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April 2010

国阵阴晴荣辱看乌雪

国阵在乌雪补选中咬着再益依不拉欣"喝酒赌马"的陈年旧事人身攻击,却没料到五十步笑百步,巫统领袖喝酒、在海外足迹赌场也给抖出来,可说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得不偿失。


正如擂台上的拳手,他必须用双手防护头部免被对手的猛击,如果他出拳落空,他就得面对这空隙给对手进攻,国阵显然没有考虑自己是疏於防范的。


原本,进击公正党再益的软肋,国阵深信能使超过半数的马来人回教徒选民对再益有所反感,进而获得选民的青睐。但是,这种言行可能适得其反,因为对一个年少轻狂,如今除弃恶习的候选人不断清算,也违反回教徒的宽谅精神。马来人向来遵奉一句话:当你用一只手指责别人时,不要忘记其它四根手指的方向朝着自已。因此,巫统处心积虑以再益喝酒说事,以当前民智开朗的选民,不致构成重大的杀伤力。


事实上,国阵顾此失彼,华人社会对喝酒赌博这种文化习俗并不在意,以各由天命的心态看待。国阵对再益穷追猛打,除了令马来选民啧有微言之外,也令华、印族群感同身受,难以恭维,尤其是亲巫统煤体以电脑合成的照片,显示再益喝酒和捧着威士忌洋酒给踢爆造假,人们反而同情再益的处境。


首相纳吉将在投票前夕向华社拜票,以拉抬过去支持国阵的偏低的票源。雪州马华主席林祥才自弹自唱后市看起,华裔选票已逐渐回流,这只是一厢情愿的说法,选民的心思绝难通过沿门逐户,嘘寒问暖就揣摩出他们的投票取向。


从党争挣脱出来,马华拟就策略,由中央领袖出动在乌雪21个投票站地区向华人极尽讨好拜票,这种直接打交道方式或许能拢络地方上的感情,但是,选民对政府容许诸多极端言论无的放矢,伤害族群的感情,却是马华无言以对的责难。即使选民申诉久悬未决的地契、地方上的建设和民生问题,也不是马华领袖们可以拍胸膛,一口所能承诺实现的。


纳吉已把乌雪补选当做是上任一年来的公投和重大考验,他认为政府转型计划和新经济模式是否见容於人民,在此一选可看出端倪。尤有进者,马华是否有华社作为后盾,也在这一战役中黑白分明。


严以言之,华社对马华的感情淡薄冷寞,早在2008308大选一览无遗。马华纵有凌云壮志,对华社权益鞠躬尽瘁,还得仰巫统鼻息,而且是处在欲纵还擒的处境。华社从补选经验认为,到处有补选反而能逼使国阵动用资源改善区域性发展或临时抱佛脚,大手笔拨款争取民心,此举更具实惠效益。若没有补选,这些地方往往被置於发展的考量之外,这些糖果岂有不取之理,又何需用选票来感恩?


过去数日,朝野政党重量级领袖都移尊绛贵来到乌雪,个个都是亲民的和颜悦色,次次都是讨伐政敌,期许选民一个伟大的未来。但是,以前偏属保守的选民开始有了转折,根据许子根分析,四十岁以上的选民仍有20%以上支持国阵,但年轻的选民则相对不把国阵放在眼内。


以巫统为主导的国阵,动员马来文报章的护驾及抹黑政敌,自以为制造舆论靠向执政党就能令选民耳濡目染掳获选民的欢心,但是,新一代选民却选择五花八门的电子媒体的讯息作为投票的取向,这一点,巫统是望尘莫及的。


乌雪这第十场补选之后,又有东马诗巫的补选,如果国阵"有幸"连连获胜,可能启示纳吉趁胜追击,布署来届大选。如果与过去补选依样兵败如山倒,那么,国阵不得不自甘雌伏,想方设法采取各种谋略,等待下一轮的时机。如果再益凭其声望不能为公正党保住乌雪这个国会选区的话,那么,公正党的确需要痛定思痛,对整个党的权力结构整肃,才能堂堂正正面对选民。


风云时报 22-4-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