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May 2010

高官助长警察跋扈的焰气

遭警方击毙的15岁少年阿米奴拉昔的命案急转直下,一名涉案的警察伍长仄奈苏比被提控误杀,否认有罪后由人以一万令吉保外候审。


显然的,警方已难以自圆其说,把阿米奴被枪毙说成自卫性开枪。


警方在舆论尚未消减之前提控同侪,起码可以止住各方面的悠悠之口。由副内政部长率领的独立调查组刚刚起步,监督调查真相和使案情透明化於此被废掉文功武略,因为带上法庭的案件不能再加以评述,因此,内情也就打住。


大马皇家警察的警徽中间有个老虎头,按照华人堪舆之论是犯太岁,因为对警方接踵而来的负面评议实在难以招架。芙蓉有18岁少年拒警截查,被警员开枪射中腰部,人人都庆幸他没有一命呜呼,否则将与阿米奴的命案挂钩并论,又将有人给人民吐出的口水淹死。所幸,森州总警长有前车之鉴,果断地对涉案警员停职查办,才即时了结舆论的讨伐。


警察这个纪律部队可以说长期累积了骄纵的态度而形成教导无方。由於犯错的警员在官官相护下受到包庇,使到一小撮员警离轨脱序。上周,蕉赖一名警员分别要求两名女性脱衣服摆性感和开大腿,作为不对她们超速驾驶发出传票的代价,使警察的声望和形象有大大恶感。


由於近期的怒吼声浪对准警队,内政部和警方有了错误的思考方向,他们认为如果警员因公殉职就没人同情,反之,阿米奴的命案却使警队被妖魔化。言下之意,如不幸打死无辜公众,大家就不必作出激烈反应,因为警察牺牲了,有民众偶尔陪送生命,应该处变不惊。正由於管理警队的头头,处处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就助长了一些员警跋扈的焰气。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