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January 2010

杀无赦则破案率高

"警方接获情报,追捕并围剿悍匪受到顽抗,警方逼於无奈出於自卫反击,终於把歹徒枪毙,并搜出凶器。随着这项歼灭匪徒的行动,警方相信这批人干过至少十宗的抢劫案也跟着侦破。--------。"

这是每当警方与匪徒对峙驳火枪毙匪徒后,最无懈可击,如出一辙的记者会说词。

警方总是很有自信地"相信",这些伏诛歹徒为他们的罪恶付出生命的代价时,也同时给警方维护治安的战绩提升了破案的数字。这些警官可以不假思索把有关警区内发生的劫窃案搪塞到死者身上,因此,年终的破案率报告就提升了,功绩彪炳。

任何人都能合理怀疑,警方自诩已因歼匪而破案的数字是值得商榷的,当然,也没有任何能人可驳斥警方夸大其词,因为死人无法说话,不能辩白,他们最无奈的代言人偏偏就是送他们上路的警方,即使不能苟同,到地府也告不了状。

警方以受到匪徒开枪为由而还火,最终结束歹徒那罪恶的生命,这些滥用权力及过度使用军火的合理性,常受到法律界连绵不断的讨伐,认为这是格杀勿论的举措。

最近,就有一名印裔男子被视为匪徒,死在警方的枪弹下。他的姐姐死活不认同弟弟的罪行一如警方所描绘的那种凶狠,为了悲恸的控诉,她诱骗三名子女共饮毒药同赴黄泉,结果她死了。

兴权会当时恫言,如果她因此丧命,将抬着她的棺材直奔国会抗议。但是,棋差一着,她的尸体很快就被安排焚化了。一场原本惊天动地的冤案就这样没有连续的剧情。

没有棺材作为剧力万钧的场景,兴权会也就从这个戏台淡出。所以,任何人有理由相信,当今为求正义必须伸张,私底下是为了争取政治筹码的动作是靠不住的,当它没有利用价值时,自动失去时效性,人命也就如草芥,激昂的骂声戛然而止。

警方以"就地处决"的方式歼灭歹徒,表象是除暴安良,但这种做法多年来已受到多方面言论的质疑和鞑伐。一个主要争论疑点是,有些被杀者的家属都认为"杀错人",有的则认为罪不至死,警方有足够的条件和能力把他们逮捕查办,让他们面对法律的惩治进牢面壁思过,而非轰上子弹送入地府。

以最新的毙匪事件为例,雪州警方打死了两名行窃歹徒,搜索之下发现车内有巴冷刀,这类武器即使握在匪手,难道警方出於自卫就要朝夺命要害开枪吗?

中国报专栏<放眼江湖>13-1-2010