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April 2010

警方滥杀狼性干掉15岁少年

15岁马来少年阿米奴拉昔偷驾姐姐的汽车出外找朋友。警方两辆巡逻车在沙阿南14区试图截查这部车子。一名警员朝阿米奴开枪击毙,警方过后说他是掠夺罪犯,车上搜获巴冷刀佐证,但死者姐姐宣称车里只有雨伞没有刀器,所以,这巴冷刀是否有死者的指纹,或是有栽脏嫁祸者的指纹,科学鉴证可以轻易说清楚。


过去,警方伏击匪徒,例必搜出武器来衬托、合理化他们开枪射杀的动机,而且都是经过鸣枪示警,与匪徒驳火之后,这些人个个"伏诛"。老天很眷顾警员,这些还火的歹徒个个都枪法失准。但也有人怀疑,警方布署缜密,这些人还没察觉陷入警网时,已给乱弹收拾性命。


雪州警察总长卡立说,由於阿米奴倒退汽车准备撞警,其中一位警员被逼开枪击破轮胎,不料其中一枪击中死者(头部),导致他当场死亡。这种解释,等於说,放一粒屁却伤到大腿这么神奇怪诞。人家倒退车要撞你,任何本能都是闪避;嫌犯企图逃走,追捕就是员警的职责,要不然成为警察之前,为什么要接受各种体能训练?


再看看:这四名警员案发后已被调往内勤工作,警方就阿米奴的命案援引刑事法典302(谋杀)条文展开调查。这就奇怪了,倘若警方诛杀罪犯合情合理,怎会反过来调查执法者涉及谋杀?


谁都知道,卷入谋杀的嫌凶都会被扣留查办,但与此案有关的员警只是被调职调查,逍遥自在。民众的经验都明白,莫说草菅人命,即使与人争执互殴致伤案件,都有117扣留查办的条文"侍候"涉案者。很明显,官府人员犯事和平民百姓有案缠身,就有不同的标准,这种案例并不是头一遭。


警方一时难以说清楚,如果阿米奴是携带利器的罪犯,那是枪杀他之后所罗织的罪名罪证,在开枪那杀那,他的身份是空白的。一个15岁的学生只因为无驾驶执照,心虚躲闪警方截查,阴差阳错吃子弹,真是冤哉枉哉。就算是有犯案嫌疑,也不致於要开枪吧?难道警方拥有格杀勿论的特权?


阿米奴61岁的母亲诺希雅请求媒体不要依据警方未查而判,断定他的儿子是罪犯,使到他的亡魂徒增莫名的罪名。这家人伤心欲绝,都不能原谅警方做出的解释,而要当局独立、公正的调查给死者一个清白。


朝野政党不论是否有政治议程,还是为了公义,纷纷主动要介入阿米奴的命案,查个水落石出。舆论高度质疑警方滥杀无辜的同情声浪,逼使内政部长希沙慕丁下令调查。不过,回溯另一宗警方射伤妇女诺丽占的案件,虽调查数月仍无法寻找到罪责谁担,阿米奴命案会否变成无头公案,人们有合理的怀疑。


诺丽占最近千方百计拦截内政部长申冤,正如著名律师哥宾星说,受害者闹到要去国会找内长主持公道,公正好像是要"乞求"的。


15岁的阿米奴被枪毙时,他的友人及时逃脱,他可能成为最有力的证人来指控警员开枪的合理性。不过,也许警方屡屡歼灭匪徒上了瘾、或是能受到庇护而不受到严厉的检举,他们养成有恃无恐的狼性。总之,社会正义之士都得藉助这个案例追究警方嗜杀成性的责任,任何试图包庇、掩盖事实、妨碍司法公正的高官也应被一网打尽。


自由今日大马 28-4-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