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January 2010

时间拖磨着公正

民众采取法律行动由法庭判断是非时,往往担忧漫长的诉讼岁月到底要持续斗争多少年月才能了结,心中总停留千百个问号。正因为有此顾虑,从而摇动了寻求正义的信心和自我煞住前进的步伐。


那些被检举面对控告的人,即使暗地里认为理亏,但他仍能从容地以答辫人身份接受挑战,其中一种心态就是利用法庭案件长期拖延办理的传统"优势",希望时间能消磨对方的斗志,或是年老多病的起诉人就此一命呜呼,案件就此不了了之。


过去,有多宗民事的伤残索取赔偿的诉讼,有的经历十年八载的冗长延搁才有眉目,那些获得赔偿者含泪迎接正义的到来时还不能了却心愿,因为答辩方若要上诉,又得面对茫茫的诉讼旅程。


由警方主控的刑事案,如果被告衡量判处从轻,认罪不讳,坐牢罚款或许是急速了断的方式。但是,如果被告延聘律师抗辩,这个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到了头,求神占卦也找不到答案。


因此,那些因无法缴交保释金候审的被告只能拘押在牢里等候审判日的到来。如果他被拘押一两年,而他被判有罪的刑罚是几个月的牢狱,那么,他己平白失去了冤哉枉哉的自由。


有许多刑事被告"滞留"狱中,只因法庭的审讯因证人、主控官、律师和法官等的各种因素而展期聆审,这一拖,可能长达多年才有定案。有时候,由於证人死亡或时日已久忘记案情,影响了审判的结果。


近年来,法庭案件堆积如山已使到寻求公正的神圣法庭变得有缺憾。如今,一股声浪希望"迟缓的公正"能急速达致,但是,为了快速了结庭案,这种仓促的步骤,又被担忧可能产生不公正。总之,过去累积的问题要尽快在乱麻中理出门道,也都各有疑虑,但是,法官应该有足够的智慧寻找公正及合理的时间。


司法界因各种因素和理由拖延案件的审结,对控辩双方都有不同程度的欠缺公平,特别是索求民事赔偿的一方,如果他们急需这笔钱作为医疗费,这种等待是长期的身心折磨,但对辩方却是以逸待劳,因为卷入案件的大企业有钱有闲。因此,法庭若能从详关注案件的逼切性给予优先处理,公正的光辉才能绽放得璨烂。


近年来,法庭下判后没有及时梳理书面判词,导致要上诉的一方欠缺理据而卡住,使上诉程序出现缺口。按照道理,法官既然有了判决,书面判词就应接踵而至,但是,由於批评法官行为可能面对藐视法庭,这口气还得暗自咽下去。


自司法委任委员会成立后,对司法专员和法官表现不佳有所埋怨,总算能正规及有威权地对司法界的毛病提出劝诫,但愿清理陈年旧案是积极的第一步,让被官司捆绑多年的各界人士能摆脱长期的梦魇。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22-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