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July 2010

蔡添强政治口臭

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周身不得闲,高庭法官针对他咬警案,从坐牢六个月兼罚款三千令吉,改判罚款2千令吉或坐牢两个月,引起了司法数学题的疑议。


2000令吉是否达踩到法律规定的"不少过2000令吉"这地雷而丧失议员资格,蔡添强凭着法官佳扎里当天口头宣判说,不希望看到劳民伤财的补选而确认自已还是国会议员。


但是,由於这2000令吉罚款可能造成国会或选委会引据案例,解读这款额已丧失议员资格,资深律师卡巴星认为他已处在危险线上,最好提出上诉,以免冤哉枉哉毁掉政途。


行动党的卡巴星与公正党的蔡添强虽同在民联屋檐下,过去各为其党结过怨,人们有点恶意联想这是卡巴星想藉机踩蔡添强一脚,以报昔日之仇。


蔡添强当时犯上政治口臭还不自知,扬言绝不上诉,如果被取消资格,也坦荡荡面对未来五年不可参选的后果。这话,可真是从容就义,惊天动地。


但是,很快的,他的律师与法官求证,得到不改变罚款数额,但言明有关判决不主张补选的回应。


在司法界对2千令吉上下左右揣磨各有意见之后,蔡添强从嘴硬变软,打算上诉。当时,他信誓旦旦,扬言上诉的目的纯粹是针对咬警的判决不满,要讨回清白,与保住议员资格无关,似乎把YB这职称当作虚荣,清高自居。


其实,当2千令吉判罚当天,他就乐得能保住议员资格而笑得见牙不见眼。如果清白在那一刻像烈女的贞操那样重要,当天他就应该声称不服所判要上诉了。


蔡添强如果强烈表明要捍卫议员资格,那是情理之中。问题是,他欲语还羞,把目的转嫁到咬警案件上,试图一逞英雄本色。他如此蔑视身为代议士的职责,其实也间接伤害选民对他的寄托的心意。


从蔡添强反反覆覆的政治语言当中,这种口臭毛病原本可以避免,甚至不应发生。蔡可以动用一切司法权益为咬警案翻盘,也可以因此毫无疑义地保住议员资格。但是,一个人做惯了硬汉和英雄,后遗症就是嘴吧要硬拗和表现犟气才过瘾。


高庭法官佳扎里於629日公布长达18页的书面判词,他强调罚款2千令吉不会导致蔡添强失去国会议员资格。他诠释"不少过"2000令吉,应该是"超过"的意思。而2000令吉罚款符合他的诚心,不要补选。


同一天,蔡添强入禀上诉庭,申请上诉准令,要求上诉庭鉴定他因咬伤警员被判罚款2千令吉是否丧失国会议员资格;他也针对被定罪,申请准令提出上诉。


蔡添强走进司法的轨道捍卫本身的权益无可厚非,只是,过去十多天死鸭子嘴硬,如今又要为自己嗤之以鼻的YB展开抗争的司法旅程,等於是买保险,令人看到他处理这事件上的虚实失据,言不由衷。


自由今日大马 1-7-2010

5 comments:

jyuno_zen董董 said...

说穿了,不过是在作秀

维雄 said...

差到死,作秀能力比起楼上的输很多。
搞政治的话不能说得太直,不然的话很可能下场就是周美芬之流。

amau said...

谁没做错呢?
若不是无统野蛮,
他要如此没吗?

LeslieLeong said...

搞政治就該學會政治 U-TURN, 蔡添强只想買份保險..總好比一些馬華烈女,走也想搞到轟轟烈烈的,跌到地上還想抓回把沙.

落花先生 said...

其实,既然他是民选议员,果真就不应该透过自己掌控的司法去掌控政治,这个是不对的,也不符合民主制度的国家。你说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