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April 2010

交通贪贿行情上涨

2010年陆路交通(修正)法案,对超速驾驶、双线越车、闯红灯、插位、、车祸、以及在态度行动期间发出的传票的6项违规的传票罚款从现有的300令吉顶限提高到1000令吉。


我国的"法律工厂"向来是增加刑罚来镇慑触犯法律的人。通过传票的罚款额激增,这显示政府的思路和定向,以为用罚钱来阻吓驾驶人士乖乖就范,那就可以解决与日俱增的交通事故。简单来说,就是拿钱解决问题。


实际上,多年来车祸的伤亡多数发生在联邦公路,这些年久失修、未因应车辆流量频密而纠正的道路,一直是车祸黑区,而且死亡者多数是电单车骑士。但是,当局并没有对这些数据对症下药,只一味动员执法来彰显权威,长期存在的祸根仍然对公路使用者产生威胁则搁置不理。


从上述六项罚款看来,双线越车、闯红灯、和插位的违规,它涉及到执法者与驾驶人的直接接触,因为双方可打交道,也就无可避免衍生贪贿的交易。过去五十一百破财消灾已是心照不宣的贿贪"传统",如今1000令吉的罚款压力,只将贿贪的行情上涨到三两百来"搞掂"。若此法令全面落实,躲在隐敝角落,从旁杀出截停车辆的执法人员将越来越愿意献身执法。


过去数月来,各城镇常有深夜飞车失控的死亡惨剧,但是,交警抱持的态度总是死者已矣,未对车祸的因由追根究底,尤其是肇祸司机是否酒后驾驶。假如当局在精细的调查中得到酒驾的结论,那将对其他驾车者有深刻的的警惕作用,但是,我们的交警重点放在处理善后,不把交通教育当作是责任,而是叫人缴款取乐。


在吉隆坡,几乎每个晚上特别是周休时,都有酒精上头的驾驶者,但是,交警鲜少公布这些受到检举的数字。如果你问昨晚的酒友在回家路上是否被截停,遭到受到酒精检测,他们云淡风轻地说:"有。",但通过印有元首肖像的纸钞通关了。


对长期行驶路上的人而言,交通传票的罚款并不能产生阻吓作用,只能认命贪贿的行情有了新的调整。


交通部纵然再有严刑峻法,也不能使国内的车祸率因此下降,因为解决交通事故的木本水源却没有受到重视和改善。当今提高罚款只针对鸡毛蒜皮的违规实施惩罚,公众心领神会的,只是贪贿关系更加频仍,而且是款额提高了,暗自窃笑的是执法者。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2-4-2010

1 comment:

KoZeK said...

那天我在南北高速大道被逮到。。。

交警1:先生你早。
koz:你早,什么事?
交警1:你的车超速。
koz:超速多少?
交警1:121,你要开罚单吗?
koz:我没跑那么快,可以看照片吗?

交警1看我没诚意私下解决,又有很多后续的生意继续开到,把我推给一位更年轻的后辈。(你看我们的警队精神多好,服务社会不忘提携后辈一把,精神的承传。。。。。)

交警2:先生你超速了。
koz:给我看照片。
交警2:没问题,我们有照片,罚款是RM300,要开罚单吗?
koz:那你把罚单与照片寄给我。
交警2:先生,把你的礼申与IC给我。
(去了车后作个样,什么也没抄没写,把礼申与IC还给我)先生,罚单是RM300,你确定要我们寄给你吗?
koz:那你就寄给我吧!

当时我开着新加坡车,给的也是新加坡礼申与IC.你说他能把罚单寄给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