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April 2010

执法修法粗制滥造

不论施政执法或修改法令,政府朝令夕改的恶习浑然而成为长期病态,从未自我审度以根治,今日之是明日之非的谬论妄举,令人难以适从。


我国一直受到非法外劳流窜的困扰,政府打从十多年前就信誓旦旦,声色俱厉要把这些外劳撵走,但是,总是议而不决,决而不行。有人认为,印尼外来人口久居未离,俨然成为国家的第三大民族,若加大力度整肃,这数目何以与日俱增?


移民厅选择在农历新年扫荡餐馆、小食档的各籍外劳,后由业者斡旋下延押检举行动。但是,已过数月,当时那些狠话都消声匿迹,没有动作,变成唬吓。


多数民众对执法当局的警告当耳边风是经验累积的结果。过去,警方对堆积多时、民众未缴交的交通违规传票罚款,动员登门逮捕,惊恐之下令许多怕事者乖乖交罚。但是,此举一曝十寒没有继续跟进,民众疑虑渐消时,警方又格外开恩,给罚款优惠折扣,吸引人们"自首"。此时,直令那些奉公遵法,一早按传票罚款额缴付者暗叫不值,如果他们延迟缴罚反而省了一笔,依时奉法反而吃了暗亏。


数月前,猪肉售价喊涨,猪农与肉商为各自的利益叫战,势如水火。那时,兽医局立场忽东忽西,宣布容许外国进口冷冻猪肉,以让消费人能有选择购买便宜的猪肉。不过,到今天,当局却"冷冻"他们的计划,只是讲讲而己。


在政府与民众之间,人民若是没有据实按照期限上报正确资讯会受到惩罚。但是,政府部门言而无信,对自己有违民众期望的举措却无需交代和负责,这就养成官僚主义横行霸道,各行其是。


最新出炉的"榜样"就是2010年陆路交通(修正)法案一读后48小时成为绝响走入历史。交通违规罚款从300令吉暴增至1000令吉,立刻引起怨声如雷,政府连忙撤销这法案。


真够逗趣,负责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即时顿悟,1千罚款实在太重;而申办驾驶执照从16岁提高到17岁,对乡镇地区的学生生活影响甚钜,此法令也一并打回原形。身为交通部长的翁诗杰竞然容许官爷们制定如此恶法,事后又赞同撤退,可见得这两位部长若未经过大脑消化,必然与民众的生活实际状况完全脱节,但是,他们对愚不可及的行为,仍能淡然处之,毫无歉疚之意。


政府若延续这种意随心至的荒唐举措,谈什么威信和效率?我国的"法律工厂"若由一知半解的官员粗制滥造贻害民众权益,国阵还能把以民为本,效率为先这调子弹得响吗?

星洲日报专栏 六日谭/纯属主观 26-4-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