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rch 2010

黄家定沉默的暗力不宜出关

解读黄家定"凤还巢",要以强势姿态再回到马华当掌门人,必须研讨当下的文告舆论的背后,其实是精心策划的造势活动。马华逾卅区会像机械人被按动,风起云涌似地拥戴黄家定,跟着有林亚礼咬定非黄家定莫属才能解救马华党争,再加上一些华社领袖和学者同一鼻息,这就是投石问路,假如舆论一片欢呼,那么,昔日以问责文化引退的黄家定就以循众要求的姿态坐拥马华江山。


黄家定对党争自言义不容辞出手,但不意味会染指328的重选,这是留有一手的政治语言,如果他"谨慎考虑"达致有胜算的话,他就会以今日的灯光通明点燃昔日的昏暗岁月,重振旗鼓。如果满打满算,他不足以凭过去的势力,把翁诗杰、蔡细历和廖中莱踏破贺兰山缺,他又能潇洒不混这淌水,回到清者自清的原位。


黄家定领导马华的是非功过,留待历史去评价。但自党争以来,他与林亚礼以及退位的马华元老,都以独善其身不予点评或从中斡旋关怀党争的进展。如果此时他复出时来个"义不容辞",充其量只是"意不容辞"。因为在翁、蔡、廖的三个派系中,他的胞兄黄家泉与廖派站在同一战线,他倾向廖派扶助哥哥和过去的门生的意愿不言而喻,可以预料,此举将把重选变得更为激烈。


倘若黄家定破关而出,加入这场诚信道德的重选之争,那么,他过去引咎退位,如今觊觎党位的动作,又使马华陷入另一个诚信危机,即使他有幸重拾旧山河,也会留下诟病。黄家定会不会典当晚节卷入争权夺势,这是他最大的考量。


如果马华一小撮地方领袖仍怀缅过去,认为除了黄家定就没有其他人可以领导马华,无异是羞辱这个近百万党员的国内二号大党。一年多前,黄家定处在风口浪尖上被党内狂轰,那时却不见有人纠众结群给他"慰留"。如今如发梦呓般的呼唤,可见得这些人的见识和理念随风飘摇。


不容置疑,在正常的党选情况下,黄家定若胸怀方略参选,这是党章赋予他的权利,以抒展政见。如今剩下年余的任期的非时期突然插上一脚,从打得焦头烂额、丑态百出的三个派系中捡便宜或偏帮某派而沾惠获益,即使获选,也是胜之不武。他应把本身的雄心壮志放眼在明年的党选。


打着"还党诚信"的廖中莱终於看到了重选,他责无旁贷必须在总会长的战场上与翁蔡竞逐,由2378中央代表重新检视。如果他假手予人代打,自己退居其他职位的选举,他将是受到万般嘲弄的胆怯领袖,是政治狗熊。


马华三派领袖所拥有的支持率各有千秋,胜者为王的一方绝难独自称霸,因为只有包容整合另两个阵营的人马,才能让马华有整体的容貌。重选,其实是把纷扰多时的党争置之死地而后生,每个派系必须遵从这政治游戏规则。黄家定不宜在这场博弈中加入赌注,因为隐别马华年余,他毕竟是场外沉默的观众。

(当今大马)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只要党员们喜欢,即使要林良实回巢又有何不可。套一句星云法师的话说 “不管上台下台,都應抱持平常心,只有容易下台的人,才有更多機會上台。”看来是林放先生多虑了!

近朱者赤 said...

黄家定未必是最佳人选,却是眼前唯一能够把马华起死回生的人.

我猜黄家定也只会做过渡期的掌门人,绝不恋权.

Anonymous said...

那个喊破喉咙一定要‘重选’的廖中莱,现在机会来了,他竟然自己躲在背后,找人打先锋? 凸凸凸

sushiking said...

黄家定重出江湖肯定是虚招,后面的还不是黄家泉和廖中莱哥俩。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当年还不是重出江湖,想图个古邦巴素的区会主席来当,最后还不是输的落荒而退党。
黄家泉想用弟弟来掩饰而出招,想当总会长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廖中莱更想用十面埋伏这一招,不懂是真天真还是假天真。
家定兄,面是人家给的;架是自己丢的。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