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April 2010

再益喝酒关选民什么事?

国阵在乌雪补选中采取穷凶恶极、不择手段打击公正党的海报宣传着实令人咬牙切齿,因为即使被看成偏帮国阵的警方,也看不下去了,连忙把这些印有讽刺性漫画,改编自好来坞电影海报的电脑合成照片,调侃雪州民联政府、行政议员及核心领袖及时灭火没收。


眼精目企的华文报记者报导:海报最引人注目的照片莫过於一只大猪头在说:"我在雪州有一个家庭"。还有其他恶心的合成"性爱照片,例如安华与行动党顾问林吉祥、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全身赤裸躺在床上,安华与山羊兽交,将安华画成纳粹党的杀人魔希特勒及赌客。


国阵支持者的海报甚至设计:把讲述希魔的电影<无耻混蛋>(Inglorious Bastard) 改成<雪兰莪混蛋>(InSelangor Basstards),角色头衔针对各民联行政议员,例如Elizabeth Porn (黄洁冰被偷拍事件)Khalid Gereja (雪州教堂纵火事件 )Ronnie Ahlong (刘天球被指包庇大耳窿 ) 以及Terasa Cock (辱骂郭素沁为鸡) 。此外,也把人民公正党(PKR)写成 Party Kelentong Rakyat (瞎掰人民党)


这类下三滥的手法打击政敌,正正显示国阵竭尽丑化敌对党来掩饰本身的腐败政绩。一个有信心的执政政府当能用利惠民生的课题感召选民的支持,但他们却以卑夷的手段,试图在民间制造仇恨情绪。以当今人民辨别是非的智能,这类海报适得其反,让选民徒增反感。


这一次,雪州警方眼明手快把上述海报拆除没收,起码可以止住民联的报复性海报的飘扬,如果对上述羞辱性的海报置之不顾,国阵有更多丑陋的事实可以炒作,并浮现在竞选战场。


这场补选虽然出现四角战,但真正的胜负还是落在国阵的卡玛拉纳登(国大党)与民联的再益依不拉欣(公正党)之间的荣辱之战。另两位原本隶属巫统的商人佐汉,和印度国大党的詹德拉叛党自战,将面对开除的命运,而他们能胜出的机率微乎其微,只是陪跑性质,可能丧失按柜金。(上述两位独立候选人於4月19日下午退选)


再益己受到巫统喉舌报前锋报及看来似是受雇佣的网络媒体的攻讦。由电脑合成的照片显示再益想把一瓶洋酒往嘴里灌喝,以激怒马来人回教徒对他没有遵循教义而产生恶感。他们以为乌雪选区超过半数的马来人选民被视为保守,自然具有对再益的杀伤力,国阵正利用再益的软肋攻其不备。


不过,再益毫不避讳坦承曾因年少轻狂,有过喝酒的岁月,而他已向阿拉忏悔,改过自新。最有讽刺意味的是,巫统早就知道再益有喝酒往事,却委任他出任首相署部长专司法律事务,可见得,这种人身攻击是选择时机的因事论人。选民都应该会体谅每个人都有不光彩的往事,如今投票是选出有能力的人为代议士,一个毫无不良嗜好的人未必就是至圣至贤。


乌雪的马来人选民谅不会以再益的喝酒记录用选票来审判他,这只是巫统自以为是,自鸣得意的武器。2008年大选,乌雪选民遗弃国阵而选择公正党为他们的代议士,反映出这个选区的民众已有独立的判断能力,不再像过去近廿年仅吃国阵的老套,如今,意在寻求改变也许成为乌雪选民的新势头。喝酒只是信徒跟他信仰的神之间的事,关选民什么事?


自由今日大马 19-4-2010

2 comments:

MP 1000 said...

以道德枷锁麻痹国人政治意识的竟选手法屡试不鲜,如今更趋向猖狂捏造,可能政棍分析国人素质后,觉得此类炒作市场很大。

望着一群得意洋洋伪道的嘴脸,和抛在一堆的政治课题垃圾,这是政治发展的到退,国家的悲哀。

丘仲尼 said...

再益喝酒,的确是抵触回教刑事法的行为,可以像女名模卡迪卡一样,面对回教法庭严刑惩罚。

同样的,蔡CD通奸无罪(获得老婆原谅),口交却抵触刑法377B条文违反自然性行为,可以像安华先生一样被控上法庭,及面对严刑惩罚。

可惜,再益和蔡CD一样,逃过法网,他们就应该回到自己的组织去面对裁决。蔡CD已经获得901中央代表支持,获判无罪,过后登上总会长宝座称孤做王。

再益是否能够通过其马来族群(回教徒)这一关,中选为国会议员,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