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March 2010

马华乱源:上多求则下交争

汉朝刘安有句话:上多事下多态,上多烦扰下不定,上多求则下交争。这就是马华陷入一片喧闹、混乱不堪的党争写照。


虽然检讨党争用"如果"这个字眼来追溯和检验当初事发时的源头,对现状已造成的"毁不成党"局面无济於事,但是,通过回顾追溯原由和轨迹,将像科学鉴证把乱根挖起,把马华党争的基因进一步解读。


20081018日的党选前,黄家定在汤木等人的救党委员会对他穷追猛打,使到黄家定以308大选马华的落败引咎退位,此举虽可彰显他问政的凛然气节,但事后一厢情愿,嘱意翁诗杰上位和胞兄黄家泉结盟,试图以基层力量暗中操控党务以维护优势,於此埋下今日的祸端。


党争持续年余,如今,在翁、廖的声势不及蔡细历战情告急时,黄家定以义不容辞救党而复出,在乱局中加入总会长竞逐的战围,上层的野心,造成下层苦煞心机,为主子斗个死活。


基於当时策反黄氏皇朝成为主流意识和潮流,受到众星拱月般的翁诗杰以敢怒敢言的形象获得支持,却与黄家泉若即若离地划清界线,以免沾染反黄的霉气。这就造成当时拥有性爱光碟诟议的蔡细历凭着多年耕耘的基层实力,成为署理总会长。使到原本被看好的翁黄组合脱离轨道,中央代表错点鸳鸯的翁、蔡於此掀起日后的斗争。


翁诗杰向来标榜愤怒青年,但进入权力核心并没有调整身为马华大家长应有的风范,为了铲除黄朝的影响力左右中委会,他不惜把竞选落败的黄家泉挤出权力主流,在当家作主之后,也逐步边缘化由中央代表推举的老二蔡细历,以唯我独尊,傲视群伦的姿态坐着马华龙椅。


翁诗杰不留情面,对马华鲜少交往的领袖左右开弓的举措被人们解读为,他二十多年在马华辛劳攀爬饱受打压,以独行侠之姿过关斩将,此时一朝吐气扬眉,撩起他有仇必报的苦闷心结。昔日与他甚少互动的蔡细历,正是他拥有党权可以恣意架空的对象,以表现马华之大,舍我其谁?尤其是,蔡细历仗着基层势力之强,不把他放在眼内,处处顶心顶肺,搞得老翁坐立难安,争端四起。


背负着性光碟枷锁的蔡细历不是省油的灯,对翁诗杰的打压见招斥招,通过媒体互呛,使双方暗斗摆在台面。恼羞成怒的翁诗杰就动用纪律委员会,追究20多个月前的光碟问题,以有损党的形象理由把他开除。虽然舆论的哗然使中委会改为冻结党藉五年,但那时,由陈财和、卢诚国和张日洲掀开双十特大反击翁诗杰的行动已成了开弓没有回头箭,20091010日的双十特大的议决案,使翁、蔡双双折翼。


翁诗杰被投不信任票;恢复党藉却不被复职的蔡细历,两人把这议决案归咎有第三势力从中操纵。基於被投不信任票没有达到三份之二,战前扬言输掉一票就走的翁诗杰食言,把发放此话是因应当时的需要,不必负言责,犹如风过双肩,不曾挂怀,跟着就以"个人毁誉事小,社会期望事大",振振有词死赖不走,面不改容做其总会长。

而蔡细历也引用党章,既恢复党籍就恢复党职,在社团注册局书面阐释之下,顺理成章,继续当署理总会长。


"如果"回想,蔡细历当时党籍和党职都过关,那么,翁诗杰也依然不走,马华的党争又走回翁、蔡继续斗下去的惨烈格局。双十特大信心满满的老翁若知道自己的下场如此狼狈,必然后悔赶尽杀绝。但是,世间并没有后悔药。


就在翁、蔡陷入党职不能自拔的泥淖时,廖中莱与一众中委展开逼宫行动,廖在中委会以强势通过,先占有署理总会长之职,以这个"备位"总会长只要令翁诗杰下台,他就自动成为马华老大。


但是,翁诗杰应变计策是放下身段,一百八十度转变与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蔡细历缔结大团结方案重修关系,连忙找首相纳吉"备案",给纳吉有马华雨过天睛天下太平的印象给予"祝福"。但是,那时廖中莱对党控制权志在必得,已与众中委成了翁、蔡之外的一个派系,三国演义浑然而成。他与追随者雄心勃勃,以为翁蔡会含羞带耻,认命离去,他就是马华理所当然的掌门人。


必须回归原位,蔡细历於双十特大后的第三天发出重选的呼声,翁诗杰於去年1015日的中委会以重选击退当时想坐享其成的廖派。因此,逼宫不果的廖派是最初反对重选,过后就搞"还党诚信"运动,矢志达成非重选不可的颠覆派系。


重选之所以惊涛裂岸,形成华社华团的主流倾向,与翁诗杰的政治手段不无关系。处在众叛亲离的狂怒下,他对所委任的中委和授以党职的叛徒,毫不犹豫地革除。重新委任心腹重新掌控中委会的绝对优势。


自以为受到蔡细历撑腰,他变本加厉,把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和妇女组主席周美芬从会长理事会除名,此举上演了这对"金童玉女"泪洒记者会的戏码,激化了党选的延烧。魏、周在砍蔡期间随伺翁诗杰左右,翁处於劣势时,他两即时四川变脸与老翁划清界线,这是翁诗杰咽不下的一口气,但是,翁狂斩怒杀的报复行为,却加深了党内矛盾,而且也不受党内外舆论所认同。


蔡细历派系对魏、周遭逐事先没有受到谘询啧有烦言,认为会长理事会包容魏、周也无损翁的领导权威,把魏、周逐出会长理事会,等於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廖派在挨打的形势下,只好号召1128召开特大寻求重选议案,但这项被当权派判为非法的大会,据说由巫统介入劝谕以重选解决纷争,廖派临时转调,改为交流会。那时,当权派估计这交流会有五百多名中央代表,而魏家祥被指死人灯笼报大数,他说有1600人参与其盛。若有这股猛势力量,在2378的中央代表中,已超过三份之二的人数,可以拥兵自重,廖派岂甘忍辱雌伏,错失良机?


翁、蔡、廖在国阵上层斡旋下,达致的重选共识,很快就变成"共刺"。急於乱中求胜的廖派自行择日,要在去年十二月或今年一月举行;蔡细历以这期间中央代表忙碌,要在华人农历新年过后的三月举行,而翁诗杰则去得更远,要在十月举行。


虽然廖派十三名票选中委以辞职进逼,但是,与合法解散中委会进行补选需要三份之二的21名中委,还差了8位,使到重选胶着无法解套。廖派三催四请,当权派置若罔闻,任廖派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当权派定三月七日召开常年代表大会,廖派趁势要以重选提案告就重选,但是,老谋深算的蔡细历早已暗渡陈仓与廖派取得默契,於34日拿出镇山之宝的8封辞职信,与廖派的13封信珠联壁合,凑成了21人辞职制造重选的关卡。


蔡细历在翁诗杰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与廖联手,令翁措手莫及。蔡的考量是,若37日由首相纳吉主持开幕礼的大会举行,国阵成员党领袖和华团领袖参与其盛,等於拱托翁诗杰的领导地位,奠定了翁的政治力量。如果此时不出手,等於养虎为患,后悔莫及。


马华党争,票选的31名中委兵分三路,各据一方扰乱2378中央代表。派系领袖之间的利益之争也逐步蔓延到各地基层,也使到辗转年余的党争,令华社华团不忍卒睹,最后关头又杀出水深静流的黄家定要讨回这个龙椅,马华这些领袖的权势争霸战不禁令人摇头叹息。重选后的马华能否再散发昔日的辉煌,还得看来届大选人民用选票来评估和审判。但是,这是不乐观的事。


黄家定复出,看来不是如他所说的,在跑步锻练身体时被人催促他拯救马华,他因此才挺身而出。这种蓄谋多时的回锅政治是有备而来。当然,他可以振振有词畅论有能力团结马华,但也有人置疑,他引咎辞职,退政年余不问党事,如今再战江湖,有失道义,诚信也存有疑问。


马华的战场此时转换旧面孔加入搅局,使到是非恩怨令人的憎恶度更为激烈,让华社百感交集,爱恨难分。这就是汉朝刘安看透的:上多求则下交争!


号外周报472期 29-3-2010

8 comments:

thansoon said...

写得太好了
现在有点上瘾读你的文章

飞机王 said...

华社=老翁

Anonymous said...

China Ding Siow Ping also "hui guo" and became even stronger and brought China to the world stage.

mp1000 said...

蔡细历中选马华总会长。

sushiking 现在你可以去抱你偶像哭了。

Anonymous said...

恭喜老蔡,恭喜性爱公会!

sushiking said...

恭喜你呀mp1000,谢谢你还记得我。
我开始有点担心他会不会在任期间被送进监牢里,好像陈群川那样。。。希望不会啦!

mp1000 said...

应该不会,但他的手下败将(翁诗杰)可能会被控贪污,阁下也有很大机会因盗版 sushiking 和 翁诗杰 头像而惹上官司。

FlyingSquirrel said...

sushiking 可能就是翁诗杰?或是buggerking?
不会惹上官司,希望不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