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April 2010

砍鸡头和切断手指

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向吉兰丹州务大臣拿督聂阿兹下战书,如果聂阿兹可以证明回教党州政府拨款资助发展的数额多过中央政府,慕尤丁准备砍手指来惩罚自己。


无庸置疑,慕尤丁必定掌握中央政府累积的拨款数额超过丹州政府,才不假思索用切断手指来展显国阵对吉兰丹的发展爱护有加,进而打击州政府。但是,这豪情壮语要用血指来印证所言非虚,却又让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打蛇随棍上,直斥这种断指誓志的言行,给青少年立下不良示范,顶多就以辞职谢罪就够慷慨激昂了。


关於切断手指,过去在黑帮家规的电影中出现过。有的是因为犯错、背叛或自己的行为对组织招惹耻辱而自行砍断手指,以显示用这个惨痛的代价,为自己的过失承担罪责;也有在执行家法时,强行对叛徒切断手指,逐出家门。这类血淋淋的事,在日本黑帮山口组常有这类情形。


去年1014日,中国上海男司机孙中界开车顺路送一陌生人1.5公里,被浦东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认定为非法营运。孙中界百口莫辩,以悲怒的手法砍断手指讨清白,曾轰动一时。


大马华人旧式社会曾盛行,若有人对争执陷於僵局,一时难以说清楚道明白,总是以挑战的方式到神庙砍鸡头发毒誓力证清白为激烈诉求。不过,有"好生之德"者抨击,卷入争端者牺牲无辜的白公鸡也解决不了问题,如果双双都砍鸡头,那到底那一方才清白呢?


随着时迁势移,这类斩鸡头发毒誓的做法,已渐渐步入历史。人们不再迷信用鸡头的鲜血可以替换个人的清白。


慕尤丁面不改容以切断手指向聂阿兹叫阵,即使有十足把握也胜之不武。因为堂堂副揆之尊以中央资源与一州比拼长短,未免有大欺小之嫌。


慕尤丁若嫌弃手指多余,倒不如向华教宣战矢誓,自言中央政府花费的心血和资源扶助华文教育的发展多过华社的努力,这些手指就别具意义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8-4-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