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February 2010

虎狼政客主宰民势


虎和狼的心是向着森林的,所以,没有人可以当宠物豢养这些兽类。即使你从小对它呵护备至,当它年长时就流露本性,从不感恩地咬回主人,连鳄鱼的眼泪也不掉一滴,走了。


政冶上,虎狼之辈多得不胜枚举,尤其是曾在昔曰淫浸在执政党染缸的政客,已经习惯了政治潜规则里的政诒利益,这些人最靠不住,动辙就转样变心,另投新主。


公正党於308是政治暴发户,一些滥竽充数的候选人无端端中选成了YB,很快就受到引诱,像猫那样,喂它不饱满足不了它的愿望,就离家出走。霹雳州政权的变天沦陷,就因为有了虎狼政客。


安华依不拉欣终於含羞带耻承认,他在仓促间把虎狼推向舞台,结果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都藉势藉端找他们的门路。


像槟城州的再林退党时,指责林冠英把回教徒的马来人边缘化,甚至说他的独裁具有共产党的思维意识,任谁也不能认同他的观点,但他还是咬紧牙根挑拨种族情绪。华人未曾指责马来人担任州务大臣时,冷落过华人,再林的恩想,是不折不扣的马来人至上的种族主义份子。


公正党还有这类投机份子,他们游离在利益之间混水摸急,打着宗教和种族的旗号,分分钟伺机,各行其是。


公正党是民联最脆弱的组合,虽然安华的声望带动公正党,但始终是外强中乾,不堪一击。不过,公正党可能因能因祸得福,在目前的乱象中,让这些叛党份子暴露面目,算是给公正党一种自然的排毒过程,让公正党慧眼识人。


问题是,来届的大选,两线制依然是五五波,谁想执政,到时那些处於关键的少数虎狼之辈还是占尽甜头,左右了大局,那不仅仅是政党的悲哀,更是选民难以言喻的扼腕之痛。选民永远是驯服无法抵抗的羔羊,虎狼政客主宰了他们的命运。


中国报专栏<放眼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