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February 2010

民政党呜呼哀哉

民政党顾问敦林敬益替民政党看风水买便棺材,断定曾辉煌过39年的槟州政权将覆水难收,一去不复返。此话一出,当然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引起党内反弹,认为他打击民政党的斗志,不配再党内担当职位。


巴东色海区部主席陈恩来表示,党员对林敬益的的无望论深感不满及愤慨。陈恩来更以宋朝宰相王安石的名言,即老而不死便是贼来提醒林敬益,并希望林敬益能理解该名言之大意及词句来源。


民政党兵败如山倒之后,由国阵勉为其难维持由许子根领导下的门面,可说是狼狈不堪。行动党乘胜追击,在槟城的施政方针,多少已奠定了受到民愿的支持度,把民政党过去的政绩比了下去,因此,无论民政或马华,即使联手与行动党较一高低,也已缺乏文攻武略的先机。


林敬益给当今处噫境凄凉的民政党泼冷水,买棺材钉,只说明了政治现实,即使不堪入耳,,也好过坐以待毙,从另一个角度注释,林敬益也因此勾划这个事实,激励党内另谋政治斗争格局,寻求突破,因为民政党在国阵的架构下,受到束缚,不能扮演夺回政权的角色。


尤有进者,林敬益的言论,也可被解作哀兵之号,藉此呼唤昔日支持民政党的选民,在来届大选中留给民政党怀缅昔日情怀的一条生路,即使夺不回政权,也有反对党体面的席位,以备有朝一日能够咸鱼翻生。


民政党党内正在拼搏的新生代,自然对林敬益的谈话很刺耳,但不容否认的是,当今被委为首相署部长的许子根的官职有被施舍意味,藉此维护国阵不离不弃的团结,如果民政党在来届大选仍然萎靡不振,别说立足於槟城这个地盘无望,在其他零星的政治阵地,也将没有立足余地,自动消失。民政党就此载入史册,并非不可能的事。


民政党总秘书邓章耀对林敬益的贡献与出言不逊主张兼容并蓄,即记取他的功劳,也莫忘他对党的伤害,他认为,当年被马华开除转投民政党的林敬益,既然可以通过耕耘为民党带来生机,民政党也能审时度势,寻找新的突破。因为政治是变幻莫测的游戏。


在当前国内广逐渐吹袭着两线制的情况,民政党已失去了辅助国阵的优势,能够残存的利用价值也乏善可陈。林敬益终究是政坛老鸟,他对现今与将来的政治趋势的评估有一定的敏锐度,民政党不宜采取鸵鸟心态反驳元老,以为这就可以抹去衰败的气势,即使贵为国阵第二大党的马华,也都暗自思量下一届的大选还能保住多少席位。现在只能寄望巫统如何改弦易辙,从困境中寻求政治路向。

风云时报特约 22-02-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