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June 2010

公正党人变节血统

公正党退跳风潮暂时止痛停血,但是,没有人可预料,是否还有国、州议员随时会变成政治青蛙。


过去的退党前奏,有些是暗中被收买;有些是事前刻意大发伟论与党领袖意见发生严重分岐,藉故退党,因为党内没得捞;有些是试图占享党内的政治资源,在执政的州属谋求丰厚利益的职位,一旦被拒绝就恼羞成怒,以退党泄恨,当然,有些人事先也跟国阵打招呼,成了独立议员则心倾国阵。


由於行动党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严厉把关,撇清朋党色彩,公正党议员想沾甜头门都没有,这些一心以为是YB就可予取予夺,手到擒来的议员,与行动党逐渐格格不入是可以预估的。有人揭露,因赌博满身债务的议员,想坐上月薪丰厚的位子,或是得到工程合约,用执政州政府的官禄来解救自己的困境,但事与愿违,就索性退党。


即使由公正党卡立依不拉欣担任雪兰莪州务大臣也一刻不得闲,面对索求无度的政治资源分配。据说,这个州属政治资源广布,有1000个官联公司的职位可以让人分享清福。但是,卡立为免投鼠忌器,不敢轻易给公正党人去耀武扬威,这就导致了想当个清白大臣的卡立两头不到岸,民联另外两党以为他用官联公司养公正党人,公正党内部又批评他不够义气,没有全面照顾自己人。


卡立是半路出家的从政者,以他的商业历练当然缺乏政治圆融和考虑,得罪党内人士在所难免,有人认为他的大臣势力会跨掉,是因为不懂得做人。


这类不满已在最近的公正党大会发出愤慨之声,党员要他分配政治资源,让这些糖果买下悠悠之口。


公正党的政治血统来自安华,安华的政治血统来自巫统。巫统的血统,基因含有朋党挂钩、政商暗结的贪腐,(在位22年的前首相敦马承认巫统的权位是用金钱堆砌的)於此,这间接造就想靠拢安华的人都想在公正党内复制巫统的金钱政治,使本身的荣华富贵一锤定音,所以,民联三党之中,公正党从308窜升的政治暴发户议员,变节频仍皆因急功近利,根本与政治斗争路线扯不上关系。


中国报专栏<放眼江湖> 3-6-2010

2 comments:

维雄 said...

改革真的需要时间,现在我终于认同了。

xuezheng said...

羅馬城是一天就建好的,拍張相片就可。要改革其實不用很久,只要一個念頭,剎那間就可以看到美麗的馬來西亞。相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