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May 2010

南洋报变何以殇悼?

南洋商报528报殇似是而非在一个殇字。殇是多义字,意指死亡或悲伤。


心殇:即非常伤心,快要死的感觉。


殇逝:为逝去的东西而伤心 。殇子,未成年而死的人。


殇亡:横死,非正常死亡


殇魂:为国牺牲死于战场的人。


死在外面的人战死者 ,<无主之鬼谓之殇。>《小尔雅》。


禁迁葬者与嫁殇者。<周礼·媒氏>。谓嫁死人也。今时娶会是也。


投躯报明主,身死为国殇。――鲍照《代出自蓟北门行》


殇,指还没产生就已经死亡的意思,既爱情在产生之前就已经结束。


殇为死之意,情殇有悲剧结尾的爱情,感情受到挫折的意思。


为纪念20085121428分,在中国四川省汶川大地震中死难者,中国定于每年的519日至21日为国殇哀悼日。

  

南洋商报於2001528日被马华收购,报殇的哀号每年都有重复的讣告追击南洋"卖身"的论述,采用言过其实的"报殇",它的悲情有助於唤起华社的关注,对那些每年祭出报殇的报人,也能表现自己的气节如何凛凛然从容就义,特别是一小撮在528利益名位受到挫败的人。


使用报殇这个字眼,能产生"集体无意识",让听闻者有从众的羊群心理,就是对所论述的事件,追随这见解而起哄。


无可否认,"报殇"之鸣,确实达到罢买南洋商报的效果。这份销量曾位居榜首的大报转盈为亏,过去年终花红3-4个月薪金的辉煌时代已转为黯淡。


事隔多年,南洋商报被收购的始作俑者马华还是如如不动,但发动杯葛南洋的运动,最终受害者却是新一辈的新闻从业员,他们在凄苦的环境挣扎求存,为2001年的报变历史背袱着莫名的枷锁。


近数年,网络媒体如当今大马或力主公正持平的评论人,都与"报殇"这字眼撇清,各自解读,改以中性的字词"报变"来评述528,不过,如果把报殇硬拗说成"感伤"的表述,那么,网络媒体"透视大马"总编辑林伟强已给南洋设了牌位,因为他白纸黑字宣称528是报殇的"悼念"日,也就是判定南洋商报早已死亡。


他认为528时间不能改变的历史,但他本身却扭曲了历史的轨迹。历史往往就因为怀着仇情怨结的人危言耸听而变质。报变成了报殇,纪念变成了悼念,一字之差足以颠倒是非黑白。


这就是528报殇名不正言不顺,语无伦次的力证。反观新明日报於199526日遭巫统撑腰的新海峡时报活埋关闭,报殇的含悲量绝对比尚且存在、正常出版的南洋商报更贴切,反映那时期铁一般的事迹。


那时代,通报和建国日报也因劳资纠纷或投资者撤退资金先后倒闭,生计受影响者数以千计。如果有报"殇",新明日报、通报和建国日报死於非命,那才是报殇,南洋商报只是报变。纠正这种误差,绝非否定528的事实,而是唤醒人们正视近代华文报业的兴衰存殁,切莫选择性、片面解读华文报的困境,而应全面、公平、公正道出事实。


林伟强多年来对南洋商报528"报殇"克尽孝道,祭祖似的"讣告"重述单方面的历史,看来,也只有经过斗争而失意的人才如此执著,活像一个深闺怨妇自怨自艾。


528日,一场“528不剪之夜528媒体行动组织、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独立新闻中心和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所发动举办,阐述媒体受到政府制肘和删剪,新闻自由如何荒谬地被扼杀。


此项活动意在公告当晚约300人出席的宣扬会,关注电视制作人黄义忠和周泽南的节目受到政治干预、腰斩和逼害,同时也纪念南详报变9周年被马华入侵。这类活动具有正面价值,尤其是揭示新闻自由不断遭受贱踏,提出有力的证据。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在528南洋报变之后,那些曾经为报章完整性、独立自主而呐喊的南洋商报或中国报的前新闻从业员却不见踪影,尤其是目前转战网络媒体的义士孝子,只弹唱一家之言,沦为发"殇"写讣的闲手,用以抚慰日渐远去的历史阵痛。


明年是南洋商报报变十周年,不知道林伟强会朗诵报殇悼念,还是报变纪念?


风云时报 31-5-2010

2 comments:

蔡长璜 (Chai Chang Hwang) said...

坐惯了冷气房,那些家伙才懒得出门。
况且,还要他/她们屈身于偌小的空间里,跟众人一般席地而坐,推挤,流汗,更加要不得啦!

Anonymous said...

Hello MCA, let see what Gerakan ("Dr" my foot) said about this. Taken from Malaysiakini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33203

丁$南(左图)不忘替巫$辩护说,巫$的贪污指数高,在宗教种族课题也甚为极端,但该党党章奉行民主,相当中庸。

WHAT THE FUXK. What say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