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January 2010

谣言的真相

当民众轻易地把以误传讹的谣言信以为真时,间接说明了这个社会的资汛、知情权仍然缺少透明度。由於执政当局竭尽所能掩盖事实真相,那些猜测的小道消息就有了市场。因此,以前的口传,电话的通报以及现时刹那间铺天盖地的手机短讯传达惊恐的讯息,就成了人们唯一能够掌握的消息。


在凡事讲究透明化的国家和地区,谣言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新闻自由让媒体可向有关当局查证,这些部门如果擅自粉饰太平就会面对制裁的后果,因此,他们娓娓道出事实,满足民众的知情权,也就"谣言止於智者",事实上,要普罗大众辨识消息的真伪而成为"智者"是难以办到的,如果身处於讯息受到封闭的环境,有限的资讯即使是言过其实,也都在混淆中成为姑且信之的消息,因为他们无从向具有公信力的机关获取可靠的资讯。


因此,当政府处理危机时,也都忙着为谣言扑灭火焰,以制止流言四起引起的恐慌和引起激烈的反应。政府长期面对谣言的困扰,很大程度上也是由於本身的机制造就谣传的延烧。


譬如说,警方以维护社会秩序为由,对非政府组织或反对党的示威行动采取压制,但是,假如政府本身又容许某些族群针敏感课题进行抗议和示威时,就留下很大的猜测空间,人们从揣测中制造了恐慌议题,渐渐形成了谣言。


你可以在一定的时间和距离屠杀一定数量的人。但是,谣言的恐怖威力在於它的散播不受时空的局限,当这些恶毒的谣言引起憎恨情绪的暴力时,它的杀伤力是难以控制和估计的。


社会中难以根除虚报及散播谣言者,消防拯救局每年都接收到数以千计的恶作剧投报,让该局穷於应付。政府处理动社会动荡不安的危机时,解决谣言常成为重要的一环的工作,此落彼起的手机短讯谣言,使有关部门再三辟谣,但它始终不能即时消解民众的疑虑,因为民众根深蒂固的观念总认为遮瞒事实是政府的常态。谣言构成社会纷乱的情况其实已持续数十年,政府总是恫言对付造谣者,但是,能因此面对制裁的人毕竞不多,这就造成往后有人认为可以侥悻躲过法律的惩罚。


自我国独立以来,由於社会各族群对权益诉求、文化差异和宗教敏感未能达致圆融贯汇,彼此的认知冲突仍然困扰着民众。政府在顺得歌情又不失嫂意的中间徘徊,这种爱昧不明的态度,往往经不起挑拨就演变为族群间各执一词的紧张课题,任何风吹草动瞬间即牵引出谣言的恐慌。


政府必须承认种族与宗教关系仍然脆弱得不堪一击,为了长治久安,以巫统为主导的国阵政府应该撇下历史的包袱,为各族的岐异寻求不偏不倚,永续性的鲜明方案,只有这些大原则成为全民共识与秉持,才能消除任何争端引起的不安和谣言的迷惑,创建稳定和美的社会。


中国报专栏<放眼江湖> 21-01-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