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May 2010

528报殇似是而非

以南洋商报被收购为命题的"528报殇"已藉势藉端哭丧多年,仿佛只有这些"义士"最关怀华文报的新闻主权完整和正当性、,但认真考究起来,当今的势头,只是对历史有选择性的的批判和宣泄情绪,因为这些人之中,与当年报业集团有藕断丝连的积怨,因为懂得舞文弄墨,每年都有"凭吊"文章和动作。


199526日,新明日报被最大股权的新海峡时报集团以亏损为由关闭,那才是不折不扣的报殇。一份曾经在鼎盛时期,报份销量坐亚望冠的华文报却被具有官方背景的出版机构活生生掐死,即使有人意欲接管,也宁可把出版准证交回给政府。那时,只换来华社噤若寒蝉的冷寞,类如今日为"528报殇"叫嚣志士,那时视若无睹,麻木不仁。同样是华文报章,际遇截然迥异。


新明日报股权曾落入马华陈群川之手而转售予新海峡时报,但是,当时并未触动所谓报殇的哀鸣,没有人为华社文化堡垒的尊严而战,因为她很快走入历史坟墓,缺乏扭转和炒作的条件,而目前仍照常出版的南洋商报是活靶,就成可以鞑伐、发挥的课题。


"已故"新明日报的"未亡人"有近百同事每年相约聚餐,珍缘惜情,但是,目前剩下数十之众,有些转业失联,有些年华老去。香港明报由武侠小说名家金庸(查良镛)创办,新加坡斧标驱风油药商梁润之创办新生日报,两份报章合名为一,於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推展新明日报。后来因为外国人报章持股权受到严制,於是逐步辗转由本国人收购,延续为华社效劳的使命。


新明日报以报导社会新闻和副刊取胜,被定位为小报。但小报对普罗大众有一定的影响力,这也许是陈群川和新海峡时报先后入主的原因。当这份报纸进入新海峡时报时,就被标签为马来人控制的华文报而被点了死穴,这就是新明日报寿终正寝的因由。


但是,当时的华社或社会运动人士都没有今天的醒觉,对商业行为的收购视为平常。新明日报、通报、建国日报等都纷纷因各种售购因素和经营苦困中关闭,却没有掀起拯救华文报业的浪潮。对有切肤之痛的新明日报"遗孤",那段历史令人有不堪回首之叹,同样会深深感受528报殇是如何地矫枉过正,无病呻吟。南洋商报已成为一小撮人每年按时祭出新闻自由旗号来哗众取宠,而这些呼声也将加速报章日渐趋弱,而他们不考虑报章面对的困境和后果。如果他们掏出心肝为媒体独立自主呐喊,就应翻查检阅华文报章的近代历史的辛酸,而不是专挑软柿子来满足自己的口味,哭叫似是而非的报殇。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8-5-2010

9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林放大哥,你好。
谢谢分享报业的真实来龙去脉及真相。
祝福你假期愉快,安康。

大米 said...

雖然某些人會大肆抨擊您的看法,但是您這篇寫得真一針見血,不受看的人會很不悅很痛。新聞自由的定義本來就很模糊。

南洋的末落不在于收购,而在于没有自我发奋图强,新闻写得不用心,不要归咎读者的离弃,也別歸咎於528。新明是被活生生掐死了,沒話可說;但南洋可還好端端活著啊!活著也沒有發奮的力量,真叫我這個每天風雨不改看它的讀者情何以堪?

Anonymous said...

网络时代,谁再希罕这些向权贵哈腰的喉舌?

Tang said...

这篇文確实很主观,沒有考虑很多因素,包时代背景。

落魄报人 said...

每一种见解都有主观。那里是客观?人家写的是本身的经历,也包括那时代背景。你要"考虑很多因素",难道要叫他附合别人的528报殇来满足你的期待?

不是报人 said...

如果是光明正大的商业买卖,无话可说。

如果是暗地里偷鸡摸狗、又摆出无辜的脸孔说完全没关系,那就有诚信的问题。

林老或许不知,或选择不想知道:当天有马币2千万转手,知道的人的确不多。

丰隆高层 said...

2001年528时候,有九个报人从丰隆集团瓜分了廿百多万,作为认同收购的代价。这些人凭怎么拿钱?又过后站在反收购旗帜下活动,他们的诚信又在那里?

九个报人当中,有我们熟悉的林伟强。

Anonymous said...

有关南洋商报的课题,这里说得过去,不妨参考:
http://newkopitiam.com/forum/viewtopic.php?t=10989

不是报人 said...

丰隆高层:没错,他们是拿了钱。不过请问:他们是为何拿钱?是不是新主给的钱?还是丰隆从交易中得回的南洋报社的储备金支付这些人?

旧东主给遣散费,再反对新主,有问题吗?原来遣散费是遮口费?是不是新主有条件说明拿了遣散费就得禁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