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une 2010

实践力度薄弱的计划愿景

首相纳吉的第十个大马计划,对整个国家而言仍然是数十年如一日的痛。那30%土著参与股权的延续,让人不能理解,为何一个欣欣向荣的国家所占多数的民族,却要从少数民族的饭碗里掏吃。全世界只有多数民族的掌权者协助各种族,而我国却实施多数民族的政权持续不断享有特定的优惠。


可以这么推断,当醒觉的马来知识份子主张自尊自重,放弃经济拐杖的扶助成为近年来自力更生的趋势时,纳吉还是受到巫统保守派的牵制,未能放手改革。30%股权是政治考量凌驾在国家的长远利益之上。马来人未必能从30%受惠,但国家前进的步伐却因此麻痹。


为马来人量身度造的经济政策已强硬实施近四十年,但是,马来企业家的窜起,在主要商业领域各领风骚已是风光十足,但有关方面仍然以片面的数据宣称还未达到指标,与华社的经济专才的调研结果各执一词。


用一个最简单的实例说明:在六十年代,巫统领袖需要马华和华人头家资助他们的政治活动经费,但是,新经济政策己使淫侵在权力高位的巫统领袖脱胎换骨,今天,华人头家个个都得仰人鼻息,谁不攀上巫统的脉络,谁就郁郁寡欢。


有人认为,马来人仍处於贫困的原因,关毽在於庞大的财富集中在少数的一小撮财阀手中,这些人从政府手中取得发展计划的工程合约,富上加富,而多数马来人却沾不上边,他们只能从优惠政策中享有所谓的特权,诸如就业、教育或贷款等等,但这些利益只是给马来人解渴,未能确保经济地位相应提升,因为马来财阀与政府之间的朋党关系牢不可破,多数马来人没有同沾惠益。


这就是为什么马来人於近年来对巫统若即若离的因素,如果绝大多数的马来人分享经济拐杖,他们就不会转而投向公正党和回教党。


人民对政府的计划难免将信将疑。在位22年之久的前首相敦马哈迪曾提出响彻云霄的2020年我国成为先进国的宏愿,但是,先从我国各大城市的建设和基本设施扫一眼,根本与先进国的基本条件相去甚远。在科技爆炸的今天,我国的网络宽频覆盖率只有36%,先进到什么程度,画公仔还需画出肠吗?


纳吉开了一张每年38550令吉的支票,预估未来数年后,我国人均收入是高幅度的国家。试想想,政府连最低的薪金制也不敢拟定,多少人敢奢望拿到更高的年均收入?国家凭什么经济发展效益来达到高入息呢?


政府期望私人企业界与外资的投入达到这个目标几乎是痴心梦想。过去的经验让非土著厂商宁可大步走到国外发展,对国内的投资则按兵不动。因为商家一旦要大展鸿图,就得预备本身累积的心血成就,奉以30%股权与人分享。


同样的,外资环顾东盟各国,还没有见过30%股权强制"礼让"的例子,这就是我国长期的投资败弊,其他国家如泰国、印尼、越南等都具备更好的投资环境和条件。大马仍陶醉在自我的政策,恰如七月半的鸭子不知死活。


近年来,已有数十万名的专才怀才不遇,在我国偏颇的制度下移民外国,政府有意诱之以利,提供人才回流的优渥条件,但是,过去吸引科学人才的计划,十只手指还算不完有多少人回归,今后能否改观,胥视政府的努力程度,但是,肯定难有乐观的局面。


国家的领袖仍然在原本的政治生态原地踏步,相距长堤之隔的新加坡的繁华已把大马抛离,独步领先。印尼和泰国励精图治也令大马开始望尘莫及。但是,我国仍然在大马无所不能的口号下亢奋和陶醉。如果纳吉不从大马转型、新经济模式和第十个大马计划再作斟酌和研讨实践力度,人民难有乐观的前景。


风云时报 14-6-2010

2 comments:

维雄 said...

这样下去,2019年肯定破产,但无关津贴。

Anonymous said...

那么看来,不需再问阿贵咱们的前景啦!就干脆数一数公元2019年还有多远?噢,啊啦的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