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April 2010

马华沉浸在职衔的虚荣中

马华各州人事职务安排的传染病出现两位受委署理主席,至今吡、彭、雪、直的署理都耍双节棍。雪州在林祥才掌政之下,甘露四溢,除双署理之外,还出现六位副组织秘书,实在够夸张,涉及党务政务的局主任彩旗飘飘,各显艳丽,令人眼花缭乱。


党争过后权力结构重新洗牌,蔡细历"克尽"许诺,以海纳百川来安抚各个派系有安身立命之处,但海纳百川,不择细流也意味着藏污纳垢。为党争遗留下来的整合动作,也必须像熬煎中药般,把各式各样的草药溶於一炉,但从戏谑的语言来说,它也像地下万字票厂的"垃圾桶",把承受不起的赌额放在一堆,由各厂主组成的集团分摊。


这些局,计有:政治局、华团谘询局、一个马来西亚共策局、中小型企业局、国际事务局、教育局、干训局、志工团、工艺科技局、经济局、策略分析与政策研究所、宗教事务局、公共服务及投诉局、消费人事务局、 宣传局、法律局 、国会事务局、农业局 、文化及艺术局、新村事务局、非政府组织联络局 、社会发展及乐龄事务局、青年专才局、特别任务局、消除城市贫穷局、英语党员局、浮罗交怡计划局、终身学习局等等名目。


这些人分别受委为各局正副主任,但是,享有这些名堂的人,只是在名片上多了职衔,绝大多数的所谓局正副主任,真的"局"限在这种名份虚荣,若问他们此"局"有多少成员共襄盛举,为华社权益、民生等课题策谋社会福祉,他们都答不上话来。


马华母体上至中央,下至各州属的的局主任和副手多达二三十个局,此外,两大臂膀马青和妇女组又复制母体模式,也来局局关照,抚慰党内不知算是几流的领袖的自尊心。只要获得这些无厘头、莫名所以的党职,他们就爽到尿失禁,如果分配不到这些虚有其表的职衔,还会惹来一些自以为有"实至名归"本事的党员埋怨和愤恨。这些有职无位的党职确实难有作为,也没有严肃看待设有办事的地方,其实是"流离失所"。正因为它长期以来可以无所作为而又能给自己脸上贴金,它常是党内兵家必争之地。


近年来,举凡主席、秘书、主任令党内埀涎,据说如果跟中国人打交道,中国人惊羡不已,以为共产党之外的马来西亚第一华人最大党,少说上述职衔与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等等中国名流虽不近亦不远,不得不肃然起敬。即使是州的职位,也等同省、市级别的高官达人。


环顾多年来这些局为华社做了些什么事,为党为族群献议或贡献了什么?只有沉默可以解释这一切。这些"局",执事者担任了三年,莫说有什么计划书,就连能沽名钓誉,向媒体发发文告自表关心民瘼的能力也有限。黄家定当总会长时期那句只讲成效不唱高调,的确让这些庸才连唱的能力也废了,此举正让这些人乐得清闲。


去年雪州马华大会,郑典武(部落客阿武叔)用本身的经历要马青交出尊严和自尊心。他以作为"资讯工艺"副主任为例,与正主任双双坐大,却无将无兵。副主任就连马青中委会也没资格出席,如果"主任"并非票选中委或受委中委,也仅仅是列席,没有议论、表决权。


郑典武勾划出马华架势十足,但真正用在为民请愿的课题上,议而不决,决而不行。就以他身为资讯工艺副主任这名堂,他曾代表主任到怡保出席会议,想汇报一下,想征询意见一下,想做点实事一下,那知道连这一下也挤不进议程,会议七嘴八舌就此了结,想放粒屁都得憋在肚里形成胃气腹风。


马华一些党职,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对外摆个架势多少能令小众不可轻视,在党内,这些荣衔是精神上手淫,自已爽就过瘾了。拿个最最明显最最简单的例子,猪肉售价高涨,这些农业局、消费人事务局噤若寒蝉,就可了解他们的水平,其他的若逐一清算,比清朝女性的缠脚布还要长。


风云时报 17-4-2010


7 comments:

丘仲尼 said...

林放大哥,党争别人出钱我出力,论功行赏无鱼虾也好!

消费局、福利局、乐龄局、特别事务局。。。!

捞个局任或副主任空衔身上挂,管它有名无实或无名无实,反在只是在名片上多印几个字,在争取AGONG和SULTAN封衔我领先。

MP 1000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MP 1000 said...

马华封神榜对拿督许月风来说,小巫见大巫,拿来笃人的冷笑话罢了。

野民 said...

更离谱的是有些为了凑足人数阿猫阿狗都填上去。

john said...

got name got money,don care can do or work or not, this is the skill which use by soi lek to make those people who need but cant work keep silence.

jyuno_zen董董 said...

位子要坐,政事不做.争个虚无缥缈的职位,又何苦?

Loh said...

这就是为什么前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没有蔡细历的圆滑,分配些虚有其表的职衔给党内的领袖来安抚各派系中央代表的虚荣心。

翁总为人刚直,树敌不少因而失去了总会长的龙头宝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