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June 2010

民联湿水大炮还会响?

霹雳州民联可真丢了睑,正当州大佬尼查在国会召开记者会,呼吁有离异之心的三名巫统州议员,揭竿起义收拾州务大臣赞比里时,自己的后院却失火,行动党双溪古月州议员吉舒荣特星背叛退党,成为亲国阵的独立议员。


此一突变显示民联三党之中,公正党变节的议员居冠,行动党议员开始寂寞难耐。民联不断营造国阵巫统的分裂景象,却未察觉本身处在粪屎之中。吉舒荣特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倒戈,民联与辖下议员的交集和管束明显脱节。


吉舒荣特星於去年225日向反贪委举报,指国阵派人与他接触,以2千万令吉收买他成为独立议员。但是,他这次再三表明没有收受国阵的贿金,还挑战怀疑人士可调查他的银行户头的存款。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之虞。


吉舒荣特星退出行动党转靠国阵的理由是:选区缺少拨款利惠选民,只有国阵州政府能提供所需资源,解决民困。事实上,从过去补选中历历在目的惊喜是,国阵必大手笔展开银弹政策来争取胜选,当今,一次的国阵和民联的补选对垒所获得的发展拨款数额,可能远胜於三届的正规大选的糖果。


因此,吉舒荣特星如果真心为选民的福利着想,应该辞去议员职位制造补选,以牺牲小我来达到他的目标。但这建议也只能对牛弹琴,跟妓女讲贞操而已。


没有人能否认政治的金钱交易往往暗流汹涌,民联的安华不断喊话,指国阵以200万令吉收买变节,但是,安华常有浸湿的大炮也会响的言论(916变天即是),既然摸透敌营的阴谋,却不能有效地制止?难道民联走到无计可施的地步,让国阵一步一惊心地逼着来?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你这老乌龟别弯曲事实,颠倒是非!
如果没有那些国阵威迫利诱,那些青蛙怎么会现形呢?也要多亏国阵花那么多钱去帮民联清理门户。还有也把那些文笔光棍现形成老乌龟了。

wesan michael said...

cheap rolex watches
adidas nmd runner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cheap jordans online
nike air zoom
cheap mlb jerseys
cheap real jordans
adidas tubular
ralph lauren uk
nike air zoom structure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