则抽丝剥茧,查究主持人之一的迦玛何以被首席执行员黄莉娥勒令请假暂时噤声的动机。


黄莉娥在阴谋论的轨迹下,被董事严碧娥和理察黄追究是否配合迦玛於813日之后在面子书预先公告将受到对付,而采取噤声行动串谋"成全"他,进而让迦玛能藉势藉端,把本身的噤声牵扯到政治干预,进而演化为媒体自由的课题含混乱战。


假如"早点说马"节目正如迦玛声称有政治阴谋在策动,那么,黄莉娥变成政治阴谋的刽子手。然而,为什么在"杀马"立功后,她与其他节目相关者陈嘉荣,廖朝骥,黄秋月,小马一锅熟,被董事局停职查办呢?


黄莉娥被疑串谋噤声起义


原来,七月底就有董事要求黄莉娥自行辞职并赔偿一笔款额,但是,黄莉娥坚拒这项命令,认为本身没有过错,没有无端端自裁的理由,除非董事局把理由说清楚。

但是,黄莉娥受逼辞职一事,公司内己耳口相传,据说那些自言力挺翁诗杰的主持人人人自危,因此813日早点说马的节目由迦玛与著名时评人欧阳文风尖锐对谈之后,迦玛恰如大德高僧般感应到圆寂之日不远,而在面子书感性放话,以营造悲情气氛,为事后遭噤声大肆炒作铺路。


据说,MCMC罕见地针对节目触及种族关系而点名迦玛鲁丁。黄莉娥基於事态严重,与高级节目总监陈嘉荣研究后,着令迦玛休假噤声,以观形势。


由於这项决定没有照会Star Rfm的董事,於此埋下伏笔,被视为是"早点说马"朋党的自导自演,串联力量敲山震虎,要马华领导层难堪,这就导致黄莉娥成为调查对象;对外,迦玛则把这事态发酵,把马华拉进来垫背。


政治阴谋论混淆视听


因为此事起源於MCMC988电台的调查而爆发,马华若有干预,也没有能量唆摆MCMC行事。最值得商榷的是,迦玛在讲座会再三强调是由人录取早点说马的节目向MCMC告毒状,间接否定政治阴谋这回事。


黄莉娥是在翁诗杰当上马华总会长时期管理988营运,因此,被视为受安插的人马。迦玛由黄莉娥聘用,加上他言行上表明挺翁,派系色彩挥之不去。另加上曾是翁诗杰秘书的廖朝骥也是早点说马的主持人之一,因此,即使翁於328日马华重选中下台,他们被看成翁诗杰在党营电子媒体中的残余势力。


蔡细历曾於多月前对988提出"好自为之"的警诫,据说他曾接获报告,指清谈节目三不五时揶揄马华,嘲讽国阵。其中,迦玛不认同华人家长坚持送子女接受母语教育的观点,被解释为马华利用党营电台要消灭华小,马华因此蒙上不白之冤。马华会长理事会一名成员曾报告此课题,认为988电台的党营背景发出肆无忌禅的言论,马华会因此吃死猫。


尤有进者,早点说马节目对蔡细历劝告中的用语"你懂得做人我也懂得做人"和"好自为之",也藉机利用其他话题极尽嘲讽。马华党内认为988电台已变成发泄个人怨恶情绪的平台,有欠专业。


迦玛求见蔡细历动机诡异


虽然迦玛等人对外宣称将在政治阴谋下受对付被刷出988,但广播圈内确实没有988拉拢人才过档以取代早点说马主持人的迹象。因此,业界认为,这是卷入马华政治漩涡者杯弓蛇影的心态。


从另一个角度审视,即使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最终出手剔除前朝人马,这些人就应抱着"吃得咸鱼抵得渴"的心理愿赌认输地"执包袱",因为吃政治饭就得遵从一朝君主一朝臣的游戏规则。任何准备在政治对峙选边站的媒体人,就应坦然对前仇旧恨买单,以君子绝交不出恶言的风度退出战场。


迦玛於53日到马华总部求见蔡细历,显然是因为翁诗杰倒台后,想向蔡细历释放投靠的善意,以巩固他的职位保住每月薪酬8000令吉的饭碗,尤其是5月份正是他履新DJ的过后,想在蔡口中得到"被干预"的支持以增自信。


他宣称蔡细历不下五次保证不干预988电台的运作,如果属实,当然也连带蔡细历不干预988电台的人事安排。据说,迦玛没有得到蔡细历的尚方宝剑,於此心生厌恶。


新闻媒体界认为迦玛指蔡细历不下五次向他保证不干预确实有可议之处。因为他只是一名合约制DJ,堂堂总会长若要有所训诲或保证,也只是对988高层发言,这才符合规范。迦玛在988电台这商业机构算老几?


风云时报 27-8-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