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June 2010

统制品执照之争孰弱孰强?

行使权威过於急切的贸消部长依斯迈沙比利身陷众怒难犯的窘境。他乾坤独断要杂货零售商申办售卖统制品糖、油和面粉的执照,已处在进退两难,不利於协商的地位。


这位部长向反对声浪左右开弓,挑战杂货商"如果不赚钱可以不卖",结果这句话成为大马杂货商紧咬不放的话柄,宣称若贸消部不撤消执照的决定,全国二万杂货商将以罢卖回应沙比利的口出狂言。如今,即使部长放软身段,取消区区10令吉的执照费,用以安抚业者"降服"在申办执照的框架里,以挽回本身的威信,但事情的发展己变成不是收费的问题,业者对实施执照坚决不予呼应,打算抗拒到底。


依斯迈沙比利在这课题上节外生枝,也与马华有口舌之战,狠批替杂货商说项的马华为了应就华社的声音逞英雄,如此一来,使到这问题没有转缓余地。马华被逼与杂货商并肩作战,矛头直指依斯迈沙比利。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回应,贸消部独断专行,不符合"以民为主,重视民意"的精神。总秘书江作汉则认为,当局仓促要实施执照,根本是闭门造车,本末倒植,让人民无可适从。不过,依斯迈沙比利则说,马华部长并没有在内阁陈述民情,反对统制品实施执照制,看来,马华还亏欠民众一个交代。


白糖的边境走私活动,其猖獗情况从未消停。这主要落在执法当局管制不严,或许也有执法上"让路"的弊端,使走私成为传统的边境商业文化。如果边境的枪械、毒品可以源源不绝流通,那么,统制食品在只眼开只眼闭的疏通下,更容易畅通无阻并不稀奇。


根据贸消部长的说法,这类卷涉走私的不法商家只占1%。问题是,1%的商家违规犯法,就拖累99%的杂货商必须申请销售执照,同时他们必须填写这些统制品的流向。显然的,这是对绝大多数的商家间接惩处,这就是杂货商深感多此一举,愤而抗拒执照措施的因由所在。


实际上,贸消部应该着手处理走私问题。把解决走私的手段转嫁、延伸到与走私沾不上边的99%商家,等於隔靴搔痒,根本不是对症下药。或许,由於杂货商当前两万名会员来自华社,会让贸消部长产生错觉,以为华商拥兵自重与政府的施政对着干,事实上,目前在乡镇地区也普遍有马来人和印度人从事零售杂货行业,因此,这项争论,不应扭曲为种族性质的诉求。


杂货商联合总会能否在扬言於616日起罢卖的威胁上使贸消部长改弦易辙,将是公众瞩目所在。对民众而言,政府三不五时,朝令夕改的措施,如果民间的力量能让政府高官蒙受挫折,确实有点官逼民反的胜利快感,成为社会大众荣耀的满足心理。


像不久前交通部打算把交通违规的传票从300令吉提高到1000令吉,很快在讨伐声中收回成命。因此,政府若没有设身处地关怀民瘼,聆听公众意见就颁发行政命令,那么,类似上述的对峙关系将会不断涌现,政府将自讨苦吃,威信大受损折。


星洲日报<言路> 8-6-10

2 comments: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太对了。
大马猪头政府的问题,就是从来没有花时间去研究一个解决事情的方案,没有深思熟虑,
随便提出,在被人狂屌以后,就匆匆改变主义。
这次对杂货商,结果应该一样,因为今天,选票是国阵最重要的考量点。

看看鳄鱼陈的执照就知道了。

raybanoutlet001 said...

michael kors outlet
coach outlet
michael kors uk
michael kors outlet online
nike factory outlet
ugg boots
ugg outlet
jerseys wholesale
valentino outlet
nike free 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