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July 2010

贪官毒贩轻骑过关

关丹高庭接二连三对拥有毒品,面对死刑检控的被告宣判无罪释放。简单的理由是,警方调查过程中搜索证据不力,检控时未有明确的相关罪证,纰漏百出之下,只能把疑点利益归予嫌疑人,让他们逃过鬼门关。内政部对这种频仍的检控连吃败仗深感羞辱,打算内部调查以找出症结所在。

有些人认为,查案警官经验肤浅,搜证错失,以致被告可以谢天谢地,笑颜逐开离开监禁之所,呼吸新鲜、自由的空气。对法官而言,宁可放错一百,也不可冤枉一人,检控既然疑点重重,只能无罪释放。

反贪污委员会最近在官方网站,公布147人的贪污事迹,藉此羞辱性的公告天下,希望能警诫跃跃欲试的人。但这一举措,并没有引起社会上"仇贪"者的欢呼,只因为它与社会期待贪污大鳄落网坐牢有些落差。

过去,一些具有权势的高官,轰轰烈烈地被逮捕,但多数的贪官绕过法庭几轮申辩之后,因证据不足轻骑过关而释放。这些摆脱官非的大鳄走出庭来就向苍天祷告感恩,向媒体雄壮激昂说,司法的公正让他讨回清白。

那些揭发贪官受贿的证人顿时无可适从,担心放虎归山之后,将面对报复。即使没有,心理负担将伴他终身而忐忑不安。

在大马,每个高官对廉洁推崇备至,对贪污咬牙切齿,一副不共戴天的正气写在脸上。然而,贪贿受赂的正是这些人。就好像历届的菲律宾总统选举,候选人打着反贪旗号打败执政总统,上位之后,本身和皇亲国戚私相授受,重复别人剽窃国库的伎俩有过之而无不及。

令人深感纳闷,政府官员如果严拒民众的贿赂,并不是公务员应秉持的道德准则,而是超群出众的表率,并且受到奖赏。可见得,国家偶尔杀出一个不受金钱诱引的官员,是十分罕见的,间接说明贪污是如何普遍。

在法庭上,证据确凿而被判罪的人,通常都以初犯、或家庭双亲、妻儿待养作为要求轻判的理由,鲜少有贪官对自己步向贪腐的邪道自我剖白和忏悔。因为法庭并没有引导犯罪者给民众劝告。在中国,整肃贪官抽丝剥茧时,都挖出贪官如何利用职权营私谋利,他们在反腐的力度下,有的被枪决,有的受长期监禁,付出了代价。

以下是中国贪官的剖白名言:

因买官卖官,被判无期徒刑的福建政和县原书记丁仰宁,他的理念是:"千里来当官,为了吃和穿;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当官不收钱,退了没本钱。权力有多大,利就有多大"。

重庆前司法局局长文强:"自已未能如愿升官,索性受贿满足心理"。

湖北省天安市原市委书干记张二江骄奢淫逸,落马后自辩:"皇帝还有三宫六院,我有两三个相好算什么?"

重庆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刘松涛:"有很多女人喜欢我,我也没办法。"

还有各类贪官在审讯的过程中有以下经典的豪言壮语:

"看到别人都在弄钱,我不捞钱,感到孤独。"

"贪污是为给国家培养人才。"

"拒收贿赂,怕伤害民营企业家的自尊心。"


风云时报 22-7-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