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June 2010

蔡添强处在2000令吉生死线

蔡添强因咬警被改判罚款2000令吉或入狱两个月,已成为政治数学题。


2000令吉罚款处在生死一线间,法律规定,被罚少过2000令吉才能免被取消国会议员资格,那么,刚刚好的2000令吉是否刚刚达到被褫夺议员资格的门槛,引起了争议。


资深律师卡巴星以其经验诠释,2000令吉等同达到被取消资格的线上,主张蔡添强把握14天期限的上诉时机,否则巴都区必须面对举行补选。其他法律人士也有同样的观点,认为2000令吉等於超过2000令吉。目前,这课题的歧见,法律界认为蔡失去议员资格的占多数。


行动党的范俊登在197012月出版的第二期《火箭报》刊登一篇行动党槟城州主席黄基识的演讲词,结果遭政府以《煽动法令》对付。范俊登与黄基识在同年511日被吉隆坡高庭宣判罪名成立,罚款2000令吉或入狱6个月,他因此失去议员资格。


不过,蔡添强仍然坚持本身没有丧失资格,因为法官判决时补充,不想看到劳民伤财的补选才改判罚款2000令吉。问题就在2000令吉,如果罚款是1999.99,少了一分钱就毫无疑义仍然可以当议员。再一个问题是,法官的个人意愿,对法律作另一番注解和附带与法律相悖的条件而受到遵从,也成了日后的辩义。因为选委会或国会仍可引据罚款2000令吉决定蔡添强的去留。


国会副议长旺祖乃迪建议蔡添强选择坐牢2个月,以消弭争议。这个观点也非十拿九稳可以让蔡添强安枕无忧,判决的罚款2000令吉或坐牢两个月,<或>这个词,是相对的刑罚。通常,无法缴交罚款则选择坐牢,坐牢也与2000令吉可以相提并论。有关当局仍然可以引据书面判词的2000令吉悬空议席举行补选。


蔡添强执意不再上诉,愿意面对前路未卜的后果,但是,最新的发展是,他要与律师研究是否上诉,表明只是对咬警不认罪讨回清白,无关捍卫议员资格,这种话,也只有政治人物讲得毫不汗颜。虽然,补选被看好仍由民联如囊中取物,但蔡添强五年内不可参选。


这个数学题如何诠释,将决定巴都区是否有一场补选。在过去,由於法律判决失去议员资格的反对党人,都能在补选中过关斩将。上次与蔡添强对垒的民政党林时彬正磨刀霍霍,准备在补选战中展开厮杀,看来,二连败的机率较高。

3 comments:

丘仲尼 said...

林放兄,上届308大选与蔡添强在巴都国席对垒的是林敬益的公子民青团长林时彬,并非前马华士乃区国会议员兼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林时清,林时清在308大选已让出士乃选区给总会长黄家定,退出政坛。谢谢!

林放 Lim Fang said...

文正兄,
笔误,已即时改正,谢谢。

happy 123 said...

nike zoom
air jordan
adidas superstar
nike zoom running shoe
cheap jordans
longchamp outlet
jordan shoes
adidas nmd
curry 3
van cleef arp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