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une 2010

翁诗杰粮仓失火

翁诗杰於2008年荣登马华总会长宝座,辗转到328党争补选落败,再丢掉乌纱帽,只剩下国会议员一职而打回原形,都同样感慨地吐露一句话:人心难测。


当年老翁心中的人心难测,大概是指环绕身边的人难以估摸忠奸和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但他还是必须依据政治需要作了人事布局,唯独对那时与他呛声连连的署总蔡细历实施打压和边缘化,以阻挠他作怪,展显他对人心难测有了真知灼见的对象。


但是,当时参与倒蔡的心腹人马虽誓矢与他共同进退,他在双十特大受挫之后却面对他们倒戈相向,印证了翁诗杰疑神疑鬼的人心难测果然应验,背叛的人露出了真面目,在他背后插刀。但是,懂得"人心难测"这种玄机却拿不出化凶挡煞的窍门,这也说明翁诗杰的政治智慧,权力运作稍逊一筹,不消年半的时间就在众叛亲离中仆倒。


当年,若翁诗杰以投闲置散方式架空蔡细历,老蔡着实拿他没办法。但是,文人从政难免就喜欢"酸笑"政敌,这就令老蔡打蛇随棍上,彼此鸟话多多。忍受不了唇枪舌弹,不知是出自老翁本心本意,还是有狗头军师出主意拿老蔡的性爱光碟开刀,结果,翁诗杰的文功武略全葬在人家的房事里。自己没得爽,却被老蔡后来居上爽到尽。


日前,翁诗杰无官一身怨,把当前的处境饱受打压比喻为犹如三国演义的战情。据他说,三国动兵之计每每烧掉敌营的粮仓或攻夺粮草以谋取胜算,尤其是有人担忧他会卷土重来,就千方百计挤兑他。而所谓粮仓,其实是暗喻党内的政治资源分配已转手他人,失去支配权犹如粮仓烧成灰烬。


其实,既然翁诗杰的"人心难测"出於患得患失的警惕,所有疑虑或假设都合情合理,这符合他草木皆兵、四面楚歌、十面埋伏的悲情意识。


有识之士认为,对中国文学和历史太过渊博的从政者会因此烧坏脑袋,因为他们既多愁善感,又诚惶诚恐,结局可能一事无成。像表现文学根底的"神经人人皆有,巧妙各有不同",最终政治自裁;像"堂堂正正、明明白白"做人当官的豪情壮语,东山复出却中箭落马。


终究是,马华党员对诗词名句消化不良,或是不合口味。老翁暂无前路而退居东山,还得思量修炼另一个语境形象重新包装,再战江湖。


中国报专栏<放眼江湖> 17-6-2010


一人一元力挺苏淑桦


学运(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呼吁公众一人一元挺淑桦,以表达对淑桦挑战《大专法令》行动的支持。这并非淑桦个人的斗争,而是一个争取大专生权益和自由的运动!我们非常需要您的支持,谢谢。


背景:

20041124日,理科大学学生事务处传召苏淑桦出席听证会,以2004315日的《星洲日报》及《中国报》的图片剪报,指苏淑桦为人民公正党峇都区国会议席候选人蔡添强助选。

同年122日,校方判苏淑桦抵触《1971年大专法令》(1975年修正)第15(1) (3)条文,即大专生不能对政党表示同情、支持或反对。


苏淑桦是触犯了理科大学校规而受罚款马币两百元以及书面警告,而校规的法律依据是《1971年大专法令》。根据《1971年大专法令》,若被告不满意校方的判决,必须上诉到高等教育部。苏淑桦按照程序上诉,而高教部也已复函,驳回苏淑桦的上诉。

苏淑桦遂在2005 10月入禀吉隆坡高等法院,要求法官就高教部的决定进行司法复核,并要求法院宣判剥夺学生结社及参政自由权的《大专法令》第15条款违宪。这五年间法院一直以各种技术理由展延聆听苏淑桦的申请。


经过5年的波折,高庭在64日以大专法令第 15条文已经修改为由,而宣判有关法令并未违宪,并谕令苏淑桦在30天内支付3000令吉的堂费。

任何愿意捐募的人士都可以将钱汇入指定的银行户口:
银行    :AmBank
户口号码  :137-202-200053-4
户口名字  :DEMA ENTERPRISE


若捐款人愿意公开资料(姓名、款项)请把详情发送给:
许承贤
电邮:carlitokhaw@gmail.com
电话:0164045348
筹募期限:614日至71


面子书网页: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135190466496235


<受托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