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May 2010

岂能不政治化?

事实说明,警方近期犯众憎,面对各方舆论讨伐并非偏颇之论。15岁马来少年阿米奴被巡警枪毙的真相初现乍露,一名警察伍长已被提控误杀,这与案发后被描述的案情有很大落差,当时,警方以死者倒退汽车袭警,作为自卫性开枪还击的理由,同时,宣称这名少年车内藏有巴冷刀,是一名掠夺匪徒。但是,经过证人的供述,警方的说词迹近抹黑无中生有,当下巡警遭检控误杀,等於舆论压力之下,当局因应时局,把先前被诛杀的匪徒变成无辜的误杀,无异是要堵住公众的悠悠之口,以免警队的声望和形象继续滑落。


近年来,警方扑灭罪恶昭彰的悍匪,多数是包剿情况下,自言由於匪徒开枪,警队还火,最终把这些犯案累累的强盗送进鬼门关。虽然一些被歼灭者的家属事后喊冤说枉,但都没有寻找到公义的突破口,事件就不了了之。


阿米奴的命案显然是沿袭一路来警杀匪的案情和桥段解释警方开枪的合理性,但是,死者以15岁之龄,"何恶何能"与掠夺匪挂钩成了今次命案的疑惑,即使警方说他车内藏刀,也是案发后的"发现",还不足以构成当时枪杀的理由,尤其是死者没有亮过刀,直接威胁警员的生命安全。


可以预料,即使有巡警背上误杀的控状,但这个典型的枪杀案不会在短期内划上休止符。阿米奴的家人穷追猛打,要警方对死者乱套罪名道歉,以让死者及家属讨回清白。


在我国,高官显要对错失道歉向来不是他们的美德,也不是受到崇尚的传统。因此,纵然国内常发生政府的疏忽、弊端等等有损公众利益的问题,官爷们都精於营钻千百种理由自我开脱,把大事化於无形。正因为问责制度没有严厉监督受到推行,加上偏袒庇护一面倒,民众对政府总是保留他们的信心,动彻就要求设立皇家的、独立的调查委员会检验事实真相。


政府高官经常把轰动的事件,警告公众切莫把有关课题"政治化",事实是,如果饱受冤屈的民众以一己之力难有舆论的援助,似乎只有向政党申诉不平才能达到重视、纠正、平反的目的和效果,人民把问题政治化,因为政治有时刻意遗弃了弱者,没有做到关怀,他们岂能不政治化?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六日谭 14-5-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