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une 2010

合法赌球合理摧残华社

爱胜阁雄心勃勃计划於9月开跑的赌球合法化已遭受民联三个州政府想方设法从旁杀出拦截。爱胜阁要在槟城、雪兰莪和吉打开业,面对不获营业执照的制肘,使中央政府发出的赌博执照能罩住的力量,在这三个州半身瘫痪,无法得心应手。


向来低调的多多博彩老板陈志远知情不妙,表示将提呈上诉书,即刻被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和雪州行政议员郭素心严以回拒,认为此举也无法动摇民联反对赌球合法化的决定。吉打州务大臣阿兹然斩钉截铁,不想与陈志远见面对话。


即使陈志远拱出5.25亿令吉充作"更好的马来西亚"基金,充作慈善用途动之以利,也无法令华社展开笑颜。因为这5亿令吉犹如染毒的糖衣,为赌球合法化打开这扇门,将对华社引进难以估计的毒流,易放难收。


由於社会反弹声浪极大,首相纳吉改了口风,表明尚未发出执照,目前处於聆听民众意见阶段,使到陈志远言之凿凿拥有执照的说法产生诸多疑窦,益形复杂,赌球合法化会否悬崖勒马,备受关注。


一些人认为,合法赌球将可打击放高利贷的大耳窿衍生众多的社会暴力和罪案。陈志远就持有这种高见,为合法赌球找藉口。事实上,过去嗜赌的男女借贷者,未必是因赌球向大耳窿举债,不少人是在合法和地下赌场跟大耳窿结下孽障。


如果以赌球必须是现金交易,那么,赌球也同样可向大耳窿借钱用以投注。事实上,当赌徒沉迷於任何赌博,一旦缺乏现金,大耳窿就是他们解瘾翻本的上帝,直到没钱支付债款时,上帝就变成吸血魔鬼。如果以为赌球合法化能令民众与大耳窿断绝关系,这是天真无知的想法。


现今,非法赌球只属於小众,一旦合法化就是大众的事。由於地下赌球有赊账或借贷的利便,原有的赌球群体还是在本身的圈子原地踏步。赌球合法化只将吸收新的赌民,特别是给年轻的一辈开拓了迷途。


政府严禁回教徒赌球,於此,具有赌博血液的华人就成了十赌九输的受众,长此下去,整个华社就会给赌球、万字票、赛马、云顶赌场和形形色色的地下赌场等逐渐吞噬,更多华裔子弟将因此受害,华社无形中惨遭蹂躏。


每年数以百亿计的赌博税金由华社"贡献"国库,却没有回流到华社权益诉求中的项目。陈志远的五亿慈善金或许要买断华社的口诛笔伐,慈善基金只是虚伪的手段,却是华社长期的祸根。


中国报专栏<放眼江湖> 10-6-2010

3 comments: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前辈说得对,谁说合法赌球就不会造成债台高筑?
一位常常赌球的朋友告诉我,他通常向非法“扑基”下注,不会下得太大,因为怕这些非法的扑基走佬。

他更说,将来有了合法的赌球投注公司,他就可以敢敢“去马”咯。。

如果他的看法,是代表某一些人的话,那表示可能有些人就如前辈所讲的,向大耳窿借来一大笔钱,狠狠的下注,因为合法公司,不怕他走佬,所以赌得更大更凶。
死得更难看!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慈善基金有是哪儿来的呢?羊毛出在羊身上,把华人当成财神爷了。

Anonymous said...

赌球合法化将在六七年内把全民一举弄破产。可想到其连累性是不止于赌徒嘞!
嘿嘿,早过2019的国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