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February 2010

廖中莱党外有党冷战当权派

倾巢而出寻求马华重选受到挫折的副总会长廖中莱处於进退两难的窘境,正想方设法改变抗争策略,他与其他中委将与总会长翁诗杰、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划清界限,杯葛他俩的活动,冷落他们以宣泄不满。


129日与华团聚商时,廖中莱以华团共策会主任的身份,谢绝蔡细历这位国阵总协调参与会议,就有不把他放在眼内的味道。但,老蔡并不耿耿於怀,毕竞,这一点荣光对他没有任何损害。


廖中莱的冷战,只将把自己与中央领导层渐行渐远。西方有句名言:不要踢这道门耒出气,今后你还是要用这扇门进进出出。",因此,廖中莱任何抗议的举措,对催逼重选并没有实质的效益,因为他及其他12名中委始终无法越过重选必须有21中委总辞的关卡。再闹再叫,翁、蔡始终能充耳不闻,廖只能暗叹无可奈何。


黄日升和王乃志有意故技重施,收集三分之一中央代表签名召开特大,以取得重选的门票。这时机其实已变成冷饭,如果果真有号召力,那么,1128的特大就不会转为交流会惨淡收场了。如今再回头搞特大,似乎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马华於双十特大之后分崩离析难以整合,据来自翁、蔡中委的综合消息,廖中莱等人对翁诗杰逼宫失败后,试图以重选胁逼翁蔡双双退位,尤其是要把老翁扫地出门,一些政治说客因顾全蔡细历的基层力量不容小觑,甚至提出若老蔡不染指党选,一俟廖中莱荣登总会长之后,委任蔡细历为总秘书。


这种抚慰直令蔡派啼笑皆非,判定廖中莱阵营"天真无邪"得令人咬牙切齿,只要老蔡不愿屈就,他还是署总,一个逐渐从总会长手中分割权力的署总,总好过临老还要由乳臭未乾者委为降级的总秘书这党职,未免低估了老蔡。


据知,如今陷入无可转缓的僵局,是因为廖中莱坚决要翁、蔡下台,自已当上总会长。翁、蔡不把廖视为心腹大患,主要看到廖中莱的软肋,这位2008年当选副总会长的浅薄资历要一步登天,党内人士认为他应参照历史,即使是黄家定,也耗费12年才从林良实手中接棒,他急切求取功名,显然忽略了政治现实,党内比他更深资历的领袖能让他过关吗?


分析者认为,廖一根筋朝总会长的目标冲撞,欲速则不达。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如今已与翁诗杰誓不两立,他主张廖营联蔡合力倒翁,若通过重选洗礼由蔡细历上位,他将全力支持蔡的领导。问题是,廖自视过高,非要当老总不可,反而造就了翁、蔡的紧密结合一致剑指廖中莱。


廖中莱不懂审时度势,采用灵活策略,已使重选难以突破,此举己造成其他中委对他的优柔寡断啧有烦言,一些中委己开始酝酿打退堂鼓的念头,认为长此下去,两头不到岸。


正因为廖营有了怨声,有分析者认为,姚再添、廖润强、何国忠、尤绰韬和陈国煌己意兴阑珊无心恋栈,有的想撤回辞职信,有的因对马华政治"玩够了"要退下舞台,陈国煌和尤绰韬已表明不再染指中央党选,而势单力薄的何国忠有意退隐,这就构成没有为廖中莱继续留下来战斗的理由。


翁、蔡对廖派的中委曾有估量,认为副部长黄日升缺乏基层支持,吉兰丹的黄祥辉在当地与华团乏善可陈的支持度,而他执掌的瓜拉克赖区会也只有7名中央代表,不足为患。


马华妇女组主席周美芬在约300名中央代表中占有60%的强势,其他40%分别由翁蔡瓜分。由於周美芬是以上议员身份受委为副部长,她被界定为"政治透支",把本身的资源耗尽。


马华党内认为,若她於下次大选在原区出阵,必将又栽在潘伟俭的脚下,因此,周美芬的政途己岌岌可危,如果她加入党内重选,中央代表可能把选票"投资"在其她新人。


最令翁、蔡不敢轻视的是,三语能力甚强的魏家祥仍牢牢控制马青多数的势力。这位被认为有朝一日将有机会当上马华总会长的马青总团长,党内认为他运筹帷幄,对政治形势臭觉机灵,因此深得黄家定与陈广才器重,跟着与翁诗杰有过蜜月期,如今与翁公然为敌之后,虽然身在廖营却还能与蔡细历言谈甚欢,是个政治手腕深不可测的未来之星。


因此,廖中莱宣布还党诚信行动委员会不与缺乏诚信的翁蔡挂钩,间接把三分之一的中委搞出党外有党,与三分之二的领导层决裂,这情势发展下去,马华的党庆与年度中央代表大会又将受到冲击,这一招数,看来想逼使当权派妥协,以让由首相纳吉主持开幕礼的马华中央代表大会能够体面举行,如果廖中莱按照翁、蔡有在,我等不出席的思路撑下去,也等於把纳吉拉下水,扩大了与人为敌的战场。


翁诗杰和蔡细历在三国鼎立下,如何应付廖派的制肘,接着下来仍有诡异戏码。

风云时报 2-02-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