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July 2010

民众对警方的抵触情绪

11年前在警局扣留所突然毙命的的马来青年莫哈末安华(31),经过冗长的司法诉讼,高庭裁决政府及前警察总长诺连迈个人,必须支付140万令吉的赔偿。


这项判决并没有受到高度重视和广泛报导,饱受痛失丈夫之恨的遗孀终於迎接迟来的胜利,这也鼓舞更多莫名其妙猝死的嫌犯家人,动用法律武器捍卫人权,以逼使执法单位必须依循查案程序和改变态度,文明执法。


吉隆坡高庭司法专员李瑞生裁决时表示,这宗命案令人困扰和痛苦,每个人,无论是瘾君子或者一个正常人,都应该受到有尊严的待遇。


莫哈末安华是公正党党员,警方宣称他死於肺部发炎,这是多数在扣留所丧命者的死因。而他的遗孀力证他死於暴力,基本人权未获得尊重,以及没有得到适当的医疗照顾。


内政部长希山慕丁最近劝请公众切莫对警方作出激烈批评,因为警方维持社会治安所作贡献不容抹煞,不应成为攻讦的箭靶。一项调查显示,警察部队受到恶评投诉高居榜首,这些不满的检举若要减低,完全落在警队本身与民众的沟通,仍然缺乏双向、平等的桥梁。由於警队奉行妄自尊大、官官相护的恶劣文化,假如没有大刀阔斧的变革,警队面对怨声载道,仍然是预料中的事。


无可否认,新一代的员警从过往的警队表现,即使试图以新的姿态执法也深感受缚而无力。对一个纪律部队来说,上司的命令必须绝对服从,而把持恶习执法的年长警官肄无忌禅,延续违规犯纪行为,很快的,把新丁的壮志消磨掉,融入污流。就像电影中吸血僵尸咬了正常人一口,它就复制僵尸的特性和本质一样的道理。


警察部队多年来未能脱胎换骨,构建受到民众认同的新形象,关键在於没有高官愿意替拥有九万员警的部队把脉操刀,开惩诫风气。即使历届警察总长或内长承诺变法,也投鼠忌器,到头来,反而要替员警的疏於职责背书。正因为有大树荫庇,警队的弊端也就水深静流。因此,民众总有一种期待,希望任何起诉警方的案件,能旗开得胜,从中获取精神慰藉和情绪宣泄,同时,也让政府从法庭的败仗,正视警队的问题,不容继续粉饰太平。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8-7-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