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pril 2010

阿米奴命案重复赵明福坠死的查案手法

15岁少年阿米奴拉昔惨遭警员击毙的跟进调查手法,又再重复赵明福离奇坠楼案件留下的手尾,形同翻版。


赵明福坠死时是以"与人无尤"的自杀角度,未查先断而漠视他的确切致死因由,直到舆论如怒火朝天时,警方才在数天后录取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的口供,而那时的种种相关证据可能流失都无从查究,涉及与赵明福有接触的官员是否事后串证,也成了疑问。


普遍的刑事调查程序常识,警方不可贸贸然按照某一方的说词,就被牵着鼻子跟着别人提供的思路判定赵明福死於自杀。由於警方先入为主,乾手净脚,就错过搜集证据的关键时间点。以一个案例为证,一位中国少年曾在富豪的住宅游泳池"溺毙",但迅速的解剖却发现他的肺部没有溺水时吸积的大量池水,因此与溺毙扯不上关系,过后深入调查才揭发这少年是被殴打致死后,移尸到泳池制造溺毙的假象。


同样的,如果赵明福坠死,立刻封锁现场搜证,对涉嫌反贪官员扣留盘诘,可能及时厘清他的死因,舆论也不致於对当局口诛笔伐不断炮轰。但是,警方并没有确切实施严格的查案程序,疏於展现其专业查案态度,就这么一拖二拉三催四请把案件搞得面目全非,结果需要大阵仗设立验尸庭来抽丝剥茧,即使如此,民众总会感慨证情存有"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疑虑。


现在,轮到"警查警"的阿米奴命案。一个明明被子弹收拾性命的15岁少年,很快被警方界定为"掠夺罪匪"和"车中藏有巴冷刀"标签他"合该致死"的罪名。尤其令人吊诡的剧情是:死者试图倒退汽车袭警,四名警员其中一人开枪射击汽车轮胎自卫,死者的后脑却因此中弹死亡,可真是放屁射伤脚跟。


由於阿米奴要到8月才满15岁,他死於警枪之下,人们就不能等闲视之,也不能把他归纳在过去被警方射杀的有案底的歹徒相提并论。因为不论阿米奴的年纪或案情,都不应构成他成为警枪下亡魂的理据。


由於死人不会说话,公众对警方断断续续,不连贯的说词显得不耐烦,外界对警方的责问连绵不止。严以言之,如果警方秉公处理,卷入这命案的四名巡警应在117逮捕令下"协助调查。但是,他们仍可优哉闲哉被调往内勤工作,这等於说,阿米奴之死并没有任何刑事责任成份,只有警方的内部纪律调查的需要而已。人们对阿米奴之死频喊冤屈时,更应着眼於警方公然地袒护自己人的劣行。


事实上,随着每年平均有40人死於警方枪毙之下,政府有必要实行警外有警的机制,专司调查警方是否有滥用权力、过度使用致命武器以及凌虐嫌犯的问题。


阿米奴的死,又重复赵明福坠死查案时的漏洞百出,当赵案惊涛裂岸时,警方的思路倾向於自杀,阿米奴命案,又出现警方出於自卫动枪的合理性。看来,如果没有员警受到制裁,不平之鸣将把警队的声望拉到谷底,而且也将成为政治课题。


警察总长慕沙哈山遭受舆论轰炸而恼怒,恫言将撤除巡警执行任务,以回击各方的猛烈批评。但是,作为九万名纪律部队之首,他的负气话,等於背叛最高元首对他的委任,违反效忠国家的精神,他或许忘了自已是人民的公仆,享受纳税人给他薪酬福利。尤有进者,他独揽威权向异议者发出的挑衅的言论,等同向2300万各族人民作出治安威胁。警界有慕沙哈山这种傲慢、刚愎自用的首长,难怪警察部队让人吐口水多过赞赏。


风云时报 30-4-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