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June 2010

把赌博税交给爱吃猪肉的华人吧!

政府不得不对主流舆论极力反对赌球合法化的声势让步,撤回执照。如果一意孤行,国阵将付出巨大的政治代价,包括民联会不断炒作这项课题,激化非回教徒敌忾同仇的心理,要国阵在未来的大选尝尝苦头。


华社对这争议多端的赌博执照,反对浪潮只由道德伦理的观念独占鳌头,因为抬出圣贤学说和赌博之祸害,支持赌球几乎没有立足余地。


财政部给爱胜阁的批准信是否就是发出执照的前奏,已经不值得琢磨,反之,以巫统为主导的国阵火车头,不动声色与爱胜阁老板的密切交往暗通款曲,其政商挂勾,试图垄断赌球业的"居心"或不为外人所道的议程,其实就是受到群起讨伐的关键。


尤其是,巫统一些领袖不经大脑,对支持赌球合法化所提出似是而非的论据,有意消遣华人的赌博根底和习性,深化了华社抗拒的愤慨。前首相敦马哈迪认为,如果他掌相位,他必定发出赌博执照,对他的认知而言,华人嗜赌就如爱吃猪肉,而这种比譬,包含对一个民族的羞辱,甚至把六百万华人视为同一种赌博败类。


新闻部长莱斯雅丁则以抬杠的语气说,政府出於尊重华人的赌博文化,而批准赌球执照。这种话纯粹找人骂架,如果政府真心实意尊重华人文化,那么,华教历数十年的权益诉求,何以没有实践?足见国阵一些领袖用肛门发声,满嘴屁话。


向来低调的陈志远用五亿令吉的慈善基金,换取让华社认同他的赌球执照,却敲不开这扇门,原因在於他畏首畏尾,没有把五亿慈善款项回馈给投注金贡献良多的华社,华社只好用道德伦理说是道非,申表不满,反对到底。


如果说,他把合法赌球当作是账目上有稽可查的"罪恶"盈利和税收,建议把大部份收入拨为华社的公益活动,总比地下赌球毫无建树却制造社会罪案"良善"得多,或许,舆论的抗拒心理会有所调适,不致於如此反对得惊涛裂案。


当财政部的风声已确认爱胜阁已十拿九稳获取赌球执照,马华会长理事会站在不讨好,甚至犯众怒的立场,认为如果赌球合法化,政府理应管制、监督非法赌球暗流汹勇的祸害。


马华副总会长颜炳寿对赌球合法化最终在过度简单化和政治化的气氛被撤退,失去立法管制的机会感到惋惜。马华实际立场是以赌治赌,当全世界没有一个政府能够彻底根除非法赌博时,只能创建合法的机制消弥非法的存在。虽然赌博向来正邪两立,但总好过独让地下赌博活动的猖獗继续听之任之为好。


马华总秘书兼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江作汉指政府决定不让赌球合法化,使华裔失去了一项100%由非回教徒所拥有的商机,这是招惹民众气煞的见解。按照这种观点,华裔就应啃下回教徒弃置的骨头,只能在酒、色、赌这些行业吸食非回教徒的血汗钱了。这也就让非华人族群有了口实,指责华社是这个国家的罪恶舵手。


随着政府对赌球执照以民意为本而撤退,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打蛇随棍上,除了尊重政府决定不发出赌球执照,同时也"开辟"财路,建议政府设立一个基金,以管理从万能、多多、大马彩和云顶赌场等合法赌博中所取得的税收。

蔡细历的观点是,政府从合法赌博获得的税收,可放入一个另设的基金,该基金可用于发展教育、社会福利等等,也可用于教育人民远离赌博。政府将所有的税收皆纳入一个综合基金(consolidated fund),然而,政府正是时候考虑,将过去纳入综合基金的合法赌博税收转至另一个基金。


我们姑且把这个税收基金暂且命名为不堪入耳的罪恶税金。如果政府从善如流,如果莱斯雅丁尊重华人文化堆砌起数十亿赌博的税金,如果敦马确认赌博的华人犹如爱吃猪肉,而爱吃猪肉的华人又热爱华文教育,那么,把这笔税金交出来,让华社为华教绽放出光芒吧。


风云时报 28-6-2010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个人认同颜炳寿的立法管制赌博活动。新加玻都没问题,为何我们却不行呢?这课题被严重政治化了。反对党为反国政而反,马华也因不同派系而反。的确遗憾。。

Tan Ah Chye said...

Anonymous you can not compare with Singapore. The football betting is controlled by Singapore Pools ,a subsidary of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like The Singapore Turf Club. Every this agengy contributes most of theur profits to tertiary educacation and charitable organisations. But Malaysia The UMNO government issues to Vincent Tan .See the great diffrence ?

吴仁兴 said...

我们马华的存在就是要为人民服务,特别是为主人污桶服务,只要有好处,哪怕是舔春袋`含他们割了包皮的龟头,啊!好味道,老蔡和他的爱犬玻璃狗吸的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