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February 2010

校园选举祸延国阵

有一种不择手段操控的胜利,却衍生怨恨绵绵的选举在大学的学生会延烧。高等教育部的脑筋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为掌握学生组织就了无悬念,能左右大学生的思路,按照政府的决策言听计从。


目前怨声载道的大专法令对大学生自主权的钳制,愤怒己到了爆发的沸点,过去十多年来,校园选举己从怒吼逐渐发展到纠众展显势力,由追求自由民主的学生阵线与大学当局扶持的校阵分庭抗礼,甚至制造了仇视,污染了校园。


校园的选举形势犹如全国大选,恰似反对党与执政党在两线制的架构上对垒。大学当局渗透选举,原以为可以苟且让学生组织呼唤自如,保得一时太平,同时也培训驯服的新一代以继续巩固执政党的政权,但是,时代急速转变,过去种种有效的管制谋略已经过时而酸臭,必须狠狠地埋葬。因为,大学生开始醒觉,他们要按照民主的思路管理组织,而不是像一只被训练的狗,由主人发号施令,没有选择地必须依从。


由各大学共同推出的杀手锏就是犯众憎的电子选举。虽然校方信誓旦旦声称这种选举模式公平公正,但学生阵线一早就揣摸到,校方有绝对的优势"造马",谁输谁赢都在校方的弹指之间,因为电子投票的程序没有透明度,完全脱离学生阵线的监督之外。博大校园率先实行以精准算票闻名的电子投票制度,曾经在2006年发生一项争议,一名兽医系候选人在开票时仅获得1票,但是经过投诉后,校方却改为81票。


马大学阵失去学生代表理事会控制权次日,大约300名学阵学生两度围堵马大行政楼,要求校方废除电子投票制度和重新举行选举,马大校长高斯贾斯蒙最终屈服,冻结选举成绩,允许学生委任资讯工艺专家,对电子投票系统进行调查。若发现有关系统存有任何漏洞可以让人入侵,校方将重新举行选举。此外,承诺调查学阵的指控学生事务处,涉嫌赞助亲校方阵线学生在提名前夕在一家酒店住宿。


学生事务处染指选举的偏帮行为就如暴君般为所欲为,对参选学生提呈表格时鸡旦里挑骨头,签名有点差别、照片大小或姿势不符合眼缘就取消参选资格,七名博大学阵学生当选,因通过面子书宣传给强硬拉下马。


大学当局显然以政府的政治意向非胜不可,结果这些劣行却玷污了国阵的威信,假如政府对施政有信心,就得容许民众检验让人心悦口服。通过高压手段要大学生屈服於威权之下,这种短暂的胜利只将埋下祸根,从308大选海啸的挫折,国阵应深刻反省,年轻一代的知识份子延续着校园被欺压的仇恨,狠狠教训执政党。当今校园的"选举强暴",一时强胜在於力,千古胜负在於理,当今处心积虑为政府效劳的大学当局,其实是间接培养与政府杠上的选民。

中国报<放眼江湖> 4-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