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rch 2010

家定别插手 让翁蔡廖同上擂台最好!

狗咬狗满嘴毛的马华党争,兵分三路的翁诗杰、蔡细历和廖中莱如果有胆量面对2378位中央代表的检验和寻求新委托,最好就登上总会长的擂台决一胜负,一了百了解决彼此的恩怨。


翁诗杰毫无退路,於313日宣布捍卫总会长职位,以维护所剩无几的尊严,为权位放手一搏。向来与翁誓不两立的蔡细历,也应力证他在道德枷锁下,仍拥有党内的基层力量,跟翁诗杰拗手瓜才算得上是英雄好汉;而以诚信讨伐翁、蔡的廖中莱,更应该勇以实践他不恋栈官位的壮志,为马华扮演清道夫角色,搜寻马华的诚信和尊严。


即将来临的重选的此时,翁诗杰派系共有9名票选中委,蔡细历共8个,而廖中来占多数,共13人。现在,这三者没有一个拥有绝对的强势可以在领导层呼风唤雨。


廖中莱的"13太保"阵营出现分歧,基於这一帮派内有人对廖的资历尚浅、优柔寡断和缺乏领袖应有的统帅风范有所疑虑,这些人突然发思古之幽情,转舵邀请前任总会长黄家定破关出山,以王者之姿"复辟"重新掌控马华。


据悉,为了投石问路,黄家定时期受宠的区会领导人被教唆发表文告对黄家定千呼万唤,一时之间有三十多个区会不约而同作出类似的吁请,这种情况绝非偶然。因为通过这种舆论造势,隐退年余、一介平民的黄家定才能合理化、振振有词以慎重考虑的"救党"姿态回朝,博取掌声。


这项推断并非空穴来风,已不问马华党务的前署理总会长林亚礼沉默多年,突然发表文告,放声认为黄家定有足够的份量取代翁、蔡、廖所处的矛盾乱局,拯救马华於危难。但马华过去年余的动乱,他一直置身度外,有人认为,昔日双林的AB队死灰复燃。


目前背负巴生港口弊案满身蚁的陈广才动弹不得,只好由政治导师林亚礼出面,让AB队残余势力重新归合借尸还魂,趁乱而起。


黄家定已开腔,认为如果形势必要,他将义不容辞为马华献身,但不意味着他将加入重选战围。对个人信义、名节洁身自爱的黄家定,一直被与他打交道多年的华文媒体的高层认为他不可能重出江湖而违背他金盆洗手的承诺,但此时对这些观察和信实难免开始动摇。


黄家定於308的大选海啸令马华受挫之后,以问责的勇气引咎辞去官职,较后在倒黄声浪中退出马华的权力中心。2008年的党选,他授意以塑造敢怒敢言形象的翁诗杰披甲上阵,翁气势如虹当上总会长。而他暗中扶持的胞兄黄家泉在署理总会长的四角竞逐战中,却败给有性光碟道德问题的蔡细历。追溯根源,黄家定不知不觉为马华播下党争的种子。


由於当年党内掀起反黄氏皇朝的声浪,翁为了避嫌跟黄家泉保持距离,却始料莫及迎来与他不咬弦的蔡细历,埋下了党争的祸根,经过特大的对决两败俱伤。


有人分析,当下的重选仍然应回归2008年那批2378名中央代表的取舍。他们对党争的是非恩怨身历其境,经此浩劫应由他们对领导层重新洗牌,选出马华的领导人。黄家定若复出,原可让中央代表有更多选择,但是此一卷土重来的架势有搅局之虞,可能衍生更多七嘴八舌的诟议。


其一,马华重选是诚信之战,黄家定若违当年引退的问责许愿,将使马华缺乏诚信增加重担,令马华成为嘲弄对象;


其二,基於黄家泉宣布参选,他若淡化"黄朝"色彩着令家泉按兵不动,自己亲自出马,那么,黄家定若登位,又可举贤不避亲,委任家泉出任总秘书,马华又回到不堪回首的"从前";


其三,与党基层早已疏离的黄家定对党人事已脱节,他行事布局仍然跳脱不了旧有框架,或受到旧有部属有所偏颇的献议,这些决策可能带来新一轮的斗争;


其四,黄家定若重出江湖,基於过去他对党争三缄其口独善其身,如今突然从旁杀出,会被解作昔日隔岸观火,如今各派打得精疲力尽,他以渔翁得利的姿态出现。


其五,黄家定到底有什么办法带领马华走出困境,还是一个疑问。


虽然黄家定领导马华有良好的口碑,但马华在308大选损兵折将,其实是华社和选民给他最犀利的评价,如果解决或平息党争受到党内呼唤喝采,却又再一次於来届大选惨败,马华形同穿回因高跟鞋断截而摔了一跤的那对鞋,黄家定成了马华的毒药,自残信义。


马华重选的尴尬就是翁、蔡两人各有污点,而挥扬"还党诚信"旗帜的廖中莱还不成气候足可引领号称有九十万党员的马华。若黄家定加入战围只是出面维护他的旧有部属的利益则出师无名,自陷於不义。如果为马华治理病痛,还看不出有什么整合马华的方略。


因此,马华的三国演义已到了由中央代表重新审判和委托时刻,让三个卷入争端的领袖打一场殊死战,只是牺牲其中两个人。获胜当选为总会长的人若要稳坐龙椅,必然以长治久安为诫,重新整合其他派系各享糖果,各适其所。谁能有这种胸襟和雄才大略,谁就坐拥马华天下。


风云时报特约 14-3-2010

1 comment:

sushiking said...

华人就是那么自私,为了谋权位而不择手段。我们应该尊重代表大会,当初选了翁总来当总会长,就应该让他当到届满。要挑战的话就等到下一届的代表大会才来挑战现有的领导层。对于为了要推翻总会长而那些辞掉中委职位的篡位叛变者,你们都辜负了中央代表们对你们的信任,而且你们也都低估了代表们的智慧。试问那21位辞职中委们,你们和那些跳槽青蛙们有什么分别?试问廖中莱先生,你那满口的还党诚信口号究竟是师出何名?讲到底了就是为了满足你为了要当总会长的私欲!还有老蔡,你要推翻翁总也是师出何名?难道你还丢不够华社的脸吗?究竟学校所教的道德礼仪廉耻去了哪里?难道这6个字就是在光碟里面所诠释出来了?
满城尽带黄金甲,只要摊开蔡派和廖派的胸膛就可以看到金色菊花的刺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