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May 2010

新闻自由天天等日日问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

世界新闻自由日其实不是胜利的庆典。这一天是要重复提醒从业员坚守已责,继续捍卫和维护新闻自由的完整性。正由於新闻自由仍然披荆带棘,朝这个目标的前路仍有虎狼当道,新闻从业员更需提振无畏无惧的精神去实践这份理想。


这一天也让民众苏醒记忆,每年有数以千计的记者在战场前线牺牲性命;在受到打压制的国度,一些新闻从业员指陈暴政的狞狰面目,或是深入腹地勇敢揭发社会时弊,有得惨遭杀害,有的身系牢狱之灾。广义而言,那些为民主、自由和人权奋斗的志士,也应归纳在新闻自由战域的范畴,让他们分享这份荣誉。


《世界人权宣言》规定,"人人享有的见解自由和言论自由权,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宣言虽然举世认同,但个别国家的统治阶层都阴奉阳违,各行其是制定法令和动用高压行政权箝制、干预新闻自由。通过"灭绝"不利执政者的言论、剥夺人民的知情权来粉饰太平。


实质上,捍卫和传扬新闻自由,利益也延伸到民众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进而保障更广泛层面的人权养份得以舒展广泽。


大马的新闻自由处在欲纵还擒的状态,主要是民营的报章仍然束缚在印刷法令和每年必须仰赖政府鼻息的准证更新。新闻媒体无不战战兢兢自我过滤那些深怕得罪政府的新闻和评论。在犹如走钢线的危机意识中,揣摩当权者的喜怒哀乐成为办报者专业中必须培养的天资,以免辛苦经营的民营媒体,毁於关闭的恶惩或暂时停刊的教训。在这种无形的压力审时度势下,新闻自由通常是划地自限,明哲保身。


执政者多数仍残存一种迂腐的观念,以为控制平面或电子媒体的新闻,足以影响群众的取向以达到巩固政权和长治久安的目的。随着信息日益多样化,人民可通过更多管道搜寻资讯,对已被标签为"政府喉舌"或受到制肘的报章的新闻"自由"营养深感贫乏,转而对近年来旺火朝天的网络媒体推心置腹。


国阵政府於2008年大选横遭政治海啸的袭击,正因为忽略了网络媒体的渗透力度。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於2006年世界新闻日早就预言:"部落客等参与式媒体正成为主流媒体报道的补充。",这说明了,当今的新闻范围已不再局限由主流报章发挥影响力;取而替之的是,人们宁可相信不受政府时刻监督管控的网媒,可以享有不受约束的"新闻自由"所提供的正确资讯。虽然网媒的报导和评述未必精准到位或是可能造假,但是,却能取代他们存有怀疑在先的政府管制的报章。这种掌握新闻资讯改了跑道,是执政者始料莫及的。


全球的急速步伐促进了一个自由、多元、独立和专业媒体的形成,因此这一权利的重要意义从未像现在这样明显。可以预料,随着新生代心倾网络的资讯,报章必须实行更宽广的新闻自由,才能立足於商业现实。任何政府若仍迷信控制传统新闻媒体就等同对政权手到擒来,这个时代己走入历史。


安南指出,新闻从业者应当负责任地行使新闻自由的权利。媒体不应成为煽动或侮辱的工具,不应成为散布仇恨的工具负责任的审慎报道与新闻自由应该是并行不悖的。


马来西亚的多元化特殊社会结构,新闻自由近年来变为一种为族群制造怨恨、猜忌的利器。某些报章除了要为政治服务之外,也站在本身族群权益的对立面与他族论长计短,使种族关系频现紧张。不过,这种叫嚣式的报导所呈现的滥用新闻自由,他们实际上是透支读者的信任,久而久之,就会失去其影响力的市场,对幕后操盘者一无是处。


可以预料,政府对媒体新闻自由的制约,将是作茧自缚,面对网媒的进击,管制也逐渐力不从心,政府若高瞻远瞩,则必须见容平面媒体发挥更广阔的新闻自由空间,让肩负责任的媒体绽放社会的荣光。


星洲日报 言路 3-5-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