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February 2010

马华是杯葛还是悲割?


廖中莱打着不与缺乏诚信的人为伍,宣布跟翁诗杰和蔡细历划清界限,不参与翁、

蔡号召的活动。


廖派有点思想膨胀,以为翁、蔡没有了他们,就会被马华党员人道毁灭,他们就坐拥江山。


想想,翁诗杰总不会号召廖派搬运水果葙;蔡细历也不会叫他登记入住同一间酒店住同一间房,廖中莱有什么值得"杯葛"的大事?反过来说,廖也不会寻求翁、蔡的意见,到底该买那一款车送给太太。既然彼此有强烈的抵制心理,海南话讲的lu duo lu wa duo wa,各不相干,廖派的杯葛有什么威胁力?


如果廖派 "悲割"出席中委会、会长理事会,那是对着整个党的委托对着干,和党过不去,那么,就留下口实,他们离党才算有诚信,有骨气。但这批人有这份豪壮胆色吗?你几乎可以拔牙不打麻醉针,赌他们不敢真正总辞官党职。


马华要重选,现在看来,没门。翁诗杰继续布署心腹在党内紫扎根滋长,落力当他的部丧长,还有,放一有百个心,去动脚部手术,坐在轮椅上,运筹帷幄。


那位原本没有官职的蔡细历,人到无求品自高,无欲则刚,你们炒他的性光碟,他也不会溅一滴精子给你受孕,你还能有高潮吗?


蔡细历是个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政治艺术高手,只要廖派心甘情愿加入这政治魔术,戏法才能出现!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